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6章 :体画,终于趁醉吃了
    郁闷的莫如风,只是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但怎么个不对法,却又没理顺。

    就这么的,在俩个男人轮番轰炸下,安清琉不设防地被这货给灌的微醉。

    等到五儿听到小姐在屋里跟着俩个男人一起唱歌时,进来看见的就是三个人傻傻的笑,蠢蠢的唱……至于她向来英明高雅的小姐,此时则乱没形象地坐到桌子上,跷着腿,捏着嗓子,扮那小生儿演花旦哩!

    “唉呀我的爷啊,你们这也太胡闹了,小姐赶紧下来下来。”五儿上前扶她,安清琉则咯咯地乐。

    “不要,还要喝,我没醉,夫君,咱们再喝。”

    “砰……”喝的兴奋的慕容流轩,满面红光地拦腰一抱,直接就把小女人抱起来。

    扫一眼趴下的莫如风,后者得意地大步离开。

    其实,安清琉的酒量被慕容流轩掌控的极好,并没有真的把她灌的烂醉。

    就是正微熏,有些兴奋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安清琉醉的象只兴奋的小野猫儿,被慕容流轩抱回屋后,就咯咯地笑着闹腾。

    五儿有心要进来侍候,却被慕容流轩大手一挥。

    “你且下去吧。今天晚上不用你们侍候了。”

    五儿犹豫,有心想请求留下来,毕竟小姐这么醉的时候太少了。不过,想想小姐现在是有相公的人,姑爷是个不错的男人,有他照顾着,也可放心。

    “那就辛苦二爷了。”

    把五儿这个碍眼的家打发走了,慕容流轩紧盯着身后的小女人那是眼神幽深。

    偏偏,还不知道自己入了狼窝的小女人,兴奋地在屋里扭来跑去。一会儿捧着一个花瓶,“慕容流轩我告诉你,这个是我当年第一次来这儿购置的哦。哦,那个,那幅画,是安鸾元画的,改天你也画一幅给我看看好不好?你画的画好看么?”

    一提到画,安清琉的兴奋劲儿就上来了。

    过来拽住慕容流轩就要他展示一番。

    慕容流轩眼睛一转,“娘子,要不,为夫现在就为你表演画画。你得相信为夫,我的画可是天下少见的,而且我画的画,也只能是你一个人看。”

    被他说的挺玄乎的,安清琉眨巴眨巴眼睛。视线停留在他翕张的红唇上,这一细看,才发现原来这男人真挺好看的。

    捧着他脸儿,安清琉歪着头打量。“夫君,我渴了。”

    “是不是很想喝水?”

    “嗯啊。可是,我好象更想吃你啊。这儿,看着水灵灵的。”

    慕容流轩来劲了。迅捷把衣服一脱。很大方地往床榻一倒,四脚摊开地仰视着她,“娘子,现在你先来吃我吧,一会儿我在你身上仔细描画。”

    喝酒略有点过度的傻女人,这会儿脑子反应慢了好几拍。只听到他说的画画了,至于说的身体上做画,自动忽略。

    “咯咯,吃你啊,好啊,你现在是要当食物么。那我,不就变成了妖怪?”

    “你确实是妖精。”慕容流轩由衷地赞叹,灼热的眼神紧盯着面前这个满面酡红的小女人。她气息微促,满面湿红。因为酒后温度飙升,此时的她早就松开了脖颈的二粒盘扣,露出的白皙雪肤,晃花了人的眼睛。

    替小女人把衣衫褪掉,看着她粉红的肚兜,一朵红梅延伸往一边。艳丽风景伴着呼吸轻微起伏……

    男人的眸色黯沉,一个翻转,把她按压在身下。今夜,他不会再心软!

    等到男人把她虔诚地亲吻了全身后,安清琉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就是你所说的做画?”

    “娘子,你现在全身被我描的极美。”

    其实,真的很想在她光洁的身上做一幅只能供他欣赏的画,但他舍不得她全身都被墨汁粘着。

    是以只能用嘴虔诚地为她描上最美的风景。

    俩人说话间,慕容流轩腰身一沉,整个的埋入了她体内。

    “呼……”

    哪怕是喝了酒的小女人,这会儿也痛的差点儿闭过气去。

    她不断捶打,眼泪汪汪的埋怨他。却被男人慢慢地哄,不断地亲吻着直到她发出了轻微的哽咽后,才开始了试探的……以下内容省略一千字

    这一夜,安清琉由最初的痛苦,到最后的沉醉,完成了由女孩子蜕变到女人的过程。

    才开荤的男人是可怕的,这一个夜晚,安清琉一直被折腾。

    最开始还低声告饶,慢慢地就变成了破碎的低吟。

    半夜,莫如风口渴寻水。

    出屋才寻了水喝,却听到隔壁院内传来压抑的女人低泣声。

    他惊的扔掉杯子便跳墙过来。

    “呜……轩,放过人家好不好……”

    压抑的低泣声,还有轻微的哼声,以及,特有的那种撞击声,令莫如风哪糟雷击。

    他在外面这么多年,哪会不知道这种声音是什么事儿。

    这是他少年时捧在掌心的公主,现在被别的男人捧在手心呵护了。

    心,象是被刀子狠狠地扎了一个,很痛,便偏生又让你死不了。

    “媳妇,媳妇……”

    听着男人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呼唤声,莫如风再怎么坚强,此时也断难再听下去。

    他象是疯了一样往城外狂奔而去。

    直到奔出老远了,才憋足了劲儿地“啊啊啊啊……”

    喊完后,无力地倒在地上。

    此时的他,万念俱灰。是时候放手了罢,都这样了,人家夫妻伦常都如此的幸福了,还要插进去么?

    涩然地笑,莫如风只能说,造化弄人。

    不知道躺下了有多久,直到天色见明,失魂落魄的回到屋里时,小厮只用心疼的眼神为他递来洗脸水。

    看着向来光鲜的公子变成了这般颓废的模样,小厮的内心是极为难受的。

    “公子,天下芳草多的是,相信以公子的人才,要再找到一个比安小姐好的人,这是极容易的事儿。”

    莫如风抬头,怔怔地看着他,最后掷掉巾子。

    “哈哈,你且出去,出去。本少爷的事情,容不得你来说道。”

    他们是夫妇又怎么了,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夫妇间要做这种事情,当然是正常不过的了。要不做,那才不正常呢。就因为听到俩人的爱哝声音,他就生出了退意,这怎么能行。

    琉琉和他从小的感情,只要他有心,还愁不能抢回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