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章
    欧明聿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冷漠和不解风情,这两条完全盖过了他的英俊和年轻有为,成了他最大的标签。虽然他是最热门的金龟婿,所有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不想嫁给他,可坐到他面前的时候,在他冰冷的气势下,还能顶着冷气谈笑风生的真的不多。一个个笑靥如花的坐过来,没过多久就落荒而逃,只敢远远的望着他,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欧母给大儿子使了好几个眼色,然而欧明聿面色不改,依旧冷若冰霜,只和男性长辈谈公事,一点情面不留。欧母也只能败下阵来。

    好不容易又应付完一场饭局,欧明聿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包厢,在走廊里透口气,拿出手机打开杜念的微博,不过短短几天,杜念的粉丝数量已经直逼十万,这对一个作品还未上映的新人来说,已经算是个不错的成绩了。

    今天的画作已经上传了上来,点开一看,竟然是金陵十二钗,因为林黛玉和薛宝钗并列第一,杜念便将两人都画了。

    一如眼便是郁郁葱葱,花团锦簇的海棠,海棠花簇拥着竹帘卷起的花窗,透过花窗,只见两位女子坐在棋桌旁,黛玉一袭玉色的褙子,对称点缀着鹅黄的梅花,宛如一根碧绿的翠竹,而薛宝钗则一袭红装,衣袍上暗纹流动,一个清雅,一个雍容,正执子对弈,手中都拿着团扇,一人轻掩红唇,一人则轻轻的扇着风。头顶上,一只鹦哥也低头俯身,看着棋盘上的对决。而在上方留白处,则是薛林两女子的判词。

    这水平,已经可以算是大师级别了,果不其然,在评论里,已经有人表达了求购的意愿,并表示希望私信讨论价格问题。

    欧明聿立刻给杜念发了一条短信:“画不要卖,等你成为了影帝,这些画作价值翻十倍百倍都是可能的,可以用来进行慈善拍卖,既做了善事又积累名气。”

    过了几分钟,杜念才回复道:“知道,我不会卖的,怎么处理都听你的onno”

    紧接着又是一条:“今天有没有和女士们保持距离o ̄ヘ ̄o#”

    欧明聿微笑了起来,忍不住想逗逗他:“今天认识一位韩小姐,举止优雅,谈吐不俗,我母亲很喜欢她。”

    发出短信没几秒钟,杜念的电话立刻打了过来。接通电话,杜念一开始却不说话,沉默了半天,才淡淡的说:“哪位楚小姐啊?”

    听着风轻云淡的,欧明聿知道他心里怕是醋得狠了,忍着笑意道:“是那个家里做矿产的楚家,楚小姐是家中幺女,今年刚上大二。”

    “哦,原来是个煤老板的女儿,那肯定很有钱了。”杜念听起来有些阴阳怪调,吭吭哧哧了半天,又说,“伯母很喜欢她?”

    “是,我父亲也是。”欧明聿故意说,“他们都觉得她很有当欧家少奶奶的潜质。”

    杜念哦了一声,道:“当二少奶奶,年龄有点大了吧,不过女大三抱金砖,还是配得上定宸的。”

    欧明聿一听,乐了,说道:“我父母是觉得她适合当大少奶奶。”

    杜念一听立刻急了:“难不成你也觉得这个什么楚小姐合适?”

    欧明聿轻笑出声,道:“我就跟他们说,欧家大少奶奶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除了那人,没有更合我心意,更合适的了。”

    “这样啊……”杜念的声音明显放松了下来,“那你觉得,谁合适啊?”

    “你说呢?”欧明聿反问道。

    两人沉默了半天,杜念突然哼了一声:“就知道吓唬我,不跟你聊了,越聊越生气,再见!”便立刻把电话挂断了。

    欧明聿看着手机屏幕,笑着摇了摇头,晚上再去一个电话好好哄哄吧。

    而另一边,杜念挂了电话,脸上却是笑吟吟的表情,甩了拖鞋一个飞扑扑到床上,抱着枕头从床头翻到床尾,又从床尾翻到床头,咬着枕头一角笑得花枝乱颤。冰山似的聿郎,竟也知道和自己开玩笑,玩点情人间的小情趣了呢~

    元宵节当晚,杜念便收拾好了行李,第二天一大早,欧明聿派来的车就停在了杜宅的门口,杜念带着行李上了车,直接前往《仙途》试镜的地点。

    试镜地点在贺熙的工作室内,工作室位于一栋出入限制十分严格的写字楼内,杜念有预约,在前台确认后,拿了一张临时出入卡,刷开门禁上了楼。

    贺熙的工作室位于三十五层,占了半层楼,一进工作室,只见走廊里挤满了人,都是俊男靓女,穿着时尚,杜念还看到几个熟面孔,都是他这段时间学习观摩过的电影里的角色。看到娱乐圈里的人都十分看重这部电影,贺熙公开试镜的消息一出,再大牌的艺人都迫不及待的赶来争取了。

    杜念是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唯一一部作品尚未上映,前几天的风头也不过是仗着欧氏年会上的表演视频,粉丝数量这几天刚刚突破十万,因此在场的艺人几乎没人认识他。杜念悄悄的找了个角落坐下,把自己收到的剧本片段拿出来又复习了一遍,再一次开始揣摩表演的思路。

    又过了十几分钟,大门再一次被打开,秦绛出现在了工作室的走廊里。作为万晟的金牌经纪人,秦绛受到的关注比杜念大得多,堪比一线艺人了,所有人都热情的和他打招呼“秦哥好”“秦哥怎么也来了?”秦绛匆匆的回了,在人群中寻找杜念,确认了他的位置后,立刻大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准备的怎么样?”

    “不会让绛哥失望的。”杜念自信满满。

    看到两人这番交流,在场的人都脸色微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了起来。谁都知道,秦绛最是慧眼识珠,资源多人脉广,对娱乐圈的动态走向十分敏感,他愿意带的艺人,将来必能封帝封后。自他带的上一个艺人黄烁离开万晟独自成立工作室后,秦绛已经快一年没有带过任何人了,如今重出江湖,看来又一匹黑马要杀出重围,争夺有限的市场资源了。

    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办公室试镜,很快就有助理出来将大家分组带去了相应的试镜办公室。试镜天衡上仙的除了杜念,还有六个人,两个是正当红的小鲜肉,在最近的男演员排行榜中一直位居前二十,剩下四个也都颇有人气的年轻演员,有不小的粉丝基础。可以看出,贺熙一开始就只想把这个角色给已经有名气了的艺人,如果不是欧明聿横插一刀,自己能不能坐在这儿都是个问题。

    杜念心里突然有些小紧张,虽然自己很自信,但是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和做足了准备就能成功的,这六个竞争者,特别是那两个正当红的小鲜肉,外形不必自己差,经验比自己多,又都是科班出身,如果确实表现得比自己好,杜念自己也不好意思借欧明聿的权势把角色抢过来。

    说到外貌,这些艺人一个个都化了妆,看起来雌雄莫辨,阴柔忧郁,颇具古韵,身材堪比模特,宽肩蜂腰,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透过贴在身上的并不厚重的毛衣,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线条分明的肌肉。

    杜念忧郁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他练的神功性属阴寒,本来就会让人的外貌和体型朝着阴柔和脆弱的方向发展,而他又怕练出肌肉不好看,因此刻意保持纤弱的身材,因此虽然打起架来,这六个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可这外形……

    杜念简直要泪目了,《仙途》原著里对天衡上仙的描述就是个纤弱的病美人,病美人为什么要有36e的胸肌和八块腹肌啊!

    艺人一个个的进屋,平均每个人半个小时。杜念是最后一个,坐在门口,等得有些心浮气躁。

    “你是叫杜念吗?”坐在他旁边的人突然问道。

    杜念转头去看他,认出这是新出道两年的小生,接连演了两部偶像剧,又在一部获奖电影里争取了一个出镜两分钟的男n号,虽然名气不大,但是演技不凡,缺的只是机会和时间而已。他点了点头,道:“周韫安前辈好。”

    周韫安摆了摆手:“嗨,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就比你早出道两年而已。对了,我关注了你的微博,你的国画和书法真好啊。”

    “只是拍的好看而已。”杜念谦虚。

    周韫安笑道:“别谦虚了,我也练过一点,可惜没坚持下来,看得出来你的水平不低。以后能不能送我一幅?等你以后当影帝了,我也能拿出来炫耀一下。”

    周韫安个子高,起码有一米八,和欧明聿一样,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但是不同于欧明聿寒星般的冷目,周韫安的丹凤眼十分的温柔,眼角上勾,又被眼影特别的强调了一番,带着一丝妩媚的柔情,然而他的五官并不女气,棱角分明,颇具男子英气,配合着这多情的丹凤眼,透出一种矛盾的美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杜念也是很喜欢欣赏美人的,看着周韫安,感到十分的赏心悦目,心情也放松不少,心想周韫安这容貌若是来了永康里巷,就凭这双多情目和身上温柔的气质,各楼各阁的花魁们,就是倒贴银子,也必是要陪他的。

    周韫安看起来并不是很在意试镜,按他的说法,他对天衡上仙的兴趣并不是太大,但是经纪人要求,他也只能来了,又很大方的把自己对天衡上仙的理解告诉杜念。

    “那你就没有喜欢的角色吗?”杜念问道。

    “唔。”周韫安摸了摸下巴,“如果你能得到天衡上仙的角色,我倒是愿意演你的大弟子。”

    杜念有些惊讶,他可没有自恋到认为对方是真的在几分钟之内,为自己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所以他这是在向自己背后的秦绛、向万晟示好?

    周韫安看出他的惊讶,笑道:“你比我矮,也比我受,如果你能演天衡上仙,咱俩就可以组cp,拆官配了,而且攻受不可逆,一看就知道我是攻,哈哈哈哈!”

    杜念也配合的笑了起来,心里却不以为然。

    两个人聊着天,很快就到了周韫安试镜。周韫安进去,很快就又出来了。他对杜念眨了眨眼睛,道:“加油,我可等着叫你师父呢。”又和杜念交换了手机号码,这才离开。

    周韫安的经纪人嫌工作室里人太多太闷,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等他试镜结束,接到周韫安的电话,立刻下楼来到停车场,而周韫安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了。

    “怎么样?”经纪人一开门就急切的问道。

    “我主动要求了大弟子林煜风的角色。”周韫安启动了车子,眼睛盯着前方的路面,“来试镜的有一个新人,叫杜念,你应该知道他是谁吧。”

    经纪人了然:“听说是欧大公子房里那位。”

    “这个角色,有一半可能是他的,另一半可能是最火的那两个人的。”周韫安继续说道,“反正我是争取不上了,不如卖个好给杜念。如果能够入选林煜风的角色,说不定就可以一起合作,到时候交成了朋友,咱们在欧总面前也好说话了。”

    经纪人长长的叹了气,低声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这么无能……”

    “与你无关。”周韫安拍了拍的手臂,“这个圈子乱,我是早就有准备的了。”

    贺熙工作室内,杜念走进试镜办公室。办公室并没有为了试镜作什么特殊准备,只是挪开了一些杂物,又多放了一个摄像机,正对着办公室正中间的空地上。贺熙坐在办公桌后,两个试镜导演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坐姿很是放松,手里拿着记事本。

    看到杜念,三个导演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道:“你要演两段内容,第一段,是天衡上仙受到叶天璟送来的生辰礼物,坐在房内独自欣赏礼物的场景,第二段,是他得知叶天璟真面目的场景。开始吧。”

    杜念在椅子上坐下,忽的变得一点表情都没有了,整个人冷若冰霜,散发出一股生人莫近的气势,虽然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然而却丝毫不损那种仙人的疏离和出尘,仿佛坐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个孤傲清冷的古人,不过剪了短发,换了身衣服罢了。

    他看着空荡荡的手,神情专注,目光书落在手心里,可神思却好像飘到了远方,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穿暖花开,眉目柔和了下来,嘴角浅浅的勾起,脸上带上了点生疏的赧然。他迅速的合上手,抬起头看着远方,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想维持住自己端庄肃穆的神情,可突然间,却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摇了摇低下的头,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起来:“真是……”他轻声地抱怨了半句,却又戛然而止。随即起身,朝着别处走去。

    杜念走出去两步,又撤了回来,道:“第一段我表演完了。”

    两个试镜导演相互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满意,又回头去看贺熙,问道:“那就开始下一段?”

    贺熙的表情高深莫测,看不出高不高兴,只是客气的说:“那就下一段吧。”

    第二段天衡上仙得知叶天璟的真实面目时,正是身负重伤,濒死之际,听到叶天璟的两个正在寻找他的属下在聊天,得知了前因后果,大悲大怒,又心灰意冷,顿时堕入魔道。

    杜念一点都不矫情的在地上坐了下来,靠在椅子上,身子一歪,一副重伤的模样。他一个江湖中人,重伤是什么样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过了一会儿,他仿佛听到了似的,微微瞪大了眼睛,嘴唇也颤抖了起来,睫毛轻颤,眼中似有水光闪过。他猛地紧紧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深深的低下头,然而胸口的起伏越发的激烈,又似乎在竭力的克制,他又紧紧的咬住下唇,手攥成拳头,手背青筋暴起。

    忽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射出凌冷的怒火,利剑一般的刺向前方。贺熙对上他的视线,心中一跳,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后背冒出一层冷汗。

    怒火越烧越旺,然后,一股深深的绝望和悲伤也缠绕着烧了起来。杜念双目发红,紧咬着牙,似乎生怕自己哭出来,他抬起头看着天空,表情痛苦愤恨到了几乎扭曲的地步,他一声不吭,却又像是在呐喊,在咆哮,在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一片真心,全心付出,到头来却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自己冰封了几百年的心,一朝交付,却被人握在手里,生生的碾碎?

    愤怒、怨恨、怀疑、恐惧、茫然、绝望、悲痛,一切的负面情绪积累起来,就像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涛,滚滚地凝聚成海啸,如山一般的压了过来,重重的碾碎了所有的理智。

    贺熙感到一种毛骨悚然。杜念靠着椅子坐在地上,一声不出,却像是在嘶声力竭的哭喊,然而房间里寂静无声,只剩下机器运转的细碎声音,却让杜念的无声表演更加的令人感同身受了。

    就在他以为杜念要跳起来哭喊的时候,杜念突然表情一动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扶着椅子站起身来,道:“我的第二段表演结束了。”

    贺熙看着眼前这个他原以为是个花瓶的少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牢牢地盯着杜念,半天没有开口。

    直到杜念被他看得都有些发毛了,这才道:“第一段,前面还好,就是苏辛笑起来的时候,有点软,像个姑娘了。第二段,表情有些夸张,有些地方还显得太生硬,有点太过火了的感觉,说白了就是太歇斯底里,用力过度了。”

    杜念点了点头,心中叹了口气。

    “不过,能做得出这么多的表情,已经很难得了。”贺熙微笑了起来,“用力过度,我帮你收一收就好了,不然要导演做什么,是吧?”他对着身旁的两个试镜导演笑了起来,“你们什么意见?”

    两位导演纷纷表示没有。

    “所以,”贺熙笑眯眯地说,“天衡上仙是你的了。等会儿我给你剧本,你拿回家好好钻研一下,等开机的通知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