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章
    这人名叫梁佑嘉,母亲是欧明聿母亲的妹妹,在家中行三,只比欧明聿小半岁。梁欧两家一直走得很近,所以梁佑嘉和欧明聿欧定宸的关系都还不错,特别是欧定宸,虽然梁佑嘉比他大十岁,可神奇的时候,自小两人就很玩得来,家里人都推测这或许是因为梁佑嘉比较幼稚的缘故。

    最后欧明聿让服务生在欧定宸身边加了把椅子。梁佑嘉坐下来,和欧定宸哥俩好的拍了拍后背,又看了眼对面正慢条斯理地喝着香槟的杜念,对坐在杜念身边的欧明聿挤眉弄眼:“表哥啊,没想到你是这种口味啊。”

    欧明聿皱着眉看着他,梁佑嘉接着说:“我已开始以为你喜欢的是小猫咪,没想到小猫咪其实是一只小虎崽。不愧是大表哥,喜好果然够高大上。”

    欧明聿放下刀叉,双目如炬,盯着梁佑嘉,对方一脸懊恼的转移开视线,“说吧,你又干什么了。”

    “额……”梁佑嘉端起香槟掩饰地喝了一口,很没有技巧的转移话题,“我觉得我得回去了,我今天是和左穆杰一起出来的……”

    说着他打算站起来,然而欧明聿眼睛一眯,他就又坐了回去:“我错了。”他立刻诚恳的说,“我就是看他那么乖,想逗逗他,没有恶意的,表哥你也知道我脑子有病,特别喜欢把小朋友逗哭。”

    他这话倒是真的,别看梁佑嘉在粉丝面前总是一副成熟好男人的模样,私下里性格贱得让人想抽他,整个圈子里,几乎所有的小孩子都被他逗哭过,欧定宸也没能逃过这一劫,不过那一次他扑上去在梁佑嘉的脖子上咬了一个大口子,梁佑嘉那时已经出道了,只好大夏天的带着朋克风格的项圈掩饰。

    “而且我根本没占到便宜的!”说到这儿,他立刻瞪大眼睛一脸无辜,“小杜差点把我的胳膊拧下来,看!”他被袖子卷起来,只见手腕上已经出现了一圈紫红的淤痕。

    杜父见状,心中顿感不可思议,他虽然不知道梁佑嘉到底怎么逗了杜念,但以杜念懦弱内向的性格,不哭着跑出来就已经不错了,怎么还能把梁三公子打伤?他又哪儿来的能力把梁三公子打伤?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他对大儿子的了解简直匮乏到了极点,这个软弱无能的儿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跳舞,又什么时候学会了防身术?心中疑惑着,口中却下意识的训斥道:“小念,怎么可以随便动手,我是怎么教你的,还不快点道歉?”

    杜念猛地抬起眼,冷冰冰地看着杜父。不管发生了什么,先指责自己的孩子,把自己放在一个如此卑微的位置,做如此谄媚之态,还是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杜念顿感大失颜面。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杜念已经看出来了,梁佑嘉在洗手间说那番话,一半是因为玩心未泯,心生好奇,一半却是因为看不起他,以为他只是欧明聿身边的玩物。

    杜念不怪梁佑嘉心中会这样想,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对于家世不如自己的人,确是抱有很大的戒心,这是社会常态,人之常情,无可厚非。而这一半轻视能不能消解,就看欧明聿对自己的态度。欧明聿主动问起这件事,梁佑嘉插科打诨地道个歉服个软,欧明聿再象征性的训斥两句,既表明了自己在欧明聿心中的地位,又没有坏了亲戚的颜面,这事儿就算善了了。

    可如今杜父上赶着把自己摆在更低的位置,这让杜念如何给得出好脸色,又如何能够给出好脸色。

    欧明聿也感到杜父的言辞很是不妥,清了清嗓子,握住杜念放在桌子上的手,道:“杜总这话就不对了,佑嘉是我表弟,我知道他什么德行,最喜欢惹是生非。小念脾气软,没有大事不会轻易发脾气,必然是佑嘉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接着,又对梁佑嘉厉声道:“老实交代,你刚才到底怎么欺负小念了。”

    梁佑嘉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幸,明明受伤的是自己,可道歉的居然还是自己。不过欧明聿在他们这一辈是出了名的少年老成,和他们一般大,却十分有威严,积威在前,而他自己也知道,杜念恐怕真的是欧明聿正儿八经的恋人,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确实十分欠抽。

    不过他是死也不会把刚才做了什么告诉欧明聿的,要是说了,欧明聿现在就得把他打得爹妈都不认识!

    “我就是逗了他两句,态度有点不端正。”他含含糊糊的说,立刻深深地埋下头,“大表嫂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了。”

    欧定宸哈哈大笑了起来,杜念嘴角一勾,和颜悦色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知道你不是认真的,只是开玩笑就好了。”

    梁佑嘉立刻顺杆爬,执起酒杯凑过去:“来来来,大表嫂,弟弟敬你一杯。”

    五个人中,只有杜父又是尴尬又是欣慰,刚刚自己那番姿态确实太过卑微,而杜念也很不给他面子的当众给他脸色看,这让他十分恼火,但是从刚刚的情况来看,欧明聿对杜念怕是认真的,即使两人不能走到一起,就冲这份感情,怕也是能给杜家带来不少的好处。他一边在脑子里飞速的思考着杜氏和欧氏能够合作的方向,一边和梁佑嘉一起活跃气氛,餐桌上很快便又谈笑风生了起来。

    梁佑嘉没坐多久就回去了,很快他们也用过了午餐,离开了餐厅。杜父叫来自家保姆赶到欧定宸的公寓楼,给杜念收拾行李。杜念一想到没共处几天,又要和欧明聿分别,神情郁郁,提不起精神来。

    欧明聿给欧定宸使了个颜色,见欧定宸很有默契的开始和杜父聊起天来,便带着杜念去了自己的房间。

    一关上门,不等他说什么安慰的话,杜念就扑上来,把他按在墙上,咬着他的嘴唇不放了。

    想到恐怕得等到年后才能再见到杜念,欧明聿也有些激动,很快便抢回了主动权,含着杜念的舌头,将他亲的晕晕乎乎的。

    杜念肺里的氧气都被欧明聿抢光了,整个人都有些神志不清,却还下意识的知道去拉开欧明聿裤子的拉链。

    “别这样。”欧明聿按住他的手,“你父亲就在楼下。”

    “谁管他!”杜念情绪突然狂躁了起来,他使出巧劲儿,把欧明聿推倒在床上,自己脱了裤子甩到一边,坐了上去,用自己的屁股开始研磨欧明聿的胯部。

    欧明聿一头黑线,总是这样轻轻松松的被老婆推倒,这让他怎么忍?

    于是一个翻身,大床轻轻的晃动了起来,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欧明聿从床头抽出几张纸巾,擦去包在手中的体.液。杜念仰躺在床上,看着欧明聿,眼角泛红,满眼全是几乎快要溢出来的深情和不舍。

    欧明聿一抬手,准确的将纸巾扔进房间角落的纸篓,转身压低身体,伏在杜念的身上,亲了亲他的鼻子,伸手抚摸着杜念胸口上被他印下的一枚吻痕:“别难过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杜念没有说话,伸手抱住他的背,在他的锁骨上又吮出一个吻痕,这才道:“我看电视剧,春节的时候,父母会格外关注孩子的婚姻问题。”

    欧明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顿了两三秒,这才低低的笑出声来,道:“放心,我会离那些女士们很远的。”

    杜念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他的脖子。

    两人抱在一起温存了片刻,这才离开了房间。楼下,杜念的行礼已经收拾妥当了。杜念又和欧定宸抱了抱,又和刘妈道了别,这才离开了公寓。

    路上,杜念坐在车上,心情极度糟糕,只盯着窗外,一言不发。

    “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搭上欧总。”杜父突然开口道,“既然跟了他,就要守规矩,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要让别人说闲话。还有,拍戏什么的,不要再做了,咱们家又不缺钱,当什么戏子,白白地坏了名声。”

    杜念冷笑一声:“麻烦您把这话说给梁三少听听,还有秦家的二小姐,冯家的大少爷。”

    杜父一窒,有些恼羞成怒道:“我是为你好!你看看你,不过拍了几个月的戏,就变得如此没规没距的,你的家教呢?”

    “咱们杜家还有家教?”杜念故作惊讶,“都快变成暗门子,还有什么家教?难不成是父亲教给儿子的接客之道?”

    杜父一时没能理解“暗门子”的意思,半天才想到“暗门子”是指暗娼私妓,而后面那句,明显是在讽刺他让杜念讨好欧明聿的话,顿时勃然大怒,抬手就想打,然而对上杜念冰冷的双眼时,手却打不下去了。

    杜念冷笑一声,掏出耳机带上,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

    下午路上没什么车,再加上距离也不远,杜念很快就到了杜宅。一进门,就看到冯思玲一脸慈爱微笑的走了过来,想伸手抱他:“小念,你可算回来了,你弟弟天天念叨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看看你,都瘦了,是不是学习很吃力?咱们这种家庭的孩子,没必要像那些需要高考改变命运的人那样学习,毁了自己的健康。”

    杜念很佩服她一边走一边能说出这么多话来,又在杜父面前讨了好,营造了妻贤子孝兄友弟恭的和谐场面,同时用他们一家三口亲密的关系来刺杜念的心,又挑出了杜念成绩不好的事实来打他的脸。只可惜,他不是真正的杜念,她拿来刺激他的东西,他全都不在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