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杜念简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对方,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欧明聿是他的夫君,知道知道了,至于别人,他可没那个兴趣让他们看笑话。于是嘴角只好牵起一个微笑:“爸。”

    这半年来,自从知道杜念和欧氏兄弟搭上关系后,杜父突然对杜念关心了起来,经常给他打电话,在他还没去h市拍戏的时候,多次提出周末接他回家吃顿饭。

    杜念不胜其烦,便耍了点心思,给杜父现任的妻子冯思玲打了电话,话里话外全是在暗示他杜父对自己的重视,以及对于听到杜父承诺的,自己高考完后带自己进入杜氏企业管理层的欣喜,又表示等到自己将来继承家业后,一定不会亏待冯思玲和异母的弟弟。

    果然,冯思玲很快便开始有所动作,杜父不再提周末全家人其乐融融聚餐的事情了。而每次他给杜念打电话,杜念七扯八扯,最后都会跟他要东西。正经事儿一点都没套出来,零花钱和礼物却买了不少,杜父算再迟钝,也知道杜念怕是对自己心怀不满,并不愿意和自己亲近,再加上杜念在h市拍戏太忙,经常接不到,或者是故意接不到他的电话,此后杜父的电话便少了很多,一两周打一次,算是简单的联络感情。

    如今他已经回到了b市快三周了,杜念原想着这几周杜父不过给他打了几个简短的电话而已,应该不会再尝试和他接触,没想到竟然直接来学校了。

    “小念,过来坐。”杜父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一副慈父的模样。

    杜念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初原身磕了脑袋被送到医院,躺了一天杜家连个电话都没来,全校师生都知道这件事了,如今自己不过是五科成绩亮红灯,巴巴的赶过来当好家长,难道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吗?

    不过他还是坐了过去,听老师和他交流学业问题,以及对高考志愿的想法。

    关于高考志愿的问题,欧明聿已经和他谈过了,杜念既然打算进入娱乐圈,那么不如报考b大的电影学院,作为艺术类考生,录取分数线极低,还不到三百分,这样可以大大减轻杜念的学习压力,不过即使如此,以杜念不过一百出头的考试成绩,要达到二百多分的录取分数线对他来说还是任重而道远的。

    交流过对未来的计划,老师给杜念单独布置了复习任务,又和杜父聊了两句,叮嘱家长一定要多关心孩子的学业,这才放杜念离开。

    走出办公室,杜父道:“马上要过春节了,不管怎么样,春节你总得回家过,欧总他们也得回家,你只是欧二少的朋友,总跟着他们,别人会怎么说。”

    杜念不想理他,却也不能不承认他说的对,他和欧明聿的关系还没稳定,远没有到可以带他回欧家的地步,他又不能留在欧定宸的公寓里,看来春节只能回家了。

    回想起记忆中冯思玲对原主的冷暴力,以及她的儿子杜昭霆对原主的欺负,杜念根本不想和这种极品共处一室。他不屑于去争杜家那点家产,如果不是因为民众对于艺人的道德观几乎苛刻的要求,为了自己将来的名声着想,不让自己背上不孝的骂名,他恨不得现在和杜家人划清界限。但冯思玲和杜昭霆恐怕不会相信他真的不打算和他们计较。

    一想到难得的假期不仅要和聿郎两地分居,还要被迫直面奇葩,杜念的心情很糟糕,忍不住开始活动指关节。

    杜父没发现他隐藏在平静的表情下的不耐烦,正要说些什么,看到欧定宸出现在走廊的尽头。为了配合春节的喜庆热闹,欧定宸把头发染成了艳红色,他个子又很高,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

    “小念,好了没有啊。”远远看到杜念,欧定宸开始大声嚷嚷了起来,“今天咱们出去吃,老哥说在莱菲布勒餐厅定了位置。”

    说完,他才看到站在杜念身边的杜父,愣了一下,立刻收起刚刚对杜念显露出来的亲密态度,礼貌而疏离的问候道:“杜叔叔好。”

    “原来是欧二少。”杜父笑道,“小念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和欧总了。”

    “都是朋友,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欧定宸谨慎的说,他对杜父的观感一直不好,如今杜父突然亲近杜念,想必是因为自家大哥的缘故,无利不往罢了。

    “现在放寒假了,春节也要到了,小念不好继续打扰二位,我正打算找个日子去拜访二少和欧总,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小念的照顾,顺便带小念回家。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欧总也有空,不如这段饭我来请,等会儿直接去拿小念的行礼好,也不用再耽误欧总其他的时间。”

    欧定宸倒是很想带杜念回欧家老宅,只是杜念和欧明聿的关系尚未达到可以公布的地步,那杜念不回自家过年反而去朋友家,未免会被人说闲话。他虽然想再留杜念住几天,可杜父的理由找的合情合理,算是自家大哥在这儿,恐怕也找不出理由拒绝,只好点头同意,又给欧明聿打了个电话,便一同出门了。

    杜念一行人到达时,欧明聿已经在餐桌旁坐好了,见到他们,先是起身和杜父礼貌的握了握手,随后为杜念拉开身旁的椅子。

    杜父一开始还有些受宠若惊,欧明聿性格冰冷,不苟言笑在整个上流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没想到真正面对面的时候,竟还算温和,可当他看到欧明聿为杜念拉开椅子的动作时,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顿时恍然大悟,再看向自己这个忽视了十几年的儿子时,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欧明聿知道杜父在想什么,实际上,他是故意在杜父面前表现得和杜念关系匪浅的。交往这么长时间,他早看出来,杜念对杜家是一点留恋都没有了,而他对自己的感情却是非常的热烈真挚,他不担心杜念会利用他们两人的关系为杜家谋取什么,只担心春节回家的时候,杜家人会欺负杜念,这才故意表明两人的关系,以示警告。

    杜念倒没想这么多,杜家人要敢来招惹他,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最后吃亏的绝对不会是他对了。

    一顿饭吃得杜念消化不了,他本来今天都计划好了,吃过了饭,欧明聿要带他去打网球,场地都订好了,自己却被杜父劫胡了,不由得有些神情恹恹。

    吃到一半,杜念道了声抱歉,离桌去了洗手间。在洗手池洗了把脸,一抬头看到一个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这人看起来二十六七的样子,长得五官端正,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第一眼乍看,潇洒英俊,颇有些古时侠客之风,可第二眼再看,那眉间眼角却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邪气,薄唇微微勾起,好像在嘲讽地笑似的。

    “你是欧明聿的小情儿?”男人突然开口道,“长得不错。”他的目光像是看商品一样,上上下下的将杜念打量了一番,“身段也好,柔韧性想必也不差。”

    杜念不想惹麻烦,懒得离开,掏出手帕擦了擦脸,,准备离开。

    男人却上前一步拦住了他:“欧明聿那个冰块儿有什么好的,万年老处男一个,不解风情的很。”他轻挑地抬起手,想用手指蹭一蹭杜念的面颊,“不如跟了我,你先要什么,我都答应……啊!!!”

    杜念捏着他的手腕,用力一拧,男人顺着这股力度,扭着身子半跪在地上,差点摔倒。

    “真哒?”杜念手上继续用力,几乎要捏碎男人的骨头,语气却越发的温柔,“那我想要你的命,你能给我吗?”

    “松松松松松手!”男人惨叫道,“我跟你开玩笑呢!我跟你开玩笑呢!”

    杜念手上继续用力,男人疼得脸都扭在一起了:“这种玩笑可不好开啊,污人名节,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死后可是要遭拔舌苦刑的”

    “我我我是《仙途》的男主角!”男人快速的解释道,声音都变调了,“我演的是叶天璟!我听说你要演天衡上仙苏辛,过来看看你啊啊!快松开!真的要废了!”

    杜念想了想,松开他的手臂。男人扶着洗手池踉跄地爬了起来,捂着肩膀忍痛道:“看不出来,好身手啊。”

    杜念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身要离开,没想到男人竟然跟着他一起离开了洗手间。杜念心情很不好,走到半路停下来,冷冷地看着他:“你再跟着我,另一条胳膊也别想要了。”

    男人已经换了过来,整了整自己的西装,笑道:“谁跟着你了,不过顺路罢了。”说着抬起手向前挥了挥,唤道,“表哥!”

    杜念回头一看,看到欧明聿微微抬起手,朝着这个男人回礼致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