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5章
    “那也就是说,其实最终的目标并非明煊娱乐,而是明煊娱乐的后台。明煊娱乐不过是附属的专利品,对不对?”杜念撑起身体,眼中露出一丝担忧。政坛上的斗争,其残酷性甚于商界,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失败,恐怕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欧明聿看出他眼中的担忧,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别担心,明煊娱乐事附属的战利品,欧氏其实不过是这场斗争的副将。核心是权力之战,一旦失败便是一蹶不振的深渊,但是,欧氏所求的可不是权力,即使失败了,也可以该换阵地。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失败了,被扶起来的明煊确实会给欧氏带来不小的困扰,但是欧氏也是界内的龙头,与其花上几十年重新扶植一个助手,不如直接使用立刻能够帮得上忙的。所以即使失败了,对于欧氏来说,也不是致命的打击。”

    杜念不懂生意上的事情,对于权势争夺也是一知半解。他害怕欧明聿不和他说实话,只是一味的安慰他,可看到欧明聿轻描淡写,胸有成竹的样子,却又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可一想到上一世同样雄才大略明察秋毫的欧明聿,却没能发现教中的叛徒,为人所害的结局,又觉得还是难以放下心来。

    只是好在欧氏只是生意人,想来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比起上辈子阴阳两隔的生不如死,如今不管事成事败,只要能够能活着,便是极好的了,便渐渐的放下心来,不再忧虑。

    “听你这么一分析,周韫安只是打头的冲锋小兵而已?”杜念趴在欧明聿的胸口上问道,“你们不会让他当炮灰吧。”

    “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会的。”欧明聿笑道,“好歹也是你的朋友。”

    “我面子这么大呢?”杜念笑盈盈的说。

    欧明聿用双手捧住他的脸,刚好完全覆上,道:“大,脸盆这么大。”

    杜念用力一窜在他的下巴上啃了一口,道:“那你的脸有洗脚盆那么大。”

    两人没营养的闹了一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起身穿衣。杜念一边帮他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轻声道:“其实,还有个冲锋小兵,她比周韫安陷得深,知道的□□恐怕更多,不知道会不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帮助。”

    “谁?”

    “还记得当初和我一起拍《绿珠》的那个女艺人姜颖然吗?”杜念说,“她现在也在《红颜殇》剧组,饰演一个戏份还算重的女配角。”

    “姜颖然?”欧明聿握住杜念的手,稍稍回想了一下,眉头立刻拧了起来,“那份视频,你是不是还没有删?”

    杜念缩了缩脖子:“我又不喜欢女人……”

    “你当时怎么答应我的?”欧明聿沉声道。

    “也不是什么事都非要听你的才对啊。你看,如果删了的话,这次我就找不到理由反水姜颖然了,所以……”杜念说话的声音越老越小,最后抿着嘴唇不再说话。然而沉默的和欧明聿对视了几秒钟之后,杜念突然有了底气似的嚷道,“人家又不是你养的小情儿,只管打扮的漂漂亮亮管你要钱买衣服买包,除了下厨,也想为你做点事情嘛,干嘛凶我!”

    “我什么时候凶你了。”欧明聿有些尴尬的说。

    “你瞪我!”杜念脖子一梗,“声音还那么可怕,表情也好臭!”说着眼圈突然红了,“我以为我们是伴侣的……”

    “我当然把你当成我的伴侣。”欧明聿忙伸手将他抱在怀里,轻轻的左右摇晃着身体哄他,长叹了一口气,“只是这些事,这些人,都太危险了,我只希望你每天高高兴兴轻轻松松的,没必要为这些事情费神。”

    “可我也希望你每天高高兴兴轻轻松松的,不需要因为这些事情费神啊!”杜念仰起头倔强的说。

    两人对视了半分钟,欧明聿终于退败了。

    “你啊……”他狠狠的亲了下杜念的额头,恨不得在他的脸上咬一口,可想到他今天还有拍摄人物,只好作罢,“好吧,视频给我,我找人去处理。”

    杜念破涕为笑。

    “谢谢夫人为为夫考虑这么多。”欧明聿刮了刮他的鼻子。

    “分内之事,应该的~”

    欧明聿只呆了一个晚上就走了,欧定宸却和容慕诗一起,在剧组里一直呆到第三天拍摄完毕。

    第三天上午拍摄最后在医院的场景。贺熙帮外甥在郊区小医院的住院部悄悄的租了个病房,因为剧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因此医院的病人们并不知道有大腕在医院拍电影,这才没有引起起什么轰动。

    最后一幕,杜念一个多小时,让化妆师在他脸上做出非常凄惨的伤口和淤青的效果,这才在床上躺好。贺丹尼站在床边,轻声细语的为他讲戏,帮他积累情绪,等到杜念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回到监视器后。父母和女主角无需出场,坐在一旁念台词帮助杜念拍戏,声音后期会处理,作出隔着门的效果。场务拍下场记板,最后一幕正式开始。

    杜念躺在床上,表情疲惫,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疲倦昏睡过去。争吵声从门外清晰的传了进来。

    “……我早就说过,城里的男孩子不靠谱,娇气,没礼貌,还不检点!一看就是那种招蜂引蝶的……”

    杜念的嘴唇微微抿了一下,眼睛迅速的眨了眨。

    “爸!您说什么呢!阿锐不是这样的人,他平时挺害羞的,很少和异性接触,穿着也很保守朴素,不是您说的那种人。”

    “闺女,你被骗了!他要真是那种懂规矩的人,怎么大半夜的就敢往外面跑?再说了,路上人来人往那多人,怎么就他被人□□了,别人都没有?什么害羞,保守,都是装的,就骗你这种单纯的孩子!去年,你张瑶阿姨家的姑娘,娶了个号称是城里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高学历男孩子,到处炫耀长得帅学历高脾气好。那孩子我一看就知道不老实,结果,酒席没办几天,姘.头找过来了,在院子劈头盖脸的就打。呵呵,还高学历,还乖巧懂事呢,上着学呢就跟女孩子鬼混。”

    门外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杜念闭上眼睛,咬住了下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女主角的声音迟疑的传来,“我觉得……阿锐不是……应该……”

    这般犹豫的语气,让杜念浑身都哆嗦了起来,他朝着窗户偏过头去,仿佛这样就能逃离从外门传来的那些伤人的话。

    “知人知面不知心!”爸爸焦急的说,“我的傻闺女,你每天忙着工作,又不能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看着他,谁知道他都干过什么好事。”

    “可……”

    “再说,他都被人糟蹋了,二手货一个,哪里还配得上你!”

    又是一片沉默。杜念咬紧牙关,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得有些扭曲,有悲伤,但更多的是愤怒。他呼吸的声音越来越粗重,也越来越短促。

    “可这样,也太无情了……毕竟是来咱们家出的事……我怎么和他父母交代。”

    “我还没怪他父母养出一个勾三搭四的儿子骗我姑娘呢!”

    “抱歉,请让一下。”门开了,穿着护士装的白烨走了进来,看到杜念手上的吊瓶早就已经打完了药,但是可还回了一小截的血,忙快步赶上来,道:“怎么打完了吊瓶不知道叫人呢。”

    门外的讨论声因为门没有关严,变得更加轻微,却丝毫不影响它的清晰度。

    “行啦,别舍不得,好男人多的是,你看刚才进去的那个护士,长得不也不比他差吗?又是护士,肯定知道怎么照顾人,娶一个知道照顾你身体的男孩子,总比娶一个需要你去花时间哄的小白脸要强吧。”

    白烨脸上露出极大的反感的表情,却碍着杜念不能说什么。只能沉默的收起吊瓶,为杜念的手背压好医用棉花。

    “……我总得照顾他到出院吧……”

    “这个是必须的,也省得别人说长道短。”妈妈突然□□话来。

    “还是我闺女太善良了,这种男孩子……”

    杜念闭上了眼睛。

    白烨尴尬的站在房间里,不知道说什么似的,最后只能怜悯的看了一眼杜念,推着车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杜念。惨白的阳光找在他的脸上。眼泪从他紧闭的双眼渗了出来,一滴又一滴,打湿了太阳**。他的表情愈发的扭曲和痛苦,带着极为隐忍的悲哀、怨恨和愤怒,最后只剩下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和茫然。他渐渐的缩起身子,侧过身来,将脸埋进了被子,然而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肩膀微微耸动。

    镜头渐渐拉远,惨白的阳光透过高大的窗户落在床上这人的身上,来不来明媚和微暖,却仿佛残酷的探照灯,将所有的伤害显现出来。

    “咔!”贺丹尼有些兴奋的站了起来,“真是完美!”

    贺熙也仔细的看着监控器的回放,最后点头道:“不错,不错,挺好的。”

    杜念还有些停留在戏里走不出来的感觉,抱着被子躺在床上,把脸捂在被子里,满满的平复情绪。好不容易调整过来,一抬头就看到白烨拿着一瓶罐装的可乐站在床头。

    “杜哥演的真好。”他崇拜的蹲了下来,望着杜念,眼中全是赞叹,“我都快看哭了。”又忙把可乐递给他,道,“我听说实力派艺人拍电影,都会因为演技太好而太入戏,情绪上有些低落。喝点饮料吧,补充糖分可以调节心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