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章
    沈之逸坐下之后,隔了几分钟,陈明玉才回来。他自从坐下后,就没有再对沈之逸动手动脚,全神贯注的盯着大荧幕。但是以欧明聿对他的了解,完全能够看得出他隐藏在平静的表情下的压抑的兴奋。

    欧明聿立刻皱起眉头,等了一会儿,才微微向陈铭钰凑近了一点,嘴唇不动的轻声问道:“你做什么了”

    他不太了解喜好s.的人的心态和别人的心态有什么不同,但是沈之逸作为沈家的下一任当家人,如果被陈铭钰羞辱了,无论是沈家还是沈之逸,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自己作为陈铭钰的朋友,怕也是会被牵连。他虽然不怕沈家,但是以沈家的能力和沈之逸的头脑,还是会给他造成不小的损失。

    而且,沈之逸虽然觊觎自己的爱人,但是毕竟没有做任何伤害到杜念的事情,欧明聿又不是心理扭曲道德沦丧的变态,如果沈之逸仅仅因为自己的缘故就受到了伤害,他自己心里也不会好过的。

    陈铭钰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敷衍道:“放心,如果他真心实意的拒绝我,我是不会再进一步的。”接着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谈话结束,“他现在是我的人了,与其关心他,不如去疼爱你的小兔子。”

    就在这时,杜念回过头来,视线在欧明聿和陈铭钰之间徘徊了一圈,最后和陈铭钰对上。陈铭钰表情一变,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嘴角勾起一丝兴味盎然的笑意。这笑容让欧明聿的心脏瞬间提了起来,陈铭钰手上是沾过人命的,在道上也是出了名的暴戾和喜怒无常,能让他产生兴趣不是什么好事情。

    然而几秒钟之后,杜念移开了视线,对着欧明聿乖巧笑了笑,便转过头去了。而陈铭钰却轻声笑了出来,对欧明聿说道:“你家小兔子不是一般人啊。”

    欧明聿微微颔首:“我知道。”

    “他手上可是过了人命的。”陈铭钰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这看似单纯无辜的少年,给他的压迫和威胁感竟然堪比道上的一方大佬,当然,他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被一个眼神吓到,心中除了警惕,也升起一丝战意,“你仔细查过他的背景了吗可别被他这幅小白兔的样子骗到了,很多家族的杀.手都是从四五岁开始培养的。”

    “你还是把你的心思多放在坐在你另一边的那个人身上吧。”欧明聿明确的表达了不愿意继续进行话题的意愿,“我的人,我自己很清楚。”

    “原来都知道不愧是欧总。”陈铭钰听他不像是故作平静的样子,有些诧异的撇了他一眼,轻声笑道,“喜好果然与众不同,我也奇怪呢,你不像是会喜欢这种小宠物的人。”

    “到底比不上陈总,特立独行。”欧明聿迅速的回击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其实,欧明聿也被自己平静的反应震惊到了。陈铭钰见过血,他说杜念杀过人,欧明聿是相信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吃惊,可实际上,当他听到这句话时,却仿佛对此早已知晓了一般,仿佛杜念就该是这样的人,既会憨憨傻傻的与自己撒娇使性,也会轻描淡写的取人性命,既能做宜室宜家的贤妻良母,也能当高高在上的掌权之人。就仿佛他见过他手染鲜血的妖娆,见过他居高临下的气势,见过他冷血无情的艳丽,见过他叱咤江湖的豪迈似的。

    大荧幕上执剑的白色身影变得越发让人感到熟悉了起来,杜念身穿不同的古人装束舞剑的身影,浮光掠影般的从眼前闪过。欧明聿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想到之前看过的几个心理大夫做出的完全无法信服的诊断结果,忽然觉得一直信奉无神论的自己,或许应该去请教一下某些特殊人士。

    仙途时长150分钟,从头到尾没有一秒钟的拖沓,全程迭起没有一丝槽点,贺熙雍容奢华的审美观在这部电影中体现到了极致,从大气雄伟的宝殿到侍女头上的一支精巧的珠簪,都显得极具韵味。特别是最后,天衡上仙化作银沙飘散于天地这一幕,特效更是做得美轮美奂,杜念跳崖的镜头被无限放慢,贺熙使用了子弹时间,360度的展示着这一跃之美。

    仿佛是一滴掺了朱砂的墨滴入泛蓝的湖水中,腾地熏染开来,翩翩展开的衣袖如同一丝丝晕开的墨迹,随后风一吹,仿佛是宇宙最初始之际,无尽的虚无之中炸开了漫天浩瀚的星辰,星星碎碎、闪烁斑斓,在声带几乎都要撕裂流血的嘶吼声中,渐渐消失在险峻陡峭、云诡波谲的高山峻岭之中。

    电影的最后,是一身玄衣的叶天璟,在熹微的晨光中,站在一座大殿屋脊的背影。挂在屋檐上的风铃随风摆动,发出悠悠的脆响。女主角何小冉也是一身黑色劲装,面无表情,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她眉眼带着煞气,已不再是拜入天衡上仙门下时那个笑靥如花的少女了。

    几个身着统一制服的男人突然凭空出现,皆是青面獠牙的魔修。他们悬在空中,单膝下跪:“尊上。”

    叶天璟略略回过头,血红的双眼将照射过来的柔和晨光反射成一丝压抑血腥的红光:“一个不留。”他向下摆了个斩断的手势。

    属下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惨叫,玄色的火焰跳跃着蔓延开来,烧出紫红的烟雾。叶天璟波澜不惊的血眸望向远方,突然间抽出腰间的佩剑,虚空一劈,远方九九万重求仙阶的入口处,刻着“玉京”两个大字的牌坊轰然倒地。

    他嘴角略略上扬,下一秒却又恢复到初始的漠然:“走吧。”

    玉京全门覆灭,然而仙途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画面暗淡下来。导演的名字出现在荧幕的正中心,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中,片尾曲悠悠响起,然而当放映厅内的灯光亮起时,大家发现原来片尾曲竟然是现场演奏的,舞台的角落里一支十几人的乐队正在演奏,杜念也在其中,正在弹奏古筝,周韫安坐在他的身侧,怀里抱着一把吉他。

    前奏过后,同样拥有歌手身份的梁佑嘉与何小冉手持话筒,悠悠开唱:

    “听说蟋蟀,不知道冬天。

    听说夏蝉,只能活七夜,

    我知道雪,四秒便融化,

    也明白风,一瞬便寻不见。

    我与你的爱,昨夜便已成碎片,

    剩下残影,独留我空怀缅。”

    首映礼在电影结束后安排了演员表演,以及观众的提问和记者采访的活动,而片尾曲便是第一个节目。坐在场下的粉丝们立刻将自家偶像的名牌海报高高举起,现场仿佛变成了演唱会一般。

    一曲终结,在粉丝们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尖叫声中,主持人走上台来,先是调侃了几位主演,和激动得不能自己的粉丝们互动了几个问答后,开始向导演提问。

    首映礼结束后正好是晚饭时间,剧组请到场的嘉宾和媒体朋友们共进晚餐。而沈之逸匆匆的和杜念道了别,便有些仓促的离开了电影院。

    杜念看着他有些踉跄的背影,心中了然。他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还是童子之身,自然看得出沈之逸身上的不妥。他扬起眉毛,扯了一下欧明聿的袖子示意他低下头,凑过去问道:“刚刚坐在你身边那位是谁”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是之逸未来的男朋友。”

    杜念点了点头,欧明聿不会害沈之逸,而那种浑身带着血腥味的强势男人,应该足以吸引沈之逸了。“那位陈先生家世不简单吧。”杜念没有忘记刚刚电影正在播放的时候,他和陈铭钰眼神上的交锋,“你小心点。”

    “别担心,我早就做好了十全十的准备了。”欧明聿捏了捏他的手心。

    然而杜念还是有些忧心忡忡,“我最近太忙了,都没时间教你练武了。又不敢让你自学,这门功夫没有人指导怕是很容易走火入魔。唉,好烦人。”

    欧明聿顿了顿,还是忍下了自己已经练了两章的事实。这门功夫一看就很深奥,没有人指点怕是很难成功,还会有危险。然而奇怪的是,在他看到杜念为他写下来的秘籍时,立刻便知道应当怎么样运功修炼。他下意识的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却不想让杜念为自己着急。

    要想解释这种完全不科学的事情,恐怕真的只能非科学的人了。欧明聿将这件事放进了日程表。

    沈之逸匆匆的避开了所有来参加的首映礼的熟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冲进了地下停车场,抖着手迅速的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几个小时前,在被陈铭钰骚扰了十几分钟后,忍无可忍同时也惊恐的感到自己起了一丝反应的沈之逸躲进洗手间。他原本是打算冷静一下的,没想到陈铭钰竟然跟了过来,一进来就把他按在墙上,不知从哪儿掏出绳子,把他的手绑在了身后。随后扒了他的裤子,竟然将小之逸连带着两颗蛋.蛋也用绳子绑了起来,绳子经过臀缝绕到腰上缠了几圈打了个死结。

    随后沈之逸感受着体内微微震动的小玩意,低喘了一声,闭了闭眼,向后靠在椅背上,深深的吸了口气。谁知道一副精英模样的陈先生,放在西装内侧口袋里的钢笔原来是做这个用的。真是

    “如果你真不愿意,等过半个小时就再回到这里,我把这些都给你取下来,给你赔礼道歉,并保证再也不骚扰你。”

    当他浑身酥软的倒在地上的时候,陈铭钰蹲在他的面前,一边摸着他的脸一边说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等到首映礼结束了,就直接到你的车里等我,我带你回家。在介绍一遍,我叫陈铭钰,来自香城陈家,你想你应该听说过这个陈家。道上的人都知道,我向来说话算数,从不食言。”

    “还有,别试图自己解开这些东西。”他一边解着捆绑着沈之逸手臂的绳子,为他按摩肌肉恢复通血,一边说道,“我的东西,只有我自己能碰。在你拒绝我之前,这些都是我的。别惹我生气。”

    车窗突然被敲响,沈之逸受到惊吓般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张玩世不恭的脸出现在车窗外。他拉开车门,双腿发软的走出来站好。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