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1章 双童,非人?-
    “停住。”苏雪一声喝令,保安赶紧按下停止键,屏幕里,那道若隐若现的黑线格外明显,就连保安队长也看得分明:“咦,怎么有黑烟?”

    “咳,咱们公寓的消防栓没问题吧,上次已经出过一回事。”姚娜镇定道。

    “就算没那回事,咱们公寓的消防也没问题,一年几次检查,咱们都是合格的。”消防队长说道:“姚小姐,我送你上楼?”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姚娜微微一笑:“是我太神经过敏了,我先回去了,辛苦。”

    姚娜加快脚步回到四楼,拉开门后身子贴在门后,狠狠地喘口气,闭上眼,喃喃念道:“你们快回来吧,老天爷,你们到底怎么样了……”

    此时,沈大林正绕着那尊棺椁跑了好几圈,欣喜若狂地抱着那几株草狂呼不已,似在庆贺自己的得手,脸上沾的污泥也顾不得擦:“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啊!”沈大林终于跑得累了,扑通跪在地上,上半身弯在地上,一只手仍抱着那些草不放,他不停地喘着粗气,兴奋道:“找到了,找到了,宁北辰,咱们现在得找地方出去。”

    “没错。”宁北辰却将目光落在这座棺椁上,抑制不住的兴奋让他情不自禁地靠近,双手按在棺台之上:“寺庙里是什么东西?这尊棺材里又是什么?”跪求百独壹下黑!!閣

    沈大林打了一个激零,冷不丁地坐起来:“别搞事了!”

    “不,打开看看,否则就算活着出去了,心里也压着一块大石,寺庙不能进,但这幅棺材总没有事。”苏雪扬起手里的罗盘:“还算安稳,里面顶多一具死人。”

    欧阳浩附和道:“我们也不差这点时间。”

    “开吧,开吧,开了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沈大林将连根拔起的草塞进背包里,一脸振奋:“还愣着干嘛,开子孙钉啊。”

    所谓子孙钉就是钉在棺盖上的钉子,也就是棺钉,一般由死者的后代钉上去,意为庇护后代昌明,宁北辰说道:“根本没有子孙钉,棺盖就这么压在上面。”

    沈大林这才收了兴奋劲儿,仔细一看,哟喝一声:“不对啊,这棺材的摆位不太对,我的罗盘呢?”

    他抽出罗盘一番对比,苏雪已经开口:“这棺木的摆放有些不太对,棺材应该面南,是君临天下的意思,争权谊用,面朝东,是争福禄,都说福禄东来,面朝西,是上西天的意思,就不是冲喜是报丧了,面朝北,是败落,古人说,败北,仓皇北顾,都是失败的意思,所以东南方最佳,西北方向最禁忌,这幅阴沉木棺偏偏朝西!

    沈大林悻悻然地收起罗盘:“你这丫头怎么抢我的活儿?不过你说得没错,这棺材的摆向不吉利,活生生浪费这么好的棺木。”

    此时,宁北辰已经将棺材盖子的一端微微抬起来,出乎意料,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毫无腥臭的味道,白亏了沈大林死死捂住的鼻子,他马上放下手,说道:“什么情况?”

    三人上前,一起将棺材盖子掀起来,往里看去,棺材里躺着一对女童!

    她们穿着纯白的寿服,头发梳成两个髻,上面绑着红色的绸带,直飘到脖颈处,理得整整齐齐,她们的个子相当,长相却截然不同,一个鹅蛋脸,一个瓜子脸,两人的手放在身体两侧,身子挨着身子,手挨着头,两颗小脑袋瓜子也相离不远。

    两个孩子的皮肤雪白,红唇上点了一点胭脂,却只是在正中央点上一点而已,苏雪心里一动,掀起两个孩子的寿服,露出他们裹着袜子的脚,他们所穿的袜子其实是用白布绑在脚上,上端用红绳系住,苏雪顿了一顿,扯开绳子,拉下袜子!

    欧阳浩突然发现他们没有声音,问道:“怎么,你们看到了什么?”

    “她们的脚……”苏雪说道:“脚趾与脚趾之间就像刚才的石像那样,中间长着蹼,就像鸭子脚一样,十根脚趾头,八处蹼……她们到底是人吗?”

    宁北辰不作声,看着两个女童腰上悬挂的香包,打开,里面是一些细小的颗粒,香气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再看两个女童的脸颊饱满,轻轻一触,脸上还有两个小肉窝儿,看上去就跟活的一样,好像借她们一口气,她们就能活过来,翻身坐起来叫叔叔阿姨。

    听到宁北辰的形容,欧阳浩说道:“这些应该是尸香魔芋的粉末,它是一种传说长在昆仑的诡异花草,它能乱人心智,产生幻觉。这种魔鬼之花,用它妖艳的颜色,诡异的清香,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由幻象所组成的陷阱,引诱着人们走向死亡,当然这只是传说。尸香魔芋可以保尸身不化,而且会让尸身上附有一股淡香。”

    “但是,它的本体奇臭无比。”宁北辰说道:“闻者无不作呕,因为它是靠死的动物吸引以吃腐肉为生的甲虫来授粉,以此来维持生命的,气味与腐尸一样,

    宁北辰略一沉吟,将香袋重新悬挂在两个孩子腰上,并没忘记给孩子拍照,苏雪也将袜子重新穿上,轻轻地打上结:“就让她们继续沉睡吧。”

    沈大林并没有异议,帮着合上棺盖,砰地一声过后,沈大林催促道:“咱们现在可以找出去的通道了吧?一,咱沿原路返回,回咱们打的地道,爬出去,二,找张家人出去的通道,你们意向如何?啊?说话啊。”

    “废话,当然是后者,难道冲回去送死?”宁北辰没好气地说道。

    此时,这地方正绿意盎然,鲜花五彩斑斓,水流潺潺,底下的水是从这里延伸下去的,张家先人在这里苏醒后,第一时间留意的也一定是这水流!

    宁北辰循着水声找过去,在角落里的壁上,水流潺潺,肉眼可见,沈大林瞅了一眼便哈哈大笑:“老天爷开眼,你们看这是什么?”

    水流滑过的壁上,用刀刻了一个深深的十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