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3章 寒衣节,诅咒
    “是他,小松。”厉鬼鬼形不稳,毕竟被赤砂箭伤到了要害,又沾了处子的血,他靠在墙上,一双腿若隐若现,大有马上消失的架势。

    苏雪掏出几张阴符粘在他身上,厉鬼说道:“他是被人杀死的……是那个骗我们的人,他说我们只要呆在这里,让更多的亡魂聚集在一起,力量会变大,界时就能冲开这里,离开这里得安生,一开始杀人只是出自本能的话,后面……是为了离开这里。”

    “那人是什么人?”宁北辰问道。

    “两个人,一个进来,一个守在外面,进来的那个个子矮小,有点神神叨叨的,戴着帽子,蒙着口罩,外面的那个一直没露面,但是能看出个头,一米七八左右,因为我就是这么高,”厉鬼突然眼皮往上一翻:“这个人闯进来,就被矮子按在地上,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

    注射!苏雪打了一个激零,追问道:“还有呢?”

    “那小伙子死了,不是我们杀的,”恶鬼激动地弓起身子:“他天生智障,但却通了慧眼,可以看到我们,却从不害怕,他的智商只抵得过四五岁的儿童,却天性纯良,或是死去的人都该死的话,他不应该,死去的都为六欲所累,但他根本不懂得六欲是什么。”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避寒。”宁北辰一愣。

    已上传

    “当然不是,那天是寒衣节,农历十月初一,那年寒得早,他是过来给我们烧纸钱的。”恶鬼说道:“他是唯一和我们有过交集的活人!”

    那只恶鬼果然,苏雪的感觉灵验了,虽然只有寥寥几句话,但……她叹口气,说道:“知道那些人给他注射的是什么吗?”

    “初开始是那个矮子注射,但是手法不行,外面的人就进来帮忙了。”恶鬼说道:“但是他彻底蒙着面,还戴着手套,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的手法很快,一针下去,不出一分钟,那名青年就没了性命,我们中间不少鬼魂与他交好,想上前帮忙,却被制住。”

    “尔后,那家伙让你们继续杀人,循环复始,骗你们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往生。”宁北辰有些明白了,打了一个响指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矮子事后带着那名青年的魂魄回来过,对不对?”

    “没错,这些年经常回来,总是在子时。”恶鬼说道:“不过,那青年生前痴痴傻傻,死了以后也是如此,只听那个矮子的话,不过,那个大高个倒没有看到了……呃。”

    恶鬼惊叫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大限之期到了……呵呵,一时脑热,杀了三名歌女,又伙同他们不停地害人,循循环环终有报,只是可恨陷害我之人仍水找到,我不甘心,不甘心啊,我咒他,咒他这辈子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哗地一声,沈大林扬起扇子挡在脸前,那只恶鬼已经魂飞魄散,化作一堆灰随风消逝,他一放下扇子,就对上宁北辰的冷笑,“你看着我怪笑什么?”

    “宅子的第一代主人是被人陷害的,陷害他的人要么自己精通风水局,要么是请来高手做局。”宁北辰说道:“推算下时间,你参与伙盗的先祖离这个时期也没有多少年。”

    沈大林的扇子啪地收起来,凝视着宁北辰的眼睛:“真是活见鬼,你想说什么?”

    “他刚才几次提到自己被陷害,青龙吸水局被动了手脚,你的表情耐人寻味。”宁北辰说道:“咱们都到这个份上,也算经历过生死,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啪。”沈大林收了折扇,一张脸皱成了苦瓜,此时,三人都有些衣衫不整,身上还满是灰尘,沈大林手里的水枪里还盛着宁北辰的血,他猛地将手枪扔回去,说道:“肯定是以前哪个孩子留下来的,给人洗洗放回去。”

    “别打岔。”宁北辰说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什么死无全尸的,元凶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早死了。”沈大林说道:“害他们家的应该是我的师叔祖,也姓沈,名叫沈三元。”

    “那是我还小的时候,听我爸说的,说我们林家世代风水先生,唯独有个师叔祖爱走捷径,专门替人办恶事,谁有争端,就帮着有钱的一方设计对方。”沈大林顿了顿,说道:“比如上次我在七煞地埋……不过,我可没埋正位,用的是偏位。”

    “谁管这个,要是你做了恶,迟早折了自己的阳寿。”宁北辰心中有数。

    沈大林惜命,才在上次的事情中留有余地,以免损了自己的寿命,只是可惜了那名流浪汉,白白送了性命,这账会算到谁头上?

    “听说他有一次被人请去对付一个大官。”沈大林说道:“要的可是对方灭门的效果……刚才这只恶鬼一说,我就联想到了,这地方八成是我这位师叔祖的杰作,妈呀,这也算是报应,我怎么就接了这单活,踏进来差点丢了性命。”

    “你那位师叔祖怎么样了?”苏雪问道。

    “活活让雷劈死了,外焦里嫩……”沈大林打了一个寒蝉:“四十岁就亡了。”

    乖乖,苏雪吐吐舌头,笑道:“沈大师,你可要保重了,别重蹈你师叔祖的覆辙。”

    沈大林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地看着店铺,还有一地的碎玻璃:“我的个乖乖,这修葺费可和我没有关系。”

    “放心,赖不着你。”宁北辰此时觉得小腿有些痒,掀开裤腿一看,小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刮伤了,一道细密的血正沿着小腿往下落,都快到脚后跟了。

    “唉哟,宁北辰受伤了,我帮你叫人过来。”沈大林爬起来,却被宁北辰一把抓住:“这房子搞成这样,你也有份,等史先生来了一起说明,别想走。”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大林拍着脑门说道:“可不是,那家伙还没有付我钱呢,得,咱们一起留在这里等他过来,你通知他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