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9章 炼尸,研制大师
    宁北辰正盘算要去哪里吃饭的时候,苏雪心里一动,说道:“我有个地方想带你会。”

    到达苏雪所说的地方,宁北辰有些惊讶,自己印象里的苏雪是个周身名牌,穿着讲究的小女孩,她怎么可能来这大排档!

    夜里的大排档是南城不可缺少的风景,食物充满了火气,露天的座位上坐满了夜出消遣的人,男男女女,更有举家出动,携老带小,喧闹中充满了人烟味儿。

    大排档的油锅边上,无一例外蹲着一只油锅鬼,身子细长,干瘦,扁平,每有食物下锅,在食物沾油响起的一刻,它们便贪婪地伸出舌头沾着烟气,身子便饱满一些。

    油锅鬼对食物没有任何影响,苏雪视而不见,她对这里十分熟悉,带着宁北辰去了倒头第二家大排档,一家做普通小炒的店,来得时间略晚,只剩两个座位,见到苏雪,矮胖的老板娘一脸惊喜:“苏雪,你来了!老规矩?”

    “老爷子怎么没有来?”老板娘看着苏雪身后,说道:“你一个人?”

    “还是老规矩吧,爷爷没来,我带了朋友。”苏雪这一次没流露出太多悲伤的情绪。

    “好俊的小伙儿,男朋友?”老板娘已经开始准备,见苏雪摇头,也不多问,自顾自地忙活去了。

    时间不早,食客们慢慢散去,这家大排档慢慢地只剩下他们,说话的环境有了,苏雪说道:“刚才的凑尸是茅山术中的一种邪术炼尸术。”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П。即可新章

    看来苏雪已有头绪,宁北辰给两人倒了茶,听她细细说来。

    “炼尸要选命格属阴,并在破日或阴时死的尸体,找到后停放几天,夏天停三天,冬天停五天,以检查尸体有无腐臭现象。”苏雪说道:“破日或阴时死的尸体,不少可不腐。”

    这种邪术,宁北辰也曾听爷爷提起过,却没有细说,每当他追问下文时,爷爷就会摆摆手,所有有违人性的术法都能损害阳寿,那术士要么走火入魔,要么不在乎阳寿。

    “尸体合格后用煮沸彻底冷却的水清洗,选择一处四阴之地,这种地方也称为破败局,选好地后,烧动土符、念咒,挖一三尺深的坑,然后将尸体放入,取一只公鸡,杀了,将血洒在尸体上,然后在尸体的心口放一阴八卦,以助吸取阴气。取土掩埋,掩盖的土面不能超出地面。”苏雪突然闭上嘴巴。

    原来是老板娘端着炒好的菜上来,三菜一汤,还有一壶酒,白瓷瓶装的,酒是地方产的,来自苏雪的老家。

    见着酒壶,苏雪摆摆手:“他开车,不能喝。”

    “嗨,都是我习惯了,苏老爷子每回来,一定要点酒的。”老板娘看着苏雪,洞察人情的她已经感觉到了什么,连忙将酒壶取了:“慢慢吃。”

    苏雪说道:“这家店的老板和我们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爷爷说这里才能吃到正宗的家乡菜,油也是用的小镇上自榨的,我们说回刚才的话题吧。”

    宁北辰欣慰地发现苏雪已经如常面对苏长安的逝去,夹了一口菜,菜色有情怀自然味道不一般,说道:“继续吧。”

    “埋尸以后每天早中晚三次要埋尸处烧尸符,念咒,值得一提的是,正午是午时时分,阳气旺盛,因此在炼尸前需要杀一只公鸡,血洒在土面,并用新鲜的芭蕉叶将埋尸的地方掩盖,以防阳气对尸体的伤害,七七之期或九九之期后,炼尸即成。”

    苏雪压低声音:“炼出来的是可以活动的僵尸,而不是魂,与养鬼驱魂截然不同。”

    “这次遇上的是拼凑的尸体,你觉得和炼尸有关?”宁北辰问道。

    “你有所不知,我刚才说的只是最简单的炼尸方法,凑尸'是炼尸中最阴邪的一种,尸块必须是从阴日生或阴日死人身上所取,五天之内将尸体拼起来,如果超出五日,则功亏一篑。将拼好的尸体进行清洗,之后的工序应该和以前一样,埋尸,奉尸,养成。”

    “但是水银池子怎么解释?”宁北辰转念一想,说道:“难道说凑尸之局没有成功,或是有人试图改造炼尸的工序?”

    “炼尸和养鬼一样,十分危险,容易反噬,有一招可以提防,就是刻一个木人,上面刻上自己的生辰八字,上自己的舌尖血,利用这个木人和炼尸相通,如果炼尸失去控制,只要将木人用正阳火烧毁,就能让炼尸无法找到目标,避过风险。”

    “不管是双胞胎制成的勾魂童子,还是那只悬挂铃铛的厉鬼,又或是现在的凑尸,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为研制。”宁北辰说道:“是你们阴阳五行中的试验者,研发者。”

    “他所用的法子都是走的绝,奇,怪,邪。”苏雪说道:“一直以来,他都藏在暗处,从来没有暴露过真正面目,比起张猛和他的爷爷来,更胜一筹。”

    “我爷爷还没去世的时候说过,脚踩七星,必定经历的事情与常人不同,”宁北辰说道:“这家伙也是我们命里过不去的劫,咱们俩的尸体对他也很有诱惑力吧?”

    苏雪打了一个寒蝉,哪里还有胃口,筷子一拍,恶狠狠地说道:“非得说这个?”

    原来苏雪想到自己的尸体躺在验尸台上的情形,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一左一右两个验尸台,或许某一天,一边躺着自己,一边躺着宁北辰……

    “吃饭吧。”宁北辰说道:“咱们生来就是这样的命,既然如此,好好把持自己的性命,不要让人得逞就好了。”

    爷爷遗言五条里并不包括这个家伙,但爷爷擅长命批,命定之中重要的人物不管是好是坏都能批出来,为何他只字不提,还是,已经包括在遗言里,只是包括在事件中?

    “真巧。”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人抬头,是提着外卖袋子的赵雪阳!

    两人还未说话,赵雪阳便转身看着宁北辰:“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