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4章 有备而来,人体组织
    宋晴终于走了,站在走廊看着宋晴上了那辆黑漆漆的小汽车消失在夜色里,宁北辰终于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我妈和你说什么了?”

    “你妈说你假冷酷,不讲究,还爱显摆,常常口是心非,还有,你还是……童子男。”那两个字差点冲出口,但苏雪匆忙换了一个说法,噗嗤笑了:“我去洗碗。”

    欧阳浩面色尴尬,宁北辰敏感道:“不会,你也是吧?”

    “不说这个话题了。”欧阳浩说道:“今天尸检的结果已经告诉你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当务之急是把汪先生夫妇的房子卖出去。”宁北辰拿出手机,照片已经上传,询价的人也不少,明天开始又要开始繁忙了。

    “那拐走双胞胎害死四水归堂一家四口的凶手呢?”欧阳浩问道。

    “爷爷说过,人生中没有巧合。”宁北辰说道:“我们和他的孽缘已经结下了,我和苏雪毁了他精心培育的勾魂童子,这个仇,他一定报,我们就是最好的诱饵,所以,等着就好。”

    “拿自己当诱饵?这个代价太大了。”欧阳浩说道。

    “你以为我愿意?”宁北辰哭笑不得:“我这辈子打一出生脚底板有七颗痣开始,就注定这辈子不会消停,习惯了,小的时候吧,穿穿女孩子衣服,戴着六帝钱也还算行,后来一天天长大,就hold不住了,所以住在凶宅里,卖着凶宅,以煞挡煞,以凶挡凶。”跪求百独一下

    “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欧阳浩问道。

    “按理说是七颗北斗痣重新释放之时,到时候天底下没有妖魔鬼怪是我的对手。”宁北辰想脱鞋,让欧阳浩打住了,他一脸嫌弃地摆手:“有味儿。”

    宁北辰便站定,说道:“现在黑线刚断了一截,释放了一颗,至于它是怎么断的,为什么断,完全莫名其妙,让人摸不清头脑,欧阳浩,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欧阳浩一怔:“你……怎么知道的?”

    “你懂心理学,我只懂面相,还懂观察。”宁北辰说道:“你最近流露出的不舍是因为即将来到的离别,又急着打听姚娜什么时候回来,南城没有找到妹妹,准备换地方了。”

    “但我现在改主意了。”欧阳浩说道:“你母亲给了我一个新思路,我准备再等等看。”

    宁北辰正色道:“你的决定我不知道如何评价,为了我姐好,我希望你离开南城,远远地,可是,我和苏雪同样舍不得你,亲人有血缘的关系,天生血融于水,但朋友的情谊,是一天天累积的……我们正好在累积的路上。”

    欧阳浩与宁北辰面对面站着,宁北辰一拳打在胸口:“在鬼村你救了我一命,记着呢。”

    “北辰,对不起。”欧阳浩脱口而出。

    宁北辰却笑了:“一个堂堂的犯罪心理学家,当过教授的人,突然搬来北安公寓,又找物业经理指明要住在四楼,未免太巧了些,无巧不成书,所以,你是有备而来,就是冲着我宁北辰来的,原因你不想讲,我现在不问,时间不早,洗洗睡了。”

    “我的隐瞒……”欧阳浩见他要走,连忙说道:“牵连到许多人,我不能讲。”

    宁北辰便摆摆手:“没事。”

    欧阳浩心里一热,转身双手握住栏杆,身后,苏雪靠在门上,原来男人之间的友谊是这么发展的,后来苏雪才知道,兄弟是什么,就是受的委屈绝不说,却不肯让对方受委屈,兄弟是可以在他面前肆意流泪却不觉得丢人,而姐妹,苏雪则有另一番体会。

    这一夜过去得颇有意味,三人都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次日一早,宁北辰就接到几个看房的电话,这一天注定忙碌,欧阳浩如常上班,两人一天领了四拨人去看房。

    到了下午,送走最后一拨,汪太太领着苏雪去了儿童房,房里的东西已经清得一干二净,那小木马也没有了,汪太太说道:“我们准备先搬走,也好方便交房,过去的一切已经发生,上次经过生死后,我也想开了,重新开始,至于害死我们孩子的人,我相信有报应。”

    汪太太将房子钥匙放进苏雪手里:“谢谢。”

    苏雪如释重负,一个月后,汪先生和宁北辰、苏雪还有购房者从这屋子出来,这一天,阳光普照,如今已入秋,天气凉了一些,苏雪穿了一件短小的风衣配上铅笔裤和马丁靴,十分干练的样子,头发这些天长长了一些,已经到了耳下,修得齐齐得,有如刚刀。

    “物业交接也结束了,宁先生,苏小姐,再见。”汪先生这话并没有对着两人,而是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房子,不等两人回话便转身离去。

    耳边传来那位买房者的声音:“佣金我已经打到你们公司。”

    “谢谢。”宁北辰知道雷哥会准时打过来,而且不抽佣,他要的只是名声罢了,果然,刚上车没有多久,就收到了款到的短信,至于汪先生承诺的五个点,早在过户时就支付了。

    宁北辰倒也痛快,车子停到一边将苏雪应得的部分打过去,平时见到钱,苏雪早乐得嘴巴咧到耳朵边上,今天看到短信,却像霜打的茄子提不起劲来。

    一个月了,那个神秘人连点动静也没有,两人的日子突然平淡下来,据欧阳浩说,孩子的尸体已经被认领,局里已经将其归为悬案,暂时不予以调查。

    用膝盖想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此诡异,毫无线索,能不是断头案么?

    “唉……”苏雪的手放在下巴上,默默地看着窗外,宁北辰说道:“打起精神来吧,有家蛋糕店的甜品做得不错,带你去。”

    “突然良心大发现了?”苏雪这才坐直了,兴奋道:“哪里?”

    那家蛋糕店不是临街而开,在一栋商住两用的大厦里,23楼,对外是一家蛋糕工作坊,招学想学习甜品的学员,同时也出售蛋糕甜品饮品等,酒香不怕巷子深,生意兴隆得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