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95章 暗藏生辰,寻亲网站
    回到宁北辰家,苏雪释放出男童灵,他粉嫩嫩的身子衬上红肚兜很是好看,可惜,他的面目阴森,脸更是惨白得青筋暴现,令人瞠目。

    “嘻嘻,”男童灵看到头顶的灯,抬头嘻笑着,那灯是宁北辰选的,他自认为品位尚佳,简单即是有趣,所以灯有点像风铃,风开着,风涌进来,便丁铃铃响。

    宁北辰绕着那名男童灵转了好几圈,终于想到入口点:“你喜欢风铃?”

    “响起来好听。”男童灵仍不知一胞同生的妹妹已经烟消云散,天真地说道:“铃铃铃,叮叮叮,嘿嘿,好听,好听。”

    他不止这么说着,甚至一跃起来,跳到天花板下,死死地抱着那灯管,身子贴在上面,让宁北辰和苏雪哭笑不得,他则看下去,调皮道:“你们来抓我呀。”

    苏雪哑然,这家伙的腰上还缠着朱砂绳呢,只要自己想对付他,只消轻轻一拉就搞定。

    “除了这个,你还喜欢什么?”宁北辰坐下来,用尽量松弛的态度和这个孩子对话,孩子的心理是需要认可的,一旦他觉得你把他当作同等的大人对待,内心充满满足,就会打开心扉,而因为他们的稚气,有什么就说什么,毫无隐瞒。

    “我喜欢妹妹。”男童灵狐疑地看向四周:“妹妹和那个小哥哥在哪里?”

    见他眉心愁云密布,流露出孩童的稚意,苏雪的心像融开的冰雪,轻轻地说道:“你能告诉姐姐名字吗?你叫什么?姐姐叫什么?”

    “不记得了。”男童灵突然恶狠狠地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苏雪的心提到嗓子眼,自毁的前提究竟是一个,还是多个,现在还不得而知,每一个问话都可能引发,宁北辰不满地将苏雪推到一边,说道:“我来。”

    “你这个……”想到有孩子在,苏雪将骂人的话咽回肚子里,一脚跺过去,踩得宁北辰直冒眼泪花花,他咬咬牙,问道:“除了妹妹,你还记得谁?”

    “大哥哥。”童灵的眼神再次变得柔软:“大哥哥可以陪我们玩,真好,不想走了……不行,主人生气了,生气了会处罚我们的,呜。”

    男童灵开始语无伦次,宁北辰一时不得要领,苏雪反而乐了:“某人不是觉得比我高明么,倒是亮一手先,现在是什么情况?”

    宁北辰斜她一眼,突然看到男童手腕上被血浸过的红绳:“能把这个解下来吗?”

    男童灵的脸色倏地变了,死死地捂住,宁北辰抬头道:“据你所知道炼勾魂灵的法子,这根红绳有没有特别的讲究?”

    苏雪脑子轰地响了一下,一张脸憋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红绳上面应该有他们的生辰八字,只要看看,说不定能查明他们的身份。”

    宁北辰的目光变得凛洌,苏雪懊恼道:“我之前不记得这点,白白地牺牲……你干什么?”

    苏雪正说话的时候,宁北辰突然上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他掌心的温度是如此清晰,掌心温热,身上的男士香水扑鼻而来,苏雪的脸本来就小,现在被捂住了近三分之二,只有那双灵动的眸子扑闪着,深瞳映射的是宁北辰的脸。

    宁北辰这么看过去,却瞅到自己嘴角的笑容,他猛然推开苏雪,轻咳一声:“有些消息不能互通,你忘记了吗?”

    苏雪被他这么一拉一推,气得头顶冒烟,瞟到一边的男童灵,马上恍然大悟,若是提到女童灵的消失,这只指不定暴走,自己差点捅出妖娥子,只是,他刚才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就这么讨厌自己?苏雪鼻孔直喷气。

    宁北辰一个眼色,苏雪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揪住了童灵手腕上的红绳,用力一扯,红绳落下,居然像条长蛇窸窸窣窣地游动,裹住了苏雪的手腕!

    那红绳像有生命一般,一旦沾了活人的阳气,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苏雪的手腕上马上被勒出一道深深的红痕,眼看要变成紫色,宁北辰拿着六帝钱过去,钱币一歪,划过了红绳,红绳断为两截,趁着这个功夫,苏雪看到了红绳上的生辰八字,满意地掏出鬼牌,重新将那名男童灵吸入牌中。

    宁北辰十分默契地将那男童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每年都有不少儿童离奇失踪,现在有一个大型的寻宝贝的网站,上面有各个孩子的资料,我先在上面筛选一下,如果有对得上又是双胞胎的,看照片。”

    苏雪正自责,全凭宁北辰牵着自己走,打开寻子的网站,看到上面林林立立的孩子信息,苏雪惊愕道:“有这么多孩子失踪?”

    “或是走丢,或是拐卖,或是莫名失踪,生死不明。”宁北辰说道:“这个网站是家长们的最后一丝希望,或许有看到的网友能在某个街道,或是某个汽车,或是任何地点看到相似的孩子,不管在哪个角落,他们都会飞奔过去确认,直到彻底死心。”

    苏雪的眼睛湿润了,宁北辰一页页地翻下去,那些孩子大多是在八岁以前丢失的,有的年代久远,有的是新近丢失,照片的成色也深浅不一,孩子的衣着打扮带有年代的跨度,

    突然,宁北辰的搜索结果找到了对应的出生年月日,浏览器页面里出现了两个黄色的印记,这是对应上了搜索结果。

    宁北辰和苏雪兴奋地击掌,苏雪想到刚才一幕,又堵气地甩开手,闷哼一声:“快看看。”

    生辰八字是依农历生日,而出生证明上的日期一般是阳历,在搜索以前,宁北辰已经将男童的生辰八字转化为阳历生日,如今搜索到了对应的信息。

    两张熟悉的面孔浮现,苏雪激动地看着上下两列的对应信息:“和童灵对得上。”

    “两人失踪的时间是四年前的……大年二十九,混账。”宁北辰看着失踪日期便狠狠地骂道:“那个杀千刀的,居然在大团圆的前一天带走了两个孩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