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章 十年悬案,可疑
    电话里传来姚娜肆无忌惮的笑声:“哈哈哈哈,你刚才说什么?我耳聋,没听到。”

    宁北辰呸了一声:“正经话,赶紧安排,最好是晚上,就这样了,挂了。”

    他坐在沙发上把玩着饕餮犀牛角老半天,突然,有人叩门,拉开门,是去而又还的苏雪,她一进门,便将一份合同,还有印泥摆在桌上:“签吧。”

    “什么?”宁北辰问道。

    “合同,口说无凭,何况你是个奸商。”苏雪冷冷地说道:“白天发生的事情而已,现在就忘记了,你被鬼勒住脖子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

    宁北辰翻个白眼,他怎么能忘记?

    “想让我救你,没问题,我有一个条件——以后你每一单我都要抽一成,我替人捉鬼可不是免费的,你,休想再占我一分一毫的便宜,答应了,我就帮你。”

    拿起合同一看,宁北辰的腮帮子抖了一下:“开什么玩笑?不是说好一成的吗?”

    合同上写的可是20%,还要保留她查看买卖合同的权力,也就是说,苏雪担心宁北辰耍赖,已提前想好了对策,苏雪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份合同咱们签字画押后,我会拿去公证。”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是两成,而不是一成。”宁北辰看着这丫头的眼睛:“我是奸商,你就是土匪,巧取豪夺的土匪。”

    “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我不会出手,两成不答应,那就随便了。”苏雪抽起桌上的合同转身便走,被宁北辰拉住了手腕,这触感让宁北辰愣了一下,这丫头身上怎么丁点肉也没有,怪不得胸前无料,“你急什么?”

    思来想去,还是小命要紧啊,谁让自己现在只能靠六帝钱呢,遇上没时间拿六帝钱的时候,实在捉急啊,两成便两成罢,宁北辰抽回合同,乖乖地签字画押,推出去:“该你了。”

    苏雪强忍住笑,同样签字画押,吹着红手印,等印泥一干,收好:“公证后一人一份,结账日期看到了?你收到钱的三日内,上面有我的账号。”

    “财迷,你可以走了。”宁北辰没好气地推她出门,正好遇上下班回家的欧阳浩,见两人这幅样子,欧阳浩打趣道:“对单身狗来说,最要不得的就是看到打情骂俏。”

    还在拉扯中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将欧阳浩扯进屋子,可怜欧阳浩还空着肚子,正准备回家煮一碗单身狗必备的利器——泡面,现在手足无措:“怎么了?”

    “十年前有一桩一家三口的灭门案,你知道吗?”宁北辰问道。

    “是不是在一套复式楼里发生的,一家三口死得可惨,上半身全是刀伤,尤其是那个孩子,居然刀刀砍在脸上,彻底毁容。”欧阳浩说道:“这可是一桩有名的悬案。”

    “这一家三口现在就在猎鬼牌里。”苏雪说道:“可是,他们不记得死前发生的事情。”

    “而且有个麻烦事,十年前,袭击这家人的凶手,可能还袭击过我和苏雪。”宁北辰沉声道:“同样是缚灵师,同样是十年前,相当可疑,顺便一提,苏雪的父母在事件中丧生。”

    欧阳浩倒抽了一口气,“咕咕咕咕……”肚子却不恰当地响起,他面红耳赤:“不好意思,今天工作忙,中午随便扒拉了两口,一直到现在,肚子饿得很。”

    “咱们边吃边说。”宁北辰说道:“冰箱里有……咳,有我叫的外卖,热热就能吃。”

    苏雪白他一眼,还不是主厨大人的鬼魂做的,这家伙捉鬼的本事没有,倒会支使鬼。

    有吃的,欧阳浩马上宽心了,等热腾腾的饭菜上来,三人围坐在一起,居然在一时无话,都只顾着埋头扒饭,等盘子全空了,三个人心满意足地同时伸懒腰。

    欧阳浩正想开口,先打了一个饱嗝,他不好意思道:“菜简直太棒了,真想把盘子都咽下去,你在哪家叫的外卖?”

    宁北辰含含混混地说道:“这个不重要,说说十年前的那桩灭门案。”

    “十年前我还没入行呢,这桩案子是听老师讲的,典型的悬案,一家三口,父亲是一名室内设计师,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有一个上小一的儿子,原本有自己的房子,但因为父亲工作调动,租下了这套离公司更近的房子居住。”欧阳浩说道:“没想到会遇上惨事。”

    “案发据推测是在深夜,因为一家三口都穿着睡衣,没有起床,屋子里到处都是血,墙上也是喷溅状的血液,身上中了多刀,攻击没有任何目的性,就胡乱地砍,直到人死亡为止。”欧阳浩说道:“最让人不解的是,这简直比得上大屠杀了,但是,小区里没有人听到惨叫声,孩子的母亲约了朋友第二天一起做蛋糕,朋友上门闻到血腥味才发现不对劲。”

    苏雪合上眼,血洼又现在脑海里,她顿时心烦意乱,不得不靠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被捅了那么多刀居然没发出一点声音,这事儿不能用科学解释。”宁北辰说道:“虽然是十年前,但那个小区在当时也是高档小区,有监控的吧?”

    “有,很巧,坏了。”欧阳浩说道:“因为事发是深夜,门卫睡着,没人看到可疑人员。”

    “调查的结果呢?”苏雪沉声道。

    “别提了,调查了两位家长的社会关系,干净得就像一张白纸,所有人的评价都是和气,善良,不会与人为恶,工作上也没有树敌,谁都不能想到他们会被害,对了,现场没有丢失任何财物,你们说,一不是为仇,二不是为财,动机是什么?”欧阳浩百思不得其解。

    宁北辰打了一个响指,沉声道:“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凶手并不是冲着他们去的,他出于某种目的,只需要将那套房子变成远近闻名的鬼屋,最好是没有人去能为他所用,所以,不管当时屋子里住的是什么人,都会被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