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章 血洼,误会
    苏雪反而笑了:“山水轮流转,他日有相逢,宁北辰,奉劝你别太过分,终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

    宁北辰淡淡一笑:“我等着。”

    苏雪自信满满地离开,率先上车,宁北辰正要离开,突然发现林家的宅子外围墙上多了一个红字——一个大大的娜字!

    “娜?”宁北辰心里一惊,莫名想到自己的干姐姐姚娜,细想一下,有一阵子没联系她了,宁北辰掏出手机打给姚娜,手机却关机,再打电话去她的公司,前台居然说她已经三天没有来公司,这下子宁北辰心乱如麻,这个小祖宗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姚娜,今年25岁,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和法文,绝对堪称白骨精,所谓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姚宁两家是世交,姚娜比宁北辰大,从小拧着宁北辰的耳朵,看着宁北辰从婴孩长成如今的帅小伙。

    宁北辰联系不上姚娜,心急如焚地钻进车里,却发现苏雪坐在后排,而后排的座位上放着一张猎鬼牌——里面收着林子安的魂魄,苏雪拿起猎鬼牌,用食指轻轻叩了三下,林子安的鬼魂马上出现,乖乖地坐在苏雪边上:“美女,你有何贵干?什么时候送我离开?”

    “你杀了人,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不过,是什么人教你在尸体里塞入糟糠,又是什么人帮你把远房表妹的魂魄逼进五行为金的水泥里自取灭亡?”苏雪此时的脸格外冷峻,像刚放在冷柜里冻过一样,她的手抬起来,右手食指赤红一片,原来是一小撮朱砂。

    林子安吓得往外避,苏雪的手轻轻一扯,就将他扯到自己身边,原来是一根染了朱砂色的红色绳子:“你想去哪里?”

    苏雪冷笑一声:“我可以送你到该去的地方,也能让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是沈大师。”林子安吓得脸直抖:“他叫沈大林,是个风水师父,我爸一直很相信他,就像我们家的参谋一样,我当时杀了人,十分害怕,所以打电话叫他过来,糟糠也是他带过来的,还有,监控录像也是他毁掉的,为了死无对证,还有,我不知道什么魂魄被带走的事,他让我闭口不言,只说三个字——不知道。”

    苏雪俏丽的脸庞微微转过来,嘴角的笑凝住了:“沈大林?”

    “没错,他的名字就叫沈大林,姓什么从来不提,感觉很神秘的样子,他替我爸做了招财阵,我爸的生意一帆风顺,不少有钱人都受过他的指点。”林子安哆嗦道:“我说的全是真的。”

    “他说得没错,我也听过这个沈大林的名号,”宁北辰说道:“不少有钱人买房子前都会请他看风水,据说灵验得很,更有因为他的一句话就改房子格局的,我见过一些由他指点的房子,的确有一手,倒不是招摇撞骗的家伙。”

    苏雪微微皱着眉头,貌有所思,眼前突然出现一滩血迹,那些腥红的血仍在汩汩往上冒,咕咚,咕咚,屋子里满是血腥味儿,充斥在鼻间,小小的影子投射在地上,映射在那些血中央,头顶的灯泡仍是老式的,摇来晃去……

    苏雪倒抽了一口气,迅速扯动红绳将林子安扯进了猎鬼牌中,又将他远房表妹的牌拿出来,正式转移到鬼牌中,只等四十九张再次齐毕,再与阴差做交易。

    宁北辰见她听到沈大林的名字便心情低落,心内存疑,但看苏雪的样子,似乎对沈大林从未听闻过,实在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在意,两人一前一后上楼,看着苏雪的背影,宁北辰终于开口:“苏雪,你靠收鬼赚鬼差的钱养活自己,那你父母呢?只听你提过爷爷而已。”

    “和你没有关系。”苏雪冷冷地回头,眼神冰冷地像两道冰棱子。

    苏雪的脑海里仍是那片血洼,这一刻,她的内心就像冰岩,锋利的冰岩,心中的冰岩影响了话语的温度,让她的言语也失了温度。

    宁北辰确定自己触到了苏雪的底限,马上乖乖地闭嘴,做人要懂得何时开口,何时闭嘴。

    苏雪转身,眼角已红,嘴巴绷得紧紧地,来到四楼,突然听到一阵女声的尖叫声,来自欧阳浩的房间,苏雪抬脚便冲过去,门是虚掩的,她一脚踹开,咚!

    客厅里,一名陌生的女人正趴在沙发上,她穿着一袭宽松的条纹T恤,身子往下一趴,便露出半边香肩,皮肤滑腻雪白,周身都有一股子香味,欧阳浩则跪在沙发上,正好在那女人的身后,这姿势不是……苏雪瞬间愣住了,突然火冒三丈,上前揪住欧阳浩的衣领子:“好你个欧阳浩,原来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对这位小姐做了什么?”

    “我,我,我,我……”欧阳浩大汗淋漓,见他这幅样子,苏雪更来气了:“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直的人,原来本质是个猥琐男!”

    “姐?”晚到一步的宁北辰走进来,看到从沙发上挣扎着起来的露肩美女,惊愕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位留着大波浪卷发的性感都市美女个头不亚于一米七五,身材修长性感,丰胸蜂腰,妆容精致,耳朵上的夸张耳饰更添风情,如果苏雪是位孤傲的冰美人的话,这个女人就是火辣辣的性感美女,两人一个冰,一个火,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情。

    “宁北辰,你来了就好了,我真的冤枉啊。”欧阳浩憋得脸通红:“我对你姐什么也没有做,刚才她来找你,你不在,我就好心让她在我家里等,不,不过……”

    “不过刚才突然跑出来一只蟑螂,没想这个大男人居然怕虫子,那只蟑螂跑进沙发底下去了,我就趴在沙发上想把它掏出来,这个家伙嘛,吓得缩在沙发上了。”女人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扶着宁北辰的肩膀说道:“没想到让人误会了。”

    “你找蟑螂趴沙发上干嘛,可以趴地上!”宁北辰没好气地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