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87章 尸油丸,认罪
    “我和陈乐早在高一的时候就悄悄好上了,他的心事重,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只有和我才会讲真实感受。”沈娟说道:“他对东方琢不服气,一直不服气,每次总被他压着一头,他就是传说中的千年老二,可他藏得好,表面上和东方琢还像兄弟一样。”

    “有这种大好的机会,陈乐怎么可能放过,让我想法子,我一个远房亲戚平时稀里古怪地,喜欢研究一些民间罕有的东西,他那里有现成的小鬼,陈乐掏钱买了一只,按我亲戚指导的,一直用香火供奉,一直供了七天,七天后,烧了东方琢的生辰八字,就让小鬼去了。”

    宁北辰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对男女简直是奇葩,欧阳浩摇头,这年头,防火防盗防闺蜜不止,还要防火防盗防舍友,东方琢挤破头也想不到害自己的是好兄弟陈乐吧?

    还以为可以有例外,结果也不能免俗,欧阳浩说道:“如果仅仅是小鬼的话,不可能持续两年不清醒,你们还给他动了什么手脚?”

    “吃了一颗药丸,是用尸油炼制而成。”沈娟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也没想到,东方琢不仅中招,而且变得痴痴傻傻,就像个木头人一样,更没有想到的是,害了东方琢后,那个名额陈乐也没有拿到,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名额给了第三个人。”

    害人害已,自己也没落得好处,东方琢那个倒霉鬼,当真是个倒霉鬼,还有比他更倒霉的吗?宁北辰连连摇头,好歹也是拥有地字牌的男人!

    “我这里有陈乐的录音,录音显示他就是害东方琢的人,有了这份录音,他就对我言听计从了。”沈娟说道:“我早瞧出来了,陈乐是个有野心的家伙,可是,他的运气真不怎么样,丢了名额,考大学时,也没有考上第一志愿,后来,他家还破产了,一下子从云端掉到地底。我不晓得,这是不是用了小鬼之后的报应,后来,被迫和我进了同一所大学。”

    “他这个时候良心发现了,一直去探望东方琢,但我隐约觉得,他去看东方,绝不是关心和内疚这么简单,东方琢身上还有他需要的东西。”沈娟的精明在催眠状态中仍然是杠杠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是一个目标十分明确的人。”

    “恐怕是最近学校要举办办的演讲会吧,大二学生可以开始竞争学生会主席,马上便是演讲会,一直去看东方琢正好可以作为演讲的点,有利于竞争。”宁北辰淡淡地说道:“挽回自己的声势,小鬼,尸油,找到症结,我们便能想法子治东方琢了。”

    “你还有什么可补充的吗?”欧阳浩最后问道:“录音笔在哪里?”

    沈娟老实地答道,十一和千百芳拿了她身上的钥匙,马上去取,这个小姑娘心计不浅,居然把录音笔放在一个长期贮物柜里,就算陈乐用尽心思,也不可能在沈娟身上找到想要的东西。门砰地关上了沈娟十分享受被催眠的状态,直到欧阳浩解除催眠,她还有些晕,睁开眼,头顶的光明晃晃地:“我在哪?你们……”

    “陈乐想用对付东方琢的法子对付你,他手上到底有几只小鬼?”宁北辰警觉地问道:“你那位远房亲戚可还健在?”

    “他前年已经去世,屋子起火,他没来得及逃出来。”沈娟此时有些晕,根本没想到这些人为何会晓得她的什么远房亲戚,而她也在第一时间回答。

    “死了?屋子里的那些东西也没有了吧?”苏雪有意无意地说道:“什么时候死的?”

    “高考结束后。”沈娟说道:“你们怀疑什么?”

    “没什么,只是时间有点巧,事件有点巧。”苏雪说道:“你现在很危险,这个先给你护身,这是阳符,寻常小鬼近不了你的身,陈乐到底是个门外汉,操控小鬼的能力有限,现在也不确定他那里到底有几只,你暂时还是安全的,天亮以后,便走吧。”

    “谢谢。”沈娟扶着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天明后,欧阳浩亲自送他返回宿舍,此时,苏雪正与婉拉联系,婉拉却不在南城,北郊42号用地的项目已经收尾,夫妻二人给自己放假,居然飞回南洋探望父亲,顺便度假休息,但是婉拉说了,她虽然不在,还有人能帮他们,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人还在广北,正是娜姆!

    婉拉和娜姆也算是同门,经过上次的事件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婉拉一牵线,娜姆便在江泽涛的陪同下过来了,众人也是许久未见,见面后难免一番寒暄,之后才进入主题。

    娜姆如今不必遮面,脸上的烧伤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后已经大为好转,皮肤移植手术相当成功,虽然看上去仍有些不正常,但她不再像以前那么自卑,从容了许多。

    江泽涛一开始的确是因为江家对娜姆的内疚才愿意陪伴,但两人日久生情,江泽涛在娜姆身上看到了与众不同的闪光点,两人走在一起也算情理之中。

    “想不到,在广北也有人运用尸油。小鬼的阴气倒不是重点,可以慢慢消散,关键在于尸油的运用。”娜姆说道:“尸体高度腐烂时脂肪成油状溢出,一般死者较胖。在南洋,会将死去的孕妇下巴割下来,用白蜡烛烧,滴出来的血便是尸油。”

    “尸油的种类很多,我要见到那人才能判断是被用了哪种尸油,那位女学生的远房亲戚是用普通的方法,还是远赴南洋买的尸油,解决的法子截然不同。”娜姆爽快道:“只要对方方便,我随时都可以。”

    “今天这个时间,他已经返校。”宁北辰说道:“我们得去学校找他。”

    再一次过去,已经轻车熟路,刚到校门口,便看到程东东被两名学校保安按在地下,程东东鬼哭狼嚎地:“放开,疼,压死我了,快起来,我不跑了,不跑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