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79章 交换,永远的朋友
    宁北辰看着东方琢的侧脸,在学校,自己要摸他的骨头,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非痛快,而是无感,“令公子现在的生气被锁,而且运率不规整,这股气不顺,恐怕很难恢复正常,只是不知道那场病为什么来得如此突然,没有一点迹像?”

    “八成有人暗算。”东方琢的母亲沉声道:“我们的儿子身体怎么样,我们是最清楚的,夜叉后人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更是清楚的。”

    “你们和什么有结过仇吗?”宁北辰说道:“如果我能让东方琢好转,你们愿意拿出字牌,让他和我一起对付巡海夜叉吗?”

    夫妻俩同时沉默,不愿意让孩子涉险的心情宁北辰不懂,因为自己的父母……是那样的!

    宁北辰说道:“我可以给你们时间考虑,但普天之下,可灵封的人并不多,这人既然对你们下手,想必仇怨不浅,你们可有线索?”

    “我年轻的时候树敌无数。”东方琢的父亲说道:“没错,我仗着自己有些能耐所以胡作非为,做了不少错事,但并非我的初衷,现在儿子受难,我根本不知道惹的哪路仇家过来寻仇,但正如你所说,可以做到封灵的人不多,尤其,还是隔空而为。”

    “有没有想过是降头?”宁北辰说道:“或是巫蛊?事发当天他在上课,对吗?如果是巫蛊应该有明显的中毒迹像,我更偏向于降头或是类似的邪术,有些降头,只需要取了他的头发指甲就能操作,他在班上有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出事那一年。”

    “有一个要好的男生,叫陈乐,现在已经上大学了吧。”东方琢的母亲说道:“那个孩子和咱们一样,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现在还来看他呢,不过他也不理会人家,陈乐也是个好孩子,不理会照样来,今天一定也会来的,我先准备点吃的等着。”

    欧阳浩与宁北辰交换眼神,欧阳浩点头,宁北辰说道:“如果不嫌我们麻烦的话,我们想留下来等等这个孩子。”

    “我还没有答应,你们就开始做事了,这样,不合理吧?”东方琢的父亲冷冷地说道:“就算这孩子好了,他也应该好好上学,不是去对付什么夜叉。”

    “既然如此,我们告辞了。”宁北辰直接站起来,说道:“蛊师也好,降头师也好,我们这边都有足够人资源,既然您如此担心,夜叉之事不必费心,我们想办法解决。”

    “等等。”东方琢的母亲说道:“我同意,遵守承诺且不说,只要我儿子好起来,做什么都是愿意的,老东方,你还犹豫什么,儿子这个样子,比死了还难过。”

    老东方一言不发,懊恼地将双手放在大腿上,死命地按着,一双眼直楞楞地看着地板,一边的东方琢转头,眼神冷漠,屋子里陷入了沉默,终于,老东方点头道:“好。”

    宁北辰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叔叔,阿姨,东方琢回来了吗?”

    “是那个小子吗?”姚娜问道,东方琢的母亲点点头,过去开门,拉开门,一个阳光青年走进来,戴着眼镜,背着双肩包,手里拎着一袋吃的,东方琢的母亲埋怨道:“你来就来了,还带什么吃的呀,和你说过多少回,不用这么客气,你肯来看他,我们就欣慰了。”

    “没事,他最喜欢吃这个了,以前在学校,我们俩没少溜出去买。”陈乐看着屋子里的陌生人,打住了话头,迟疑道:“他们是?”

    “我们是你叔叔的朋友,从外地过来的。”宁北辰微微一笑:“你就是陈乐吧,刚听阿姨说起你,夸你善良,有爱心,是个好孩子。”

    “阿姨一直这么夸我,但我真配不上。”陈乐说这番话的时候,欧阳浩一直盯着他的脸,若有所思,此时,东方琢看着陈乐,默不作声,陈乐摸摸头,走过去:“阿琢。”

    东方琢的眼神依然如死水一般,毫无生气,陈乐叹气道:“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叔叔,要不然,我再带他?”

    “不用了,要是医院可以解决的话,就不存在任何问题了,我们现在保证他不再恶化,就是最好的进步了。”东方琢的父亲招呼道:“我这几位朋友对阿琢现在的情况很费解,你来得正好,正好给他们讲讲,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其实我也不知道,当天正在上课,阿琢上课从来都很认真,那天突然大叫一声,一头扎在桌子上,我当时看到他身边好像有道光,再然后,老师和同学们都围过去了,将他围得水泄不通,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事。”

    “是我把阿琢背到医务室的。”陈乐说道:“以前学校开过大会,高强度的学习会让身体不适,第一时间送医务室是基本,但是,阿琢一直陷入昏迷状态。”

    “他的呼吸如何?”苏雪突然问道:“他的呼吸有没有特别离奇的地方?”

    “呼吸很弱,很微弱,就像随时要消失一样,还有心跳,当时校医检查了他的心跳,发现几乎近于停止,不敢在校医室留着,马上安排送去医院,再后来,叔叔和阿姨到了医院,抢救了许久,心脏才恢复跳动,”陈乐说道。

    “我想问一句,在这个过程中,你们有没有发现东方琢少了些许东西,比如,头发,带着根的头发,或是指甲,或是皮肤,或是曾经无缘无故地出血?”欧阳浩看着陈乐的眼睛,微微贱一笑:“这些,对我们很重要。”

    “我……我不记得了。”陈乐摇摇头,说道:“事情过去得太久,而且,这个也太离奇了吧,怎么会少这些东西?”

    “那就不得而知了,”欧阳浩微微点头:“真替东方琢高兴,有你这样真心的朋友。”

    “我,我做得还不够多。”陈乐说道:“我发自内心地希望阿琢可以好起来,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考上大学,我希望再和他一起并肩上学,他是我永远的朋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