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52章 弥留之际,出现
    香姨握住姐姐的手,感觉到脉象,面色微变,其木格紧紧地拉住她的手:“妹妹,不要再说话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香姨的眼泪险些落下,苏雪狐疑地看过来:“妈,小姨,你们俩聊什么呢,时间不早了,你们辛苦了一天,早些休息吧,妈,我过来陪你一起。”

    苏雪铺好了地垫,将睡袋拉过来,张罗着让其木格好好休息,自己也躺在母亲身边,看着这张娇嫩的脸庞,其木格轻轻抚着她的脸:“小雪,你受苦了。”

    看着母亲的脸,苏雪微微一笑:“妈,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重新找回你,您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受过的种种苦都值得了,我有这么多爱我的人,爷爷,爸爸,妈妈还有您,现在有宁北辰和欧阳大哥,还有姚娜姐姐,这些人都是我这辈子的贵人。”

    苏雪喃喃说着,睡意昏沉,终于迷迷糊糊地闭上眼,其木格看着她,紧紧握着她的手,迟迟不愿意松开,时至半夜,苏雪突然惊醒,睁开眼,火光已快燃尽,山洞里多了一个人!

    “谁?!”苏雪从睡袋里坐起来,那人转过头,脖子上面挂着一块玉,看到它,苏雪赫然明了:“你是寒冰族,你是怎么进来的?”

    洞口,那名少年看过来,咧开嘴笑了:“姐姐。”

    这个男人不作声,一步步地走过来,蹲在其木格身边,看着她的脸,苏雪周身像有电流通过,手指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其余人就像被施了魔咒,无法起身!

    “这是梦?”苏雪不由自主地问道,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背,疼,这不是梦!

    “宁北辰,宁北辰!”苏雪狠狠地叫着,宁北辰毫无反应,少年说道:“姐姐,没用的,他们不会醒来的,除了你以外。”

    “还有她。”那个男人说着,用手里的寒冰触着其木格的脸,其木格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动不动,苏雪的心揪在一处,她晓得他是什么人了!

    “对不起,我误了你的终身。”这个男人说道:“你不应该来的。”

    他握住她的手,面色微变:“奇怪,你的体内有两股寒气,不对,既然你产下了孩子,为什么我们的寒气还在你的身体里,为什么还有一股寒气?这两股寒气入体,你……”

    苏雪用力地咽下口水,其木格看着这张男人的脸,伸手触碰着,“我,终于看清你了,终于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改变了我的一生。”其木格的手从男人的鼻梁下滑下来,慢慢地落到地上:“我们原本有一对孩子,是她时运不好,只活了这一个,她是你的女儿。”

    “妈,你是不是?”苏雪恍然,来到母亲身边,抱紧她:“妈,你是不是?”

    “是,我生怕你们不愿意过来,还好,我赶上了。”其木格说道:“原来人要死之前真的会有感应,分明知道自己的大限之期将到,分明是知道的,小雪,妈不能再陪着你了……”

    “妈,妈。”苏雪抱着母亲,眼泪横流:“你马上就要当外婆了,再等一阵子就能看到孩子了,再等一阵子,再多陪陪我,好不好,再等一阵子,你就是外婆了。我们三代同堂。”

    “这孩子一定会健康地长大,一定会的。”其木格抚着女儿的脸,说道:“我这辈子最大的心结,现在已经解开了,我终于可以释然了。”

    那个男人俯身下来,轻轻地吻上其木格的额头上,两行清泪落下,就像冰棱子,“其木格,我们从来只选择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是,我们没时间确认对方是否喜欢自己,其木格,我们没有时间再确认了,但是,我第一眼喜欢上你,才会……”

    “不要再说了。”其木格看着他,再看着苏雪,还有一边沉睡的香姨:“家人都在这里。”

    “妈,妈,你打起精神来。”苏雪已经欲哭无泪,她分明看到母亲的眼神已经涣散,匆忙去叫香姨,男人闭目,打了一个响指,所有人醒来,看到多出来的两个人,还有已至弥留之际的其木格,一时间的冲击让他们无所适从。

    香姨倒是心中早有准备,她探过姐姐的脉,脉象似有似无,“姐,姐。”香姨来到姐姐身边,低声说道:“你放心,我在世一天,就会好好照顾苏雪。”

    其木格的眼神涣散,终于微微闭上,嘴角留有一丝微笑,手指慢慢松开,宁北辰低低地叹口气,将默默哭泣的苏雪揽入怀中:“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少年说道:“我回去后马上通知了大哥,可惜,那条通道被毁,你们又不知去向,为了找你们,我们跑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找到你们了,我们,我们来晚了吗?”

    “不,来得刚刚好。”苏雪抬起头,喃喃念道:“我母亲,终于满足了人生中最大的愿望。”

    少年无辜地抓着手,看着中年男人,说道:“大哥,我们怎么办?”

    “我能带她走吗?”男人看着苏雪,说道:“带她去那个令她好奇的地方,在那里,我和她可以度过属于我们的余生。”

    “那样的话,我母亲能像现在这样,永远这么美吗?”苏雪替母亲拢好头发,擦去她额头的汗水:“你带她走吧。”

    “苏雪!这……”香姨震惊道:“要是带走了,这辈子都甭想见到了。”

    “可是,母亲终于能和父亲在一起了。”苏雪说道:“这不正是妈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吗?”

    苏雪站起来,看着父亲的脸,父亲生得十分伟岸,他的额头上盖着刘海,隐约可见一疤痕,疤痕的形状像个六角形,他的眉眼之间的神态与自己相似,自己继承了母亲的样子,却承袭了他的神态,苏雪不禁摸着自己的鼻子,相似,真像。

    香姨看着父女俩,无奈地摇头:“这是缘份,还是孽缘?老天爷真会安排,事情弄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要怎么收尾?你能告诉我吗?姐夫?我能这么称呼你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