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956章 迷途,雨夜
    苏雪以前和爷爷去过,爷爷最爱的是一家农家乐的菜,只是……想到苏长安,苏雪的眼角有些湿润,却马上扭身擦去,不让宁北辰瞧见。

    宁北辰却觉得正好,反正是要吃晚饭的,不如就现在过去,顺便吃个晚饭再回来,宁北辰一通电话让姚娜赶紧回来值班,自己先带着苏雪出发了。

    一路上,盛夏的花朵缤纷,苏雪的心情也跟着缤纷起来了,索性打开窗户,趴在窗户上盯着外面的美景,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她闭上眼,精心感受着这边的自由。

    “美吗?”宁北辰看着苏雪的头发,看着它们飘扬起来,就跟仙女似的,他心眼里被蜜糖塞满了:“接下来还有更美的情景。”

    宁北辰指的是那口泉与泉水附近的场景,那里已经被花木场包围,或许那口泉的泉水真有神迹,这里的花木总是格外有生机,特别地与众不同,不少摄影家不远千里前来取景。

    车子突然缓下来,在花木场里转了一圈后,宁北辰慢慢失去了方向,此时天色开始昏暗,苏雪扭头道:“迷路了吗?”

    “花木场是按门牌号一一轮排的,但是,我现在根本找不到那个号。”宁北辰握着方向盘,淡定地说道:“不要紧,我打电话给他。”

    宁北辰索性将车子停下来,一通电话过去,汪先生表示会来接他们,宁北辰报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就静静地在路边等待,眼瞅着天色慢慢暗下来,四周的风景也模糊了,苏雪失望地转头道:“我看那位先生过来不晓得哪个点了,要不要先弄点东西吃?”

    “还是不要了,后备箱里有吃的,我拿给你,咱们如果擅自离开这个地方,对方来了有可能找不到咱们。”宁北辰爱怜地拍拍苏雪的脸蛋,下车去取,刚下车,脚下就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吱……”脚下传来一声惨叫,宁北辰一惊,脚一松,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跑了出去,原来是一只田鼠!

    这东西在这里应该挺寻常,宁北辰自己被吓到了,苏雪凑过来,看着宁北辰惨白的脸,笑道:“一只田鼠就把你吓成这个德性,啧啧啧。”

    夫妇俩久别相聚后又恢复成相爱相杀的模式,苏雪的嘲讽让宁北辰撅起嘴,甜蜜期果然不声不响地过去了啊……

    打开后备箱,宁北辰取出牛奶和蛋糕,苏雪惊讶道:“什么时候准备的?”

    “你虽然这么虐我,但你是我的媳妇,还有我的小宝贝,我怎么忍心下死手?”宁北辰吐槽道:“吃吧。”

    看着新鲜的冰淇淋蛋糕,苏雪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先裹腹再说,宁北辰则取了一盒牛奶,慢悠悠地吃着,此时,夜幕彻底降临,宁北辰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白天天气还算好,现在却乌云盖顶,几乎要马上压到头顶,果不其然,马上雨点就扑扑地落下来了。

    雨水打在车上,啪啪啪啪,苏雪的蛋糕也吃完了,扭头看着宁北辰:“喂。”

    “是啊,有些奇怪,怎么过来这么久,明明说在附近,现在下雨,也不知道人是不是在这片花木场里迷路了。”天色暗沉,四周又全是草木场,密密麻麻,而附近的餐厅不约而同地关门休息去了,反正这种天,又是工作日,没有什么客人来,不如偷得一时闲。

    宁北辰正准备再次打电话过去,苏雪眼尖,瞅到了前方一个模糊的影子,好奇地凑到挡风玻璃前,宁北辰打开了雨刷,哗哗几声过后,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穿着黑色的雨衣,与黑暗融为一体,苏雪问道:“是这个人吗?”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了。”宁北辰说道:“咱们车上没有任何雨具。”

    “请他上车,一起过去吧。”苏雪的话音刚落,雨水居然停了,两人面面相觑,那人取下雨衣的帽子,慢慢地走近,看他一幅老态之势,苏雪下车请他过来:“汪先生吗?”

    那人抬头,苏雪被他的脸吓了一跳,这是一张多么衰老的脸啊,脸上的褶子……苏雪从未见过有人的脸上长这么多褶子的!密密麻麻,就连眼睛下面也有三道褶子,而他个子虽然挺高,却是猴着腰,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他抬头看着苏雪,微微一笑:“是的。”

    “劳烦您带路,我们找不到您的家。”苏雪说道。

    “好。”汪先生伸出手,他的手背上却没有老人斑,而且比脸上的皮肤光滑,苏雪抓住他的手,他便反握住苏雪的手,这让苏雪吃了一惊,心里浮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苏雪将他扶上车,他坐在后排,冷静地指挥车子往左还是往右,先左,再右,再左,再右,这么一圈走下来,怎么有点像在转圈子呢?宁北辰忍不住回头道:“汪先生,您是不是忘记道了,咱们现在好像离目的地越来越远,而且一直在呈半圆走。”

    “是吗?可是你好好看看前面的路,不是有条丁字路口吗?请往中间的路走,直走,这样说你应该懂了吧?”汪先生靠在座位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真是的,明明一幅老态,可是一双手却不像,宁北辰更是头皮发麻,方才这里还是一片花木场,只有一条小径可往前走,哪来的丁字路口,现在却赫然出现了一个丁字路口,何止可以直走,还能往左或往右,宁北辰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活动了一下:“直走吗?”

    听着宁北辰话里的迟疑,苏雪扭头看着他,无奈地说道:“不是有路吗?”

    苏雪的言下之意,人已经来了,难道要撇下这个老人家拍拍P股就走?这样岂不是太丢脸,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哪怕觉得诡异,也要继续往前走。

    车子左右两边的花草树上都落着水滴,水滴在叶片上面打着转,迟迟没有落下,看着这一幕的苏雪暗自奇怪,此时,宁北辰终于驾着车子往前方驶去,当驶过那个路口时,他分明感觉汽车的四个轮子似乎悬空了,不像驶在扎实的马路上……</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