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934章 招魂笛,秘族
    “开始了便好,这是宁家最后一个难关。”老祖宗叹息道:“我们陪着你的时间不多了。”

    这话以前老祖宗也说过,宁北辰心中莫名地感慨,此时吐出一口长气,说道:“老祖宗,无相鬼因何而生?无相鬼为什么要利用七七之数的紫金石像布局?”

    “无相鬼生前大多有过毁容经历而失去死后的面容,不可辨,但还有一种情况。”老祖宗说道:“此人死后被剥皮,丢失面容,这种情况下的无相鬼煞气更重。”

    “至于紫金石,大多被拿去做砚用。”老祖宗说道:“砚与墨密不可分,你们猜无相鬼要利用其做什么?具像,他们需要一张属于自己的面孔,但无相鬼因为生前的经历,往往不愿意要自己原本的身份,宁愿选择自己喜欢的面孔,所以以前曾有无相鬼利用紫金石砚,绘出自己想要之人的面孔,借此画皮者。”

    “画皮?”宁北辰想到了民间的传说,但两者又有不同,“这种画皮的形式只是披上一层面具罢了,并不算自己真正的面孔……”

    “怎么,你们为何打听无相鬼之事?“老祖宗说道:“你们是不是遇上了?”

    “没错,最近冲撞了一只,已经结下梁子。”宁北辰老老实实地说道:“那只女鬼想利用活人替她弄到四十九个紫金石像,而且石像居然是以苏雪和岳母大人的样子为模板,可惜,接收石像的人正好委托我们卖房子,而且无相鬼在石像中一直吹着笛子,引出鬼声。”

    “因为鬼声,房屋主人认为屋中有鬼,所以请我们过去,石像被毁,鬼笛落下,无声鬼恼羞成怒,号称要与我们为敌,”苏雪说道:“老祖宗,那个笛子很有意思,只有三个孔。”

    “只有三个?”老祖宗的声音莫名激昂:“那正是早年曾经出现的招魂笛!”

    “你们有所不知,秦秋战国晚期,曾有一支神秘的招魂人,他们负责搜集战场上的亡魂,用的法子正是招魂笛吹出的只有鬼魂才能听到的乐曲,指引他们整齐列队,前往黄泉。”老祖宗说道:“但后来,这一支族人莫名失踪,再也不曾听说过招魂笛的传说。”

    “这支笛子只有三个音,吹出的声音对常人来说只是普通的单调的音律,但对鬼魂来说并非如此,他们会被迷了魂,不由自主地跟着笛声走,Y魂曲儿,不是活人听的。”老祖宗淡淡地说道:“鬼笛早已经消散,怎么会落到一只鬼手里?”

    “不,老祖宗所说的是,这只鬼笛现在的确是Y物的样子。”苏雪连忙掏出那张扑克牌,亮出上面的笛子:“现在落到我们手里。”

    “如此甚好,这鬼笛恐怕只有苏雪可以C纵,宁北辰不得染指半分。”老祖宗倒是清楚得很:“不过,这东西不是你们的,恐怕那只无相鬼迟早杀回来。”

    苏雪默然,的确如此,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但是,“那只无相鬼正准备以抢轮回的方式轮回,似乎并没有回来取招魂笛的打算,”苏雪百思不得其解道:“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还要盯着余太太不放呢?为什么呢?”

    “看来还有内情,总之,这东西落在你们手里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老祖宗说道:“接下来的话,你们自己多加小心了,至于与咱们极其相似的那些人,你们多注意吧,但我百分百敢肯定,只是与我们的情况一样,恐怕有些不足以为人道的部分,绝不是同类。”

    老祖宗不再说话了,宁北辰与苏雪安了心,重新上车。“看来,无相鬼之前仅是想弄出一个面貌,现在不止了,他还想要一个鲜活的生命。”

    “可是有个最大的问题,以无相鬼的煞气来说,抢轮回恐怕成功率比另外三只鬼要高,哪怕是正常的轮回鬼也没有办法,但是,他是没有走正常程序的,也就是说,他没有喝过孟婆汤,轮回以后,这个婴儿就会记起以前的事情,这个孩子,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余先生与情人的孩子,”苏雪沉思道:“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如果抢轮回成功,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有自己的意愿,当他还是婴儿的时候,自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缺少自主能力,但是大一些……”宁北辰似乎看到了那时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蝉,紧张道:“不行,不行,这样太可怕了,余太太……”

    “等等,余先生和余太太两个人都姓余。”苏雪若有所思,在宁北辰启动车子后,掏出刚才的材料进一步查看:“没错,两个人同姓,生的孩子也会姓余,一家三口全部姓余,真是有趣,对了,你说无相鬼如果与招魂笛有关的话,岂不是一只老鬼,为什么要盯着余太太?”

    “这件事情嘛,恐怕还要再查查余太太。”宁北辰担忧地看着苏雪手中的鬼牌:“招魂笛现在落在你的猎鬼牌里,一定要小心,恐怕那只无相鬼随时找上门来。”

    苏雪沉重地点点头,宁北辰爱怜地看看她,车里有两个人的感觉真好,此时,余太太已经做完了美容,被郭小凡拒绝的她仍有些恼羞成怒,步入电梯时,恰好一直认识的女客挤进来,两人共用一个电梯,余太太马上做出下意识地抗拒举动,拿出手机盯着屏幕。

    这大概是拒绝人最好的法子了,但这个法子对这位太太来说毫无作用,她看着一身名牌的余太太,说道:“唉哟,又换新衣服了,这一身得好几万吧,光这个包,不止几万吧?”

    余太太微微一笑,被迫抬起头,看着这位太太的眼睛,说道:“十来万上下吧。”

    这名太太的脸抽搐了一下:“女人能自己赚钱真好啊,不像我们,出来做个美容还要和老公说上十天半个月,手才肯松一松,说到底还是要看老公的脸色,唉哟……”</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