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893章 浅眠,生翅飞蛇
    “姐姐。”香姨知道姐姐心中所想,与自己产下女儿的男人连脸也没有见到,而一心痴恋自己的男人却为自己魂飞魄散,到头来连自己的一面也没有见到,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其木格心中有内疚,更有遗憾,人这辈子,如果可以得一个真心爱人,难也。

    香姨苦笑着,自己又何尝不是,满以为耿辉是自己的命运,可惜老天爷捉弄人,巫师的一个念头就让他们同床异梦,已然不再知心,更是祸害了那么多人,若是有因果报应,自己也会像耿辉一样应了吧,所以自己才要每天晚上念诵佛经,替那些逝去的人祈福。

    其实,也是为了降低自己的罪恶感罢了,老一辈的人已然如此,现在,只有将希望放在下一辈身上,希望苏雪可以平平安安,幸福美满。

    姐妹俩默默地退了回去,独留下宁北辰在走廊,姚娜听着两位长辈的说话,心中凄然,再看着宁北辰的背影,终于按奈不住,冲上前,一把扳过宁北辰的身子,顺势便是一巴掌!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甩过去,宁北辰面无表情,若是以前早就嚷开了,现在的宁北辰,真的是不一样了,姚娜摇摇头:“你再这样下去,索性从这里跳下去死了算了。”

    “我不能死,我要等她回来。”宁北辰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放心,我不是冲动的人,如果她不回来,我也不会寻死,毕竟,我是宁家唯一的血脉,我还有自己的责任,我要守护我们这一脉,还要对付那只巡海夜叉,但是,哀莫大于心死,大不了,我的心先死去。”

    “走,我们去长江集团,我们去接苏雪。”姚娜的眼泪迸出来,“再这样下去,何止苏雪有事,我看你也活不了了,走,我们现在就去。”

    她拉扯着宁北辰的身子,不妨一只手伸过来,从后面圈住她的身子,按住她的手:“姚娜,别冲动。”

    是欧阳浩,他回来得正是时候,欧阳浩控制住了姚娜,说道:“现在不能去。”

    “不能去,咱们就一直这么等着,要等到什么时候,日子一天天过去,苏雪的肚子一天天变大,难道宁北辰都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出生,难道要让那个孩子一出生就认贼作父?”

    “姚娜!”欧阳浩喝斥道:“不要再说了,没有人比宁北辰更难过,你还要怎么样?”

    姚娜自知失言,尤其最后一句对宁北辰的打击有多大,终于默默地擦去眼泪:“对不起。”

    “我们无法知道巫术的作用,所以现在根本不清楚苏雪的具体状况如何,其实也不用悲观众,现在知道苏雪身上有首尾符,杜庭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家里恐怕装了监控,他像个疯子一样想困住苏雪,一定不会轻易放手,所以,知道这个情况的苏雪会怎么办?”

    宁北辰有如醍醐灌顶:“你是说,就算苏雪的血巫解开了,也有可能回不来。”

    “当然,我们现在确实不知道血巫的情况如何,我只是做一个假设,假如苏雪已经记得自己是谁,自己应该呆在哪里,但是以杜庭宇的当下所为,恐怕她寸步难移。”

    “所以,欧阳浩,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确认血巫的解开情况,一旦确认血巫已经解开,我们必须马上想办法接应苏雪,事情要一件件地做,不能乱了阵脚。”欧阳浩看着宁北辰几乎是充血状态的眼睛:“你必须马上睡觉,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宁北辰苦笑道:“我睡不着,哪怕我按时早些躺在床上,但闭着眼睛无法入睡。”

    “我帮你。”欧阳浩说道:“我试着对你进行催眠,让你陷入深度睡眠状态,这样的话,你不会做梦,可以保证睡眠质量,虽然次数不宜过多,但至少让我试一个晚上。”

    “也只有这样了。”宁北辰说道:“来吧。”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永远有道理,宁北辰盘腿坐在床上,欧阳浩掏出一块怀表,房间门关上了,屋子里淌着催眠音乐,宁北辰看着那块怀表,在欧阳浩引导性的语言下,终于眼前一片模糊,缓缓地合上双眼,但是宁北辰并非常人,欧阳浩马上发现他只是处于浅度催眠状态中,想要深度催眠并不容易,只有在宁北辰陷入睡眠后放弃。

    当欧阳浩收起怀表,将宁北辰安置好,这才走出去,姚娜迎上来道:“你还会催眠?”

    “我是学犯罪心理的,催眠也属于心理学范畴,技术一般般,鲜少用于实践,宁北辰的情况让我不得不试试,我们回去吧。”欧阳浩看着姚娜微微隆起的小腹,幸福地说道:“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就像自己的心重新生长。”

    “嘘,别让北辰听到。”姚娜心细,拉着欧阳浩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后才嗔怪道:“你呀,以后注意些,别刺激到北辰。”

    “放心,他刚才接受催眠,虽然没有进入深度睡眠,但的确是睡了。”欧阳浩说道。

    欧阳浩将耳朵贴在姚娜肚子上,姚娜不禁笑了:“傻样儿,这么小,你能听到什么?”

    “我相信他一定有感觉,我还有种预感,一定是个小子。”欧阳浩正色道:“但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只喜欢男孩,只是有种莫名的感觉,我做胎梦了——一条在天上飞的蛇。”

    “噗嗤。”姚娜笑了:“一条在天上飞的蛇,那不就是龙么?”

    “不,龙有角,但它没有,只是生有双翅,就在头顶不停地盘旋,不愿意离去。”欧阳浩说道:“而且没有足,与龙有明显的区别,我敢确定,是飞在天上的蛇。”

    一个胎梦被欧阳浩说得像侦办案子般一本正经,除了他,也没有谁了,姚娜妥协了:“是,是蛇,没有足,没有角,所以是蛇,这样就代表男孩?”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欧阳浩刮刮姚娜的鼻子:“时间不早,早点休息,让我儿子好好睡一觉。”

    “你儿子……”姚娜无语:“到时候生出来的是女儿怎么办?”</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