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802章 穿心,适
    “糟了,去哪了。”苏雪暗道不妙,正要下车,欧阳浩喝道:“别,你下去也没用。”

    也是,就连宁北辰也收脚,回到车上,此时,酒店大厅里传来一阵骚动,赵太太的尸体装进尸袋,正从里面抬出来,已近虚脱的赵先生飞速奔过去:“小意,小意……”

    还未靠近,就被警员推到一边,李组长对林先生说着什么,林先生的情绪越来越低,直到最后越来越颓然,几乎完全陷入低落,宁北辰看着于心不忍,这对夫妻互相折磨,当一方消失,终于可以走到终点,结束那段折磨的关系时,结果并不愉快。

    人,总是在失去时才知道内心真实的情感,可惜生与死的界限无法打破,看着赵先生蹲在地上泣不成声,苏雪内心的悲伤弥漫开,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为何自己会触景生情?

    “苏雪,别看了。”欧阳浩突然走过来,扳着苏雪的头,让她的头扭向另一边,尸体被抬上车,响着笛离去,苏雪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宁北辰看着她抽动的鼻翼,正如欧阳浩所说,怀孕后情感会变得更丰富,极容易动情,但大起大落会影响胎儿。

    这些是他昨夜睡不着的时候用手机搜到的,欧阳浩意识到该把苏雪还给宁北辰了,顺势牵起她的手交给宁北辰:“走吧,回去再说。”

    去到警局时,苏雪的情绪已平复不少,呆在办公室,他们平复心情等待朴安的尸检结果,此时的朴安面对尸体,双手撑在尸检台上,看着女人的尸体:“多好的一颗心,毁了。”

    尸检台上,赵太太的尸体像一具蜡人,毫无光彩,血液放出后,尸体翻白,更显得毫无生机,心脏处的铁钉还是原来的位置,据说证鉴科那边已经对铁钉采样,提取指纹,有结果没有么,见到他们科长的臭脸便略知一二了,扑空了呗。

    朴安有些幸灾乐祸,满意地拔出铁钉,乖乖,助理马上问道:“能拔出来吗?”

    “能,一起用力。”朴安取出铁钉,查看心脏的情况,摇头道:“下手真够狠地,这是百分百要命的节奏啊,唉,压根不想给她活路。”

    “看着心脏处明显的孔洞,助理倒抽了一口气,就跟那根铁钉扎在自己心脏上一样,心口嗖嗖地疼,莫名地伸手按住胸口,并且长长地叹口气,朴安白他一眼:”怎么,疼了?”

    “我想太多。”小助理老老实实地说道:“想太多,所以胸口疼了。”

    “知道就好。”朴安伸手,小助理送上工具,撑开胸口,朴安利落地一刀下去,剖开,看到那颗除了孔洞仍完整的心脏:“厉害。”

    朴安在这边忙得不可开交,苏雪与宁北辰正听欧阳浩介绍楼上的情况,赵先生夫妇一起住在1802号房,一间行政套房,两房一厅的格局,欧阳浩比李组长等人慢到一步,到达的时候,所有的技侦人员已经开动,赵太太的尸体躺在略小的一间房里。

    正面朝上,一双眼睛还睁着,直直地看着天花板,眼角留有泪痕,她的双手摊开,值得一提的是,欧阳浩觉得她顺势摊开的双手就像芭蕾舞蹈演员那般优雅,两条腿的摆放姿势也是如此,胸口的血就像绽放的火红彼岸花,艳得火红,身子躺在血泊里,却透着无限优雅,欧阳浩自认为这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尸体。

    红与白色的睡衣,光洁的脚踝,光洁的面孔,再加上身体的摆动姿势,几近完美。

    只是,胸口的那枚铁钉透着无尽的诡异,如此大尺寸的铁钉,再加上铁钉上一个怪异的图案,欧阳浩借机拍了一张铁钉的特写,上面的确有一个奇怪的像扭曲的花瓣图案,抽象,就像把喇叭花强行拧了一把,要挤干花瓣的水分一般。

    这个图案可能有其特殊意义,但现在欧阳浩还说不准,可能要请教民俗专家,房间十分洁净,没有丁点灰尘,所有的东西都按照规律摆放整齐,就连进去的警员也不敢大手大脚,生怕扰了这里的清净与洁净,房间里只有赵太太的贴身衣物与护肤用品。

    虽然饱受强迫症的折磨,但赵太太对自己的个要要求挺高,精心料理自己,“知道我发现少了什么吗?”欧阳浩双手抱在胸前,说道:“少了对赵太太最重要的东西——药。”

    想到那一夜赵先生强调太太要吃药的事情,苏雪打个激灵:“她不能停药,否则情况会恶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所以,今天早上大发作会不会与没有吃药有关系,虽然没有药,至少要有药瓶子吧?”欧阳浩一本正经地说道:“但没有见到药瓶,垃圾筒里没有扔掉的药与药瓶。”

    “赵先生不可能不让她带药,会不会被处理得太干净了?”苏雪坚定道:“赵先生遗忘的可能性不大,赵太太扔掉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她的病症,她不会随意处理自己的药,所以,边件事情可能会成为赵太太之死的bug。”

    “苏雪越来越有长劲了,你们以后不用卖凶宅,干脆当私家侦探得了。”欧阳浩突然说道:“现场是密室,十八楼,从外面进入房间的可能性不大,再加上铁钉入胸的杀人方式,苏雪,北辰,会不会不是人干的?如果是鬼力的话,应该有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有件事情我很在意。”苏雪微微皱着眉头:“死后的赵太太莫名地平静,与生前的焦灼大相径庭,就连她站在赵先生身后的样子也截然不同,为什么她用这么诡异的死法结束生命后,反而像得到了解脱,反而,生前一直想解脱又纠结的赵先生,却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这种结果,与我们的想象截然不同。”

    “两人的关系一直是女强男弱,赵太太凌架于赵先生之上,两年前被诬陷杀妻,到现在,两人关系分崩离析,但赵先生一直忍受,似乎处于更下风的位置。”欧阳浩走到黑板前,写下两人的名字,托着下巴仔细考虑着:“现在,赵太太死了,魂魄安宁,赵先生痛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