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97章 滑脉,双双
    “果然是她,这是我自己的手笔,认得真真地。”朴安兴奋得不能自已:“欧阳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一定要抽空告诉我,听到没有?”

    “女孩的死因呢?”欧阳浩关心的另有其事:“胎死腹中还是?”

    “时间过去太久,现在已经不可考,都成这样了,你不是为难我嘛。”朴安吐槽道:“这胎儿先天不足,生产时又不在医院,是在家中……”朴安说道:“唉,她拿走孩子尸体就算了,居然在还清洁了地板,害得当年真相一直不明,现在也算好,了结了。”

    朴安突然双手合什,惹得欧阳浩也颇生感慨,母亲,如果自己的母亲还在世,也会像这两位母亲一样,一往无前,无所顾忌,哪怕牺牲自己也无所谓,哪怕伤害所有人也无所谓,一切的自私,一切的恩惠都只是因为母爱,欧阳浩双手合什:“走好。”

    早在来的路上,在最近的十字路口上,苏雪亲自送走了沈醉母女俩……

    苏雪有些疲惫,宁北辰轻咳一声:“丫头,咱们去一趟医院吧,曾奶奶和那只灵都说……你,你,你,你有了身孕,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去医院确认下?”

    欧阳浩和朴安交换眼神,欧阳浩别扭道:“到底让你抢了先。”

    宁北辰莫名地得意起来,朴安意味深长:“欧阳浩,同一天结婚,瞧瞧人家的效率,啧啧啧,以前高估你了,关键时刻,输在起跑线上。”

    苏雪脸皮薄,一张脸马上红透了,低头道:“我先出去了。”

    朴安吐吐舌头,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等小两口离去后,欧阳浩白了朴安一眼:“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做安静的单身狗吗?”

    “为什么?”朴安一本正经地反问道。

    “因为你不懂得女孩子的心思,活人比死人复杂。”欧阳浩没好气地说道:“苏雪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你刚才的话太直白了。”

    “不懂,我就喜欢和死人呆在一起,至少他们简单,不会说谎,身体最真实,所有痕迹都是最真实的表现,活人……太复杂了。”朴安楞楞地说道:“欧阳浩,你说,我这辈子还能结婚吗?和你们在一块吧,我倒像个人,一个人呆着,也觉得不错。”

    欧阳浩看着朴安,意味深长:“其实,找到自己最适合的状态就好,人云亦云的生活未必是你想要的,只要自己自在,何必去管别人怎么过,自己何必去模仿?”

    “不愧是欧阳浩,深得我心。”朴安看着母女俩的尸体,欧阳浩料想他的研究要开始了,不便打扰,既然事情一来二去已经清楚,也顺便离开,等他去找宁北辰与苏雪的时候,两人已经不知去向,料想宁北辰现在心急如焚想弄清事实吧,现在时间尚早,去医院或许来得及。

    欧阳浩又想医院人多,现在去排队,未必等得到,事实上他想得太多了,宁家有自己的私人医生,专门的诊所,压根不需要排队,日后欧阳浩知道后,才暗道自己见多识广又如何,依然低估了宁家的实力,宁北辰并不敢惊动父母,唯恐是空欢喜。

    带着苏雪去见私人医生,好一番检查,结果却不能马上出来,宁北辰顿时傻眼了,看着须发花白的医生,医生是看着宁北辰出生长大的,以前接生的时候便是自己去宁家老宅经手的,医生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依然面色红润,脸上没有几道褶子,笑眯眯地说道:“初生父亲都是这样的,习惯了就好了,以后叶家就指着你们开枝散叶。”

    “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何,怎么开枝,怎么散叶?”宁北辰苦笑道:“我碰也不敢碰她。”

    “还是不碰为妙。”医师握住苏雪的脉:“我早些年也学过中医,她现在的脉象为典型的滑脉,胎息之脉,以血为本,血旺则易胎,少阴动甚,谓之有子,尺脉滑利,妊娠有喜,滑疾不散,胎必三月,但疾不散,五月可别,左疾为男,右疾为女。”

    “如是以脉辩人则,男女脉同,唯尺各异,阳弱阴盛,左主司官,右主司府,左大顺男,右大顺女。”医师笑道:“滑脉之象已具备,宁北辰你急什么,现在得要一个科学的结论,不是给你看的,而是给你的父母,但是,前三个月必须小心谨慎,你们刚刚新婚,悠着些。”

    医师不卑不亢,苏雪早已一脸红云,宁北辰嘟着嘴,医师噗嗤笑了:“你们的时间还长着呢,急什么。”

    宁北辰和苏雪告别医师,回到北安公寓时,姚娜正站在栏杆后面,手里拿着烟,烟点着了,却没有抽,任烟气缭绕,见两人回来,目光直直地,宁北辰诧异道:“欧阳浩呢?”

    “不知道。”姚娜作势要将烟从四楼扔下去,宁北辰一把抢过来:“别胡闹。”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楼下人来人往,虽然知道姚娜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宁北辰以防万一,苏雪突然想到:“姚娜姐,你今天不去上班吗?现在已经过点了。”

    “不去了,以后都不去了。”姚娜听到脚步声,刻意放低了声音,黯然道:“以后都没有办法回到那里了,那里已经不适合我。”

    欧阳浩却听得分明,谁让北安公寓是这样的结构?一点动静便能通晓。

    “出什么事了吗?”欧阳浩担忧道:“最近有人在赌场闹事?你不堪重岁,除了千云的千八将外,还有人为难你们?”

    除了千八将,欧阳浩想象不到还有什么人可以让姚娜为难的,“不是有人为难赌场,还是有人为难我,刁难我,欧阳浩,你说怎么办吧。”

    姚娜懊恼地转身:“我能拿他怎么办?”

    “我让兄弟们给你当外援吧,如果赌场有什么事,他们可以在外围帮助你,不会让你为难。”欧阳浩作势要掏手机,姚娜双目含情,嘟着嘴道:“他又没有刁难赌场,你让兄弟们去赌场做什么?不是给董事长添麻烦吗?我说过了,他刁难的只有我罢了。”

    宁北辰的脑子里似有一道闪电滑过,几乎在同时,苏雪也迈出一步:“不会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