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78章 绿檀香,寒玉
    “什么情况?”宁北辰想过去瞅瞅,物业经理却将两人拦得死死地:“新婚之人不能看到这些,先上楼吧,这里有我们处理。”

    两人心头的感觉异样,上到四楼,想要从楼上往下看,却发现地面用蓝绿的布盖着,丝毫看不出来白布下面是什么东西,下一秒,就被香姨将两人拉进了他们的房间:“别看。”

    “小姨,出什么事了,妈呢?”苏雪心心念念母亲。

    “你妈在做饭,等一会吧。”香姨说道:“今天有人跳楼了,从楼顶跳下来,自己没死,却砸死了另一个,今天正好是你们回来的日子,不能见血,所以下面用布盖上了,你们俩没事别去看,知道吗?不吉利。”

    要是以前,宁北辰不信这个邪,但现在不同了,他乖乖地点头:“我们的工作停留了太久,也是时候重新捡起来了,不过,还有一件大事没有完成。”

    “听亲家说了,巫灵的骸骨对苏雪转命格没有帮助,必须五代以内,还得是父亲方,其实就算不是父亲方,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祖上骸骨在哪里。”香姨的神情黯然,“但是,姐姐也不知道小雪的生父到底是什么人。”

    宁北辰若有所思:“能够在巫灵眼皮子底下自由来去,不像是普通人,但是……小姨,接下来的话有些没大没小,但必须要讲,您见谅。”

    香姨无奈地白他一眼:“你平时没大没小还少了吗?”

    “如果不是人,自然也无法让岳母大人受孕,毕竟生理科学摆在那里呢,如果是人,可是他为什么鬼鬼祟祟,连面目也不敢让人看到?”宁北辰摇头道:“而且这么巧,两人结合后生下的孩子就是六星命格,现在的线索只有这个人身上挂着一块寒玉。”

    厨房里传来咣地一声,苏雪掐着宁北辰的大腿,宁北辰马上闭嘴不言,香姨略有嗔怪,他吐吐舌头:“以后不敢了。”

    其木格准备好饭菜,一家四口坐下来吃,其木格淡淡地说道:“一块玉去找一个人,未免是大海里捞针,但要解决苏雪的问题,就不得不试,古董店那边有苏老先生的堂弟,能试也是要试的,我和你小姨闲来无事也会去那些地方多转转,尽量吧。”

    她吃了两口,迟疑道:“其实,除了那块寒玉外,还有一点……”

    其木格有些尴尬,宁北辰马上站起来:“我回去拿瓶酱。”

    他倒是识趣,香姨不禁笑了,宁北辰走后,其木格看着女儿说道:“那人身上有一股香气,闷沉的香,就像是……檀木香。”

    檀。梵语是布施的意思,因其木质坚硬,香气芬芳永恒,色彩绚丽多变且百毒不侵,万古不朽,又能避邪,故又称圣檀。

    世界上仅存有沈檀、檀香、绿檀、紫檀、黑檀、红檀、金药檀等,而且数量极其有限。其质地紧密坚硬、色彩绚丽多变、香气芬芳永恒,且百毒不侵,又能避邪治病,所以人们常常把它作为吉祥物,以保平安吉祥,其中,绿檀更为珍贵,为宫廷所钟爱。

    “我十分确定,他周身散发的是绿檀香气,但与脖子上的寒玉无关,那种香气像是从他身体里渗透出来的。”其木格扶着头,说道:“那香气昏沉,暗哑,引得我头痛欲裂,原本就动弹不得,闻到那股香,更没法反应了。”

    如此隐秘的事情,宁北辰自然没法在这里听,苏雪也有些小小的羞涩,香姨说道:“他从头至尾没有发出声音吗?”

    其木格看着妹妹,轻咳一声:“你也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不发出一点声音,可是除了……除了那些声音外,他并没有正式地说一句话,不过……动作倒是轻柔地,我……”

    “姐姐,你不会对一个连脸都没有看清的男人……”香姨愤然道:“这家伙毁了你的一生,一对女儿刚出生就要面临窘境,这种男人,只能杀之而后快!”

    其木格说道:“绿檀香,寒玉,是我对他唯一的印象,苏雪,要找到他,难度不小。”

    苏雪默默地点头,宁北辰就像能掐会算似的,刚好在话题结束时返回,宁北辰说道:“下面的尸体已经搬走了,刚打听了一下,据说是因为失业后跳楼的,现在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整个南城难道找不到一份工作吗?就算找不到,也可以想其它谋生的法子。”

    “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样,否则,就不用需要欧阳浩这样的人了。”苏雪说道。

    宁北辰的手机响起,是雷哥,与以前相比,雷哥的声音越发开朗了:“宁北辰,听说你回来了,新婚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现在是时候重新接活了吧?”

    “有什么好活,尽管说。”宁北辰大咧咧地说道:“佣金,老规矩。”

    雷哥表示地址已发,钥匙现在还没有委托给公司,在业主手里,业主仍住在房子里,两人刚刚回家便急着出去工作,小姨打趣道:“现在刚刚松口气,你们俩应该积极造人,亲家都急成什么样了。”

    “小姨,把我们俩关在一起一个月,但也只有特定的日子可以弄出人命,其余的时间也是没用的。”宁北辰打个响指:“我想三年抱两。”

    苏雪默然无言,转身便走,宁北辰连忙追出去,看着小两口一前一后,姐妹俩倍感欣慰,其木格说道:“可是,我们一直住在这里,合适吗?”

    虽然对外是公寓,并不是多么豪华的住的民,但管理处似乎对他们格外优待,毕竟是宁家自己的产业,又是亲家,但这种特殊待遇反而让其木格心中不安。

    “我已经提出来给北安公寓交租,否则,总觉得欠了宁家一个人情,虽然现在已经是亲情,但沾了便宜总是不好的,咱们更不能让苏雪挺不直腰杆子。”香姨说道:“我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钱,在广北给人当灵媒,还有耿辉赚来的钱……”</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