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89章 范围,毫无瑕疵
    欧阳浩再次将头埋下去,含混地说道:“宋其距离城中心有四十公里,而耿辉距离这里足有七十公里,他们两人目前无事,如果巫灵的活动范围有限的话,昨夜去世的六个人与他的距离会是多少呢?十公里,二十公里?”

    用数字代替距离是一个非常含混的范围,但是,真要去查的话,且不说二十公里,仅是十公里就够呛的,宁北辰紧紧地皱着眉头:“按理说,他现在缺少一魄,行动并不如那么迅速……尸体是早上发现的,但死亡时间并不代表是早上吧?我在想……”

    “巫灵来医院带走婴儿的路上顺便解决了六个人。”苏雪顺势便接上了话,宁北辰哑然地看着她,苏雪说道:“只有这个可能,它现在的情况不能在外逗留太久,必须马上找到新的躯壳,而那六个人暴露的事情也知道了,必须将他们灭口,也是必须做的事情。”

    “所以,在一条路线上同时办好两件事情最合适不过,那时候巫灵本身就在体外,最适适无痕迹杀人。”苏雪说道:“我们要查中心公园到医院的路线,欧阳浩,你留下来配合李组调查,我和宁北辰去走一遭。”

    欧阳浩和宁北辰面面相觑,关键时刻,苏雪的思维再次帮了大忙!

    三个人马上兵分两路,宁北辰与苏雪驾车行驶在中心公园与医院的路上,苏雪手里握着杨公盘,她心中清楚,普通的鬼魂在昨晚留下的痕迹会因为阳光的出现而烟消云散,但巫灵未必,巫灵是千年巫,法力惊人,果然,杨公盘的指针突然啪地转动,尔后顿住。

    宁北辰看着方向,将车靠在一边,苏雪下车,这是一颗老树,枝干不再繁茂,树干上长满了瘤子,一幅即将老死的情况,苏雪看着树干,手上握着赤砂悄然抹上去,一股轻烟飘出。

    “果然有。”苏雪说道:“枝叶不茂盛,阳光曾经直S,但还是有痕迹,不是他才怪。”

    “再找找。”宁北辰说道:“我把沿线的地图画下来,找到痕迹的连起来,这样一来,就能锁定他活动的基本范围,试试能不能找到规律。”

    这边厢宁北辰与苏雪海底捞针,另一边,欧阳浩配合李组长开始调查各个所在的监控录像,失踪女婴的母亲已经哭得晕厥过去,爷爷更是心脏病发作送去抢救,涉事的护士被隔离调查,率先排除她们的作案动机,不管对哪一方来说,都是天降横祸。

    此时,欧阳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监控画面,画面正是保温箱里的情景,护士正走来走去检查婴儿的情况,另一名护士则在冲奶粉以及整理母亲送来挤好的母R,准备给孩子喂食,一切看上去都平常得很,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护士长进来巡查,穿戴得严实,对了,此时他们查看的是昨天凌晨到今天早晨的监控。

    “就是这时候停电的。”那名保安队长话音刚落,屏幕里的光线便变了,不过,保温室里仍有电,走廊里的灯全灭了,护士有些慌张,有一名走向大门,看着她的动作,欧阳浩的心突然狠狠地提了上来,死死地盯着大门……

    门其实是感应的,按下开关就能打开,这种门的隔绝性好,常用于医疗机构,门往左侧滑动的一刻,欧阳浩分明看到一丝黑影窜了进来!

    从门的右上方,他警觉地看向其他人,除了他,无人发现,就连精明的李组长也是如此,他依然盯着走廊外与保温室里各位医务人员的动作,欧阳浩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将自己的发现隐瞒,继续察看那道黑影的行踪,它飘进来了,化成一缕慢慢地浮动,尔后停下。

    他在其中一个保温箱上停下了,保温箱里是正在喝奶的程姓婴儿,听说因为刚出生,仍没有想好名字,所以只是姓程而已,她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小名叫做晨晨。

    那缕黑影钻进了保温箱里,屏幕突然花了,满满的雪花,李组长大喝道:“怎么回事?”

    啪,屏幕恢复了,欧阳浩瞪大眼睛,保温箱里的黑影不见了,那个婴儿仍在继续喝奶,一如刚才,但是,盯着那个婴儿的眼睛,欧阳浩的心往下落,一瞬,就是刚才的一瞬,巫灵已经得手了,时间继续在流逝,欧阳浩已经知道结果,但李组长等人仍死死地盯着。

    “加速。”李组长终于沉不住气了,示意加速屏幕,画面简单,动作简单,直到今天欧阳浩他们到来,里面的情况才发生了变化,李组长死死地按住自己的太阳X,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扭头问保安队长:“你发现什么了吗?”

    受宠若惊的保安队长咧开嘴笑了,但马上闭拢,摇头:“没有。”

    “我也没有。”李组长郁闷道:“欧阳浩,你看到孩子是几时变成木桩的吗?”

    欧阳浩一脸兴味地看着李组长,在他方才的表述里已经出现个人倾向,他说的是孩子变成木桩,也就是说他宁愿相信是孩子“变”成了木桩,而不是孩子被“替换”,因为R眼看不到替换的动作,R眼抓不到马脚,欧阳浩无力地笑了。

    “你也没有,对吧?”李组长欲哭无泪,最近破获了几年前的悬案,自己正是风头劲时,今天医院的案子却让自己焦头烂额,想到刚才欧阳浩的说法,李组长狠狠地抓着头发:“算了,这里没什么疑惑,再看看其它地方的监控吧。”

    欧阳浩烦闷,默默地走出去,站在走廊里,看向另一侧关着的大门,夜班与白班的两组人都在里面了,就连接生的医生与助产师也被叫了回来,那个孩子的的确确存在过,但她,也的的确确地消失了,欧阳浩烦闷不已,可惜他不抽烟,门突然开了,李组长也出来了。

    他定定地看着欧阳浩,见左右无人,附在他的耳边说道:“不是人干的?是不是?”</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