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70章 断绝念想,追击
    “对了,刘老先生迁拆的事儿已经由李组长去斡旋,你们有空去劝劝二位,先搬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毕竟是正常拆迁。”欧阳浩叹息道:“人的执念一旦上来了,真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啊,多劝吧。”

    苏雪和宁北辰便这样在下班后去了刘老先生家中,两位老人家仍然坚持不搬迁,再劝,刘老太太就眼泪直掉,惹得两人没法再开口,悻然告辞。

    不过李组长一番相劝,那边表示不会再用乱七八糟的法子吓唬二位老人家,只是给出十天的期限,希望两位老人家搬迁新居,听到那边的转达,宁北辰也是心急得很,思来想去,恐怕只有一个法子了,回公寓后与苏雪一番合计,苏雪撅起嘴:“我们和拆迁办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宁北辰说道:“只要他们肯搬走过正常的日子就好,你不办,我自己来。”

    “我办。”苏雪无奈地点头,待到深夜,两人悄然进入拆迁区,这一片区域黑漆漆地,只能远远地看到老夫妇家中的烛光,行走在街道上的两人根本无法引发注意,近了以后,苏雪掏出一张符纸,剪成人形,后面画上符语,轻吹一口气,那符人胀大,慢慢化成人的模样。

    居然与苏雪十分相似,宁北辰掌心催动:“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爇玉炉,心存帝前。真灵下盼,仙旆临轩。令臣关告,迳达九天。”

    那人儿转身往屋里走,没一会儿功夫里面传来欣喜的声音:“老头子,快看,咱们女儿回来了,快看呀,真是咱们的女儿。”

    苏雪蹲在墙角,身子慢慢往下滑,宁北辰掌控着声音,算着时间,突然掌心朝上,阳火伏出,屋内火光一响,一阵抽泣声传来,宁北辰轻拍苏雪的肩:“走吧。”

    对于刘老先生夫妇而言,女儿回去了,只是回去的不是人,而是鬼魂罢了,如此一来,他们便知道“女儿”已经离世,人既已死,心也冷了,便没有不搬的理由,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吧,毕竟,和巫灵扯上由头,没有好处。

    果不其然,第二天下午刘老先生便打电话过来,小心翼翼地询问是否以帮他们打包行李,他们准备搬到新家去,两人上门时,家里一股香火味,想必是祭祀用的。

    两位老人家的眼眶仍是红的,苏雪越发抬不起头,默默无言地帮两位收拾东西,直到忙到晚上**点,才用车子一趟又一趟地将东西搬到新居,夫妇俩说新居要开火,所以留着两人吃晚饭,围桌而坐时两人都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氛围。

    此情此景触发了苏雪内心的柔软,待出门后,还在电梯里便流下眼泪,宁北辰抱住苏雪,一言不发,直到上车后苏雪才说道:“从今天起,他们的女儿死了。”

    “这样对他们是件好事,苏雪,你想家人了,我也一样,我想爷爷了。”宁北辰说道:“直到现在,他老人家替我们所做的事情仍在持续,你爷爷也是一样,两位老人家早预计过我们的将来,我们要挺住,找到你妈,找到你小姨。”

    “我妈,我的小姨,如果当初的孩子早就被烧死,我恐怕未必是巫灵的后代。”

    “你忘了,还有双胞胎的可能。”宁北辰说道。

    宁北辰终于踩下油门启动车子离开,楼上,老夫妻正在焚香,老先生掏出钱包,突然叫道:“老婆子,咱们的合影呢?照片呢?”

    “不是在你钱包里吗?”刘老太太郁闷道:“不见了?”

    两夫妻在房子里一番查找,三人的合影没有了,刘老太太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刘老先生抹着眼泪:“我不信她活着不会回来,现在回来了,果然是出事了,唉,照片也丢了,咱们和她的缘分彻底没有了,老头子,咱们的女儿没了……”

    刘老先生看着老伴,何尝不是泪眼婆娑:“没事,咱们至少和她有过家人缘。”

    两夫妻在屋中啜泣之时,苏雪拿着照片站在厨房里,打开火灶,照片扔上去,瞬间化为黑灰,虽然剥夺了他们的纪念品,但是这样才能让他们安全些。

    看着火光,苏雪的眼泪再次止不住,宁北辰关上火,清理了灰烬,一切只在无言中,苏雪马上重新打起精神:“好了,振作,加油!”

    宁北辰无语,这个苏雪,一会儿泪,一会儿笑,怨得人家说女人心,海底针呢,脸也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啧啧啧,宁北辰正感慨的时候,苏雪突然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眼神直楞楞地:“宁北辰,求你一件事情吧。”

    “你别这样,有话就说,”宁北辰心里直发麻。

    “以后不许再去夜场。”苏雪一脸正色:“她们要谋生计我不管,可是,你不能成为他们谋生计的工具,我吃醋。”

    宁北辰心中狂喜,一直以来醋是自己专用的,他猛地抱住苏雪,只是轻轻一抱就让她双脚离地:“我太高兴了,苏雪,太高兴了,哈哈哈……”

    “疯子。”苏雪想吐槽,自己却忍不住先笑了,苏雪被转得脑袋发晕:“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宁北辰,我要吐了。”

    宁北辰终于停下,可怜苏雪被转得脑袋晕乎乎地,就差没眼冒金花了,此时,电话突然响起,是临时出去加班的欧阳浩:“喂,欧阳浩,是我们,对,什么,那家伙跑了?”

    嫌疑人跑了,居然从警局里逃走了,他并没有被移交到拘留所,一直在押审讯中,因为案情复杂到现在也没定论,导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可谁能想到他有这么大的能耐从警局逃走呢?他是怎么逃的?

    “欧阳浩,你现在哪里?”宁北辰似乎听到了风声,还有清晰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急促,“欧阳浩!我别告诉我你在追击犯人?你只是个顾问,不是刑警,你和刑警有本质的区别,欧阳浩,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迅速停下来,停下来!”</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