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29章 原在旧人手
    “宁北辰这个人嘴巴圆滑,见到陌生人喜欢先递名片,遇到让自己生气的事情也会扯着嘴角笑,不以为然,反正有秋后算账的时候,遇到有利用价值的一定会拿到联系方式,以前吃饭喜欢用现金,不喜欢刷卡和手机支付,现在习惯用手机支付。”

    “还有,他这个人R类和青菜各吃一半,永远注重平衡,和父母的关系有些微妙,虽然亲密无间,却也有些隔阂的样子,嘴巴一直很硬,和对待客户截然不同,出门办公事,一定是西装革履,上衣裤子鞋子皮带都已经配好,出门拿一套就可以。”

    “他喜欢喝红牛,其次是矿泉水,第三是白开水,但不喜欢热的开水。”苏雪一口气说到这里,看着宁北辰的眼睛:“正如姚娜姐所说,虽然你们无法感觉身体的温度,但是,都曾经为人,也是某人的妻子,兄弟或父亲、子女,请你们带着生前的感觉好好珍惜这具身体。”

    姚娜目瞪口呆:“小雪,你简直神了,居然……”

    “这是我知道的所有规矩,姚娜姐,欧阳浩,你们还有补充的吗?”苏雪冷冰冰地看着宁北辰,眼里浮现的却是七只鬼头:“不守规矩,彼此都没有好处。”

    宁北辰的嘴唇打开,却只是哈了一口气,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看得出来,他对你们很重要,正如你们所说,我们都有亲人朋友,也想去找他们,但七个聚集在一起,永远争执不休,没完没了,拖延之中,他们已经轮回转世,再也无法相见。”

    年长者说道:“此次正是机会,我们已经找到合适的寄居体,现在借着宁北辰的身子找到八尺神照镜,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姚娜嘀咕道:“海底捞针,真以为是这么容易的么?”

    正如姚娜所说,漫天遍地的撒网在三天后也没有一个音讯,倒是有一些不知道什么来路的人加了苏雪的微信和qq,发来相似的八卦镜图片,但一看到反面便露馅,根本没有刻“钟”字,全想着骗钱用。

    苏雪几近绝望,躺在沙发上一声不吭,苏杨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孙女,爷爷可算打听到了,那面刻钟的八尺神照镜,曾经在地下黑市的一出拍卖里出现过,我联系了认识的相关人,知道这面镜子的买主是什么人了。”

    “真的?!”苏雪一下子跳起来:“是谁?”

    “长江集团的老董事长,不过他已经失踪多年,去年的时候在鬼楼发现他的尸体,人已经没有了,”苏杨说道:“现在管理集团的是他的儿子杜庭宇。”

    “杜庭宇?”苏雪兴奋地拾起一边的外套:“我现在去找他。”

    “你别着急,我正安排人去约见杜庭宇,你是不知道,这位青年才俊想见他并不容易。”苏杨说道:“再给我一点时间。”

    “不用了,堂爷爷,我认识杜庭宇。”苏雪真挚地说道:“谢谢您。”

    挂了电话,宁北辰已经走到门口,被七鬼附身后的宁北辰第一次如此行动迅速,苏雪已许久没有来到长江集团本部,在顶楼遇上赵助理的时候,四目相对,赵助理率先伸手:“好久不见,苏小姐。”

    两人的手彼此握住,突然无言,赵助理马上说道:“杜先生听到您要来,让我推掉下午所有的安排,苏小姐在杜先生的的心里,到底与众不同。”

    苏雪后背如有芒刺,匆忙低头走进办公室,赵助理从后面把门拉上了,吐出一口气,姐姐……她怔住了,手臂上起了密密麻麻的J皮疙瘩:“雪阳,是你吗?”

    赵助理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后背寒凉,这次依然和上次一样,再也听不到动静,她冲回办公室,关上门,双手握住:“雪阳,生前我们虽然不对付,但怎么也是血缘于水,你要是有什么冤情,可以去找阎王爷,不要缠着我,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害怕,雪阳,你在天有灵的话,千万别显灵,姐姐,姐姐害怕……”

    此时,苏雪坐在杜庭宇的对面,看着茶几上的热茶,眼珠子却是到处乱转,杜庭宇一脸兴味地看着她:“怎么,忘记我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了?”

    苏雪尴尬地笑笑,杜庭宇将茶杯往前推推:“你心神不灵,先喝点热茶定定神。”

    她吓了一跳,原来自己已经表露于形了吗?杜庭宇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心事一直藏不住,高兴与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不用费心去猜,今天宁北辰没有陪你一起上来,你们俩,出什么事了吗?”

    宁北辰此时正由欧阳浩和姚娜看着,坐在车里,静静地在停车场等待,姚娜默默看着时间。

    “我来是为了一面镜子。”苏雪掏出画纸,摊开:“你看看。”

    “这面镜子有些眼熟。”杜庭宇将画纸接到手上:“我记得它的名字——八尺神照镜,又叫仙山镜子,十分罕见,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曾经见过他手里有一面,因为背面有个钟字,十分特别,印象很深,怎么,你对它感兴趣?”

    “我想买下来。”苏雪坚定地说道:“或是借用,这面镜子对我很重要。”

    “但这面镜子被父亲放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杜庭宇提起父亲,眸子低垂,注视着自己的手指:“苏雪,我和父亲的往事你是最清楚的。”

    “对不起,庭宇,我不应该提起令尊,但现在,我急需要这面镜子,”苏雪几乎是祈求的语气:“只要找到,我愿意花钱,多少都可以。”

    看着苏雪微红的眼眸,杜庭宇的身子往前倾,关切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有一定的必要性,我可以去找,父亲的东西都收在杜家的老屋子里,或许还有希望。”

    “是宁北辰……”苏雪的眼泪毫无预警地落下,杜庭宇突然伸手,恰巧接住她的泪,泪水滚烫,杜庭宇的面色Y晴不定:“宁北辰发生什么事了?”</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