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1章 飞降,转身
    “我们师出同门,所以对同门中人的做法很了解,你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就把所有人都拉到这里来吗?”婉拉的话音还未说完,阿山突然张开双手,身子大力地往后仰,头顶的月光正好披散下来,白亮的月光之下,阿山张开嘴,大喝一声:“啊!”

    另一边厢,江泽安家中,沈大林正盘腿坐在地上,不时焦急地看着时间,婉拉一行人过去这么久后,一点讯息也没传来,江泽安坐在地板上,无精打采地:“要等到什么时候?“

    “嘘。”沈大林焦灼地拿起扇子,却顿在空中,半天也没有放下,此时,阳台的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窗帘也拉得紧实,好像这样就能安然无忧似的。

    砰,窗户处传来一块巨响,窗帘倏地飞起来,啪地打向客厅中央,沈大林手中的扇子脱了手,啪哒掉在地上,哗,阳台的推拉门滑开了,一颗人头赫然出现在眼前,沈大林到底见多识广一些,匆忙往后退,站定。

    那颗人头骨碌碌地转着,头发甩起来,就像一圈丝线在抛,但那双眼红通通地,血丝非但占据了整个眼白部分,就连黑漆漆的眼珠子也是腥红的颜色,此时正骨碌碌地滚到了客厅……

    比起沈大师,江泽安就没这么镇定了,眼瞧见那颗人头骨碌碌地转动着,一颗心险些扑出来,吓得魂不守舍:“沈,沈大师,人,人头!”

    “糟了,真是媳妇儿说的飞降。”沈大林对婉拉既佩服又担忧。

    所谓飞降是降头术的一种,相传尚未练成飞头降的人,在头颅离开头部时,连肠也会跟着一起拖出去,当地人为了防止飞头降者来吸血,就在屋顶装置防盗刺或种植有刺植物。

    由于飞头降者飞出去的头,通常不高过三米,而且拖着肠子又长,在经过屋顶时,很可能就会被倒刺刺中,肠脏一旦被刺中,头就无法再回到原处,等到黎明来临,飞头就化为一片乌血消失;而降头师也只剩下一滩血水。

    不过若是遇到真正练成的降头师,他的头不会连着肠、脏,飞过屋顶是就可以避开倒刺,会顺利通过,就像此刻的阿山一样。

    那颗人头一进来便冲向江泽安,江泽安抬起一条手臂拦在自己的脑袋上面,仓惶得不知如何是好,沈大林节节后退,捞起边上的一盆水,哗,整盆水浇到那颗脑袋上面!

    那颗人头都逼到江泽安的鼻尖前,张嘴就咬,一盆水一倒,溅得满头都是不说,嘴里也进了不少水,阿山的嘴巴巴唧着,咸的!他的瞳孔瞬间放大,脑袋骨碌碌地转动,突突突地往后退,透过打开的阳台门,消失在夜色中……

    江泽安吓得尿都快出来了,此时趴在地上,后背一身冷汗,屋子里还有一股子腥臊的味道,他整理了一下头绪,问道:“沈大师,那是童子尿吗?”

    “没错。”沈大林说道:“宁北辰积攒了今天一天的,为了救你的命,他也是拼了。”

    “宁北辰还是童子?!”江泽安的注意力往往不在点上。

    沈大林一愣:“是哦,宁北辰那小子怎么还是个童子?他和苏雪……”

    “啊嚏!”宁北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此时此景,眼前的阿山只剩下头部以下的身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头部居然在他仰天大喝往后倒的瞬间飞了出去,非但他们目瞪口呆,就是他的亲妹妹也被吓到了,此时趴在哥哥的脚边,哀伤莫名。

    “没事,马上就回来了。”婉拉紧张地算着时间,说时迟,那时快,天空似有一道流星划破天际,连带月光都被掩住一秒,一个黑影子沾着月光坠下,婉拉紧张地往前一步,拉动阿山的身子,迅速让身子转了个九十度,几乎在同时,人头落下,粘在了脖颈处。

    整个过程宁北辰和苏雪、江泽涛看得真真切切,居然没有血,头飞出去的时候,丁点血都没有冒出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飞降,宁北辰不知道婉拉如何解除,隔行如隔山,他们此时只有静观的份儿。

    阿山的人头回来了,当他落定低头一看,却没有看到自己的脚尖,只看到了脚后跟!

    原来,人头回来时会按照刚才出去的位置落下,这样还归原体,但现在,头是按原来的位置下来了,身子却转了,所以头部与身体错乱,已经不是正常的情况。

    “啊!婉拉,你干的好事!”阿山怒不可遏,婉拉拉着娜姆后退一步:“师兄,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我不得不这么做,你已经是修炼成功的飞降,要消灭你,必须在你练功时破了你的法术,毁了你的身子,到时候你将化为一滩血水,刚才我有机会。”

    阿山顿时静默了,婉拉说道:“我杀了你,杀人了,你化为一滩血水,又不是广北人,自然无处可查我的罪过,但是,师兄,你我师出同门,毕竟有同门之谊,我怎么可能忍心杀你,而娜姆,更没有办法失去你,为自己,为她,师兄,现在回头方是路。”

    “哥哥。”娜姆哑声呼唤道,阿山的站在那里,错位的身体让他们无法直视,江泽涛居然往前多走了几步,真挚地说道:“我替弟弟向你们道歉,因为他幼稚的行为对这位小姐造成了无法原谅的伤害,但是,请你们给江家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阿山冷冷地看着他,低头看着娜姆:“你愿意娶她吗?她的下半生你能负责吗?还是那个叫江泽安的小子可以娶她?”

    “我愿意。”江泽涛正色道:“我愿意娶娜姆,我保证这辈子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你可以对我下降,一旦违背心意,降毒发作而亡!”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婉拉急色道:“江泽涛……”

    江泽涛摆摆手,说道:“我并不是为了活命而这么做的,就算我不娶娜姆,我相信婉拉女士也有自己的办法,但是,我真心地想弥补江家的过错,娶了娜姆以后,我会倾尽所有财力替娜姆做修护手术,让她尽量回到以前的样子,相信我,现在还来得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