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0章 火,离
    “只是我们有个最大的差别,你是靠猜,我最靠着直觉获得了李副总本人的承认。”江泽涛说道:“所以,这个结论是我第一个知道的,除了父亲和李副总外。”

    李副总此时才说道:“江家如果还有我信任的人,只有泽涛而已。”

    江老先生咽下一口口水:“我对不起张泰,更对不起你的母亲,我甚至不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为了验证你的身份,甚至偷过你的头发做了亲子鉴定,对不起。”

    “结果呢?”江泽宁显然不愿意竞争者又多一名,此时仍不甘心道。

    “父子关系毫无疑问。”江老先生不悦道:“你的兄弟现在危在旦夕,你还有心情关注自己多了一个竞争者?你以为我的话只是开玩笑吗?我说过了,江氏是你的,谁也拿不走。”

    “放心,只要泽涛度过难关,他愿意出去自立门户,我和他一起走。”李副总冷冰冰地说道:“不会妨碍你接手江氏。”

    “我也是。”江泽安说道:“我对做房地产一点兴趣也没有,爸,只要二哥逃过一劫,我也愿意洗心革面,其实我一直对摄影感兴趣,准备成立摄影工作室。以后再也不去夜店了。”

    江老先生叹息一声:“江家非要遭了难,你们才能幡然醒悟,人啊……”

    在江老先生感慨的时候,宁北辰一行人已经上车,婉拉面有沉色:“沈大林,今天晚上你不要凑热闹了,呆在酒店等我们的消息。”

    “不行。”沈大林说道:“你们嫌我没用?”

    “怕你受到伤害再接我们的后腿,”宁北辰说道:“晚上我们陪着嫂子,放心,保管让她毫发无损地回来。”

    沈大林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晚上三人根本没有带上他,而是直接开车接了江泽涛往约定的地方去,约定的地方是在广北一片偏僻的丛林里,那一片正在改造园林风景,丛林与灌木打造成了一道彻底的绿墙,将里面围得水泄不通。

    一行人走进去时,感觉受到了春的气息,绿意葱然,绿墙里到处是探出来的枝桠。

    前方不远处,两个人影隐约而立,突然大喝一声:“我只让你一个人来,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

    “师兄,好久不见。”婉拉首当其冲,一个箭步迈出去,挡在所有人的前方:“自从父亲将你赶出师门,我们也有多年未见了,师兄几时从南洋到了广北?”

    “婉拉?”这人显然未有准备,愕然道:“你为什么也在广北,你不是应该呆在南洋吗?作为师父的掌上明珠,他舍得让你离开他?”

    “这事儿说来话长,你我分开后各有一番际遇,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的?”婉拉看着边上的影子,又往前走了好几步,就着月光看到那个孩子的面容,不由得震惊道:“天,她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江泽涛看得清楚,那个身影与自己在楼道里看到的人一模一样,恐怕婉拉看到的也与自己一样,这人的五官已经变形!

    “她就是那个女孩?”江泽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容全毁的怪人,那天在医院的楼梯间看到的就是她,她大哥把自己当成泽安,她也是循着名字找来的,看到的却不是朝思暮想的人。

    “娜姆,你就是娜姆吧?”婉拉往前小心翼翼地走出一步,女孩警觉地往后退,阿山大喝一声:“婉拉,你最好站在原地不要动。”

    “师兄,她这是怎么了?”婉拉说道:“我想,南洋的事情有些误会。”

    “误会?”阿山说道:“你应该知道,南洋的女孩子特别专情,一旦爱上就不会轻易放手,娜姆毁就毁在太痴情,爱上了一个花花公子,江家的小子回国的那天,娜姆刚刚找到他新住的酒店,得知他往机场去了,疯了一样开车去找他,结果半道上发生车祸,起火了。”

    “但是她命大,附近的车主停车救火,赶在爆炸前把她拖出来,据现场的人说只差十多秒,如果晚十多秒,她就会和车子一起爆炸,烧得尸骨无存!”阿山怒视着婉拉:“娜姆送到医院的时候浑身没有一块好的皮肤,你以为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婉拉无言了,阿山尚未离开降门时,曾经带着妹妹来过,那时候她才十多岁,她与阿山年龄相差较大,相隔了十六岁有余,带来的时候大家都轰动了,小妹妹长得十分可爱,眼睛滴溜溜地,南洋的姑娘大多姑娘黝黑,是健康的小麦色,但她不一样,粉嫩,雪白。

    晶莹的皮肤衬上黑漆的头发,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小美女,那时候粉嫩的小女孩后来一定会成长为大美人儿,婉拉心内默然,这一刻,她能懂阿山的痛苦。

    当年,他牵着她的手,就像拉着自己的女儿一样,毕竟,长兄为父。

    “娜姆死里逃生,可是她再也没法回到以前的状态了,永远没有办法!我想尽办法筹钱让她接受各种各样的手术,但是……医学的力量是有限的!”阿山愤怒道。

    “所以,你当初违背门规也是为了钱?”婉拉说道:“你可以对父亲说出实情的。”

    “说了有什么用?”阿山苦笑道:“南洋昆爷大名鼎鼎,但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我需要的钱昆爷帮不了我……”

    “哥哥。”娜姆突然发声,一只手牵着哥哥的衣角:“收手吧。”

    婉拉目露惊讶,娜姆的声音哑得像有东西堵住了喉咙,每说一个字,她都在承受极大的痛苦,宁北辰与苏雪默然,江泽涛看着女孩,她有些怯,不敢直视众人的目光,一直往后躲,婉拉说道:“师兄,你找错人了,他的确是江泽涛,但不是和娜姆有过来往的人,那人借用了他的身份而已,师兄,现在收手还得及。”

    “我知道。”娜姆已经告诉我了,阿山冷笑道:“所以,你以为我会放过那个家伙吗?”

    婉拉笑了,阿山收了笑意,冷峻道:“你笑什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