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6章 三子,一女
    老爸提到江家第三子欲言又止,宁北辰狐疑道:“第三个儿子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倒不是没有不能说的,而是——没什么可说的。”宁鹏飞自己也失笑:“第三个儿子刚刚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头上又有两个哥哥压着,在公司没有什么作为,倒是成天乐衷于和模特歌手闹绯闻,正式的新闻没什么,花边新闻出了不少。”

    宁北辰似乎有些印象,这位三少叫做江泽安,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作派,豪车无数,绯闻女友不少,正牌女友没有一个,就拿傅怡来说,就曾经和这个江泽安爆过绯闻。

    “还有一个女儿呢?”宁北辰刚问出口,苏雪就白了他一眼,宁北辰赶紧抓着苏雪的手,沈大林翻个白眼,嘲讽地笑笑,手里的扇子摆啊摆的。

    “女儿名叫江泽雅,还在上学,上面三个哥哥,她又是女孩子,注定会成为将来商业联姻的牺牲品,所以,她对自己的命运似乎早就默默接受,除了上学就是上学。”宁鹏飞说道:“这个江泽雅和你妈曾经见过面,你妈对她的评价只有四个字——心如死水。”

    豪门里利用子女婚姻状大企业实力的做法已经成为惯例,尤其女生,会嫁到原本的商业竞争对手家里,还是那句老话,根本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利益,当两家利益冲突时,也会影响婚姻姻生活,甚至产生不少名存实亡的婚姻,江泽雅是个聪明人,早看到将来。

    “这三子一女各有特点,我想你这次打交道的应该是长子为主,毕竟地产项目大多是他负责的。”宁鹏飞一语中的,没错,李副总也是如此说,欧尚是长子江泽宁的手笔。

    “江泽宁十分狡猾,儿子,自求多福吧,我们也没什么可以帮你的。”宁鹏飞淡淡地说道:“事情若是激化,务必把自己置身于江家的争斗之外。”

    “放心,绝不会把你们扯进来。”宁北辰淡淡地说道:“老妈没在?”

    “你妈今天要参加一个美术作品的展览会,晚点她会给你电话。”宁鹏飞说道:“只要你愿意的话。”

    “省省吧。”宁北辰知道老妈永远只有一个话是,几时结婚生子?动不动就扯开枝散叶,现在的情况,宁北辰悄悄地瞅苏雪一眼,自己哪里敢动她分毫?

    挂了电话,沈大林一脸忧色:“宁北辰,这桩生意是可以做大了,但我觉得内情可能不简单啊,江家的情况比你们宁家复杂得多,稍不注意……”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江老先生的约定必须要去。”宁北辰说道。

    沈大林摇着扇子若有所思,待到次日下午,三人准时到达约定地点,江老先生的办公室并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三人进去前特别去前台领了通行卡,才得以一路畅通到达,江老先生的助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领着三人进去时,江老先生匆忙将一瓶药放进抽屉,宁北辰眼尖,认得那是一瓶治疗冠心病的药,爷爷曾经吃过。

    江老先生匆忙关上抽屉,目光率先被宁北辰吸引:“你是鹏飞的儿子?”

    “是的,江老先生。”宁北辰恭敬地说道:“第一次拜访江老先生,却是为了一些琐事,请您见谅,但我今天前来,并不代表宁家,只是代表我个人,这是我的名片。”

    宁北辰送上自己的名片,江老先生看到“凶宅”二字,侧目道:“你就是最近广北有名的凶宅代理人?想不到,宁鹏飞的儿子并没有进入商场,而是甘做一名中介。”

    “这是爷爷的安排,宁家对于长辈的安排从来言听计从,没有异议。”宁北辰笑着说道:“赚钱的事情交给父母就好,我只做好宁家让我做好的事。”

    江老先生请三人坐下,助理倒来茶水,老爷子颇是感慨:“如果我的孩子也像你这样对长辈的话言听计从,我就不必如此辛苦了。”

    “江家人丁兴旺,是宁家所不能比的,”宁北辰切换主题道:“我们来这次来的目的,想和您从李副总那里听说了一些,最近,欧尚花园的商铺出了一些事情。”

    “上梁这种传统在我们那个年代十分盛行,关于上梁的忌讳诸多,上梁的位置更不寻常,所以,欧尚花园的商铺采用复古风格,要用木横梁的时候,泽宁就说要请个好点的掌墨师父,”江老先生捂着胸口说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是单个的商铺出现这种情况,还是?”

    宁北辰瞅着沈大林,这是沈大林的专场,沈大林清清嗓子说道:“从目前商铺的情况来看,只有段小姐一家的商铺出现了较为严重的情况,点龙无睛,运气连衰,但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样,这把火不灭在根上,后果不堪设想。”

    “麻烦三位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讲一遍,可以吗?”江老先生正色道:“我要知道每个细节,无一错漏。”

    宁北辰点头,从段小姐联系自己开始,到发现横梁成龙,龙却无睛,再从沈大林的专业分析说来,江老先生听得十分入神,拳头一直握紧放在桌上,听完了,便更收紧了一些,宁北辰看得分明,唯恐江老爷子的心脏病发作,也是十分提防:“江老先生,您没事吧?”

    “有人想旺自己,不惜暗算掌墨师父,如今被掌墨师父反击也无话可说,”江老先生说道:“沈大师,您的名号我早有耳闻,只是不知道此事还有化解的余地吗?”

    “要化解,必希要替龙点晴。”沈大林说道:“点睛的代价颇为厚重,首先要知道掌墨师父当初上梁画龙时的具体情景,由此判断掌墨师傅是怎么察觉后反击的,所以,我们需要找到当初在现场的人,正因为这一点,我们才来找江老先生,顺道说一句,这事儿,我们要收费。”

    “收费的事小,诸位开个价就好。”江老先生说道。

    “如果继续反噬,首先伤及的是商铺业主的利益,接下来会蔓延到整条商业街,再往后,恐怕就要煞到暗算掌墨师父的人。”沈大林伸出一个巴掌:“根据这种情况和工程量,我们的开价是这个数——五十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