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2章 全影,池底经-
    “但我没有天台的钥匙!”老赵急得脸红脖子粗:“唯独没有天台的钥匙。”

    宁北辰并无怀疑,“三层楼任拍,除了天台以外?”

    “靳先生并没有特别交代,但是我没钥匙,你们无论如何也是上不去的。”老赵抹去额头的汗,说道:“我没有为难二位的意思。”

    “我问你,靳先生还有多久回来?”宁北辰说道:“你对他的行程一清二楚。”

    “半小时左右。”老赵说道:“您要做什么?”

    宁北辰二话不说,将单反相机挂在脖子上,来到三楼尽头处的窗户边,哗地抽开窗户,大半个身子已经钻出去,一只手攀住窗户的上方,双脚一蹬,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宁北辰!”苏雪惊呼一声,快步追过去,两人刚确定关系,还没结婚,他要是摔死了,自己连当寡妇的机会都没有了……

    待她来到窗边,一张脸倒挂着正好落到她面前,还吐着舌头做着鬼脸:“我没事。”

    宁北辰轻巧地身子往上抬,原来他的双脚卡在窗户上方的一根钢柱上,他嗖地窜回去,爬到天台,果然如他所说,天台就摆着一个巨大的水箱,这水箱是保证用水的重要环节,水箱附近是一道铁门,大门紧锁,站在这里往下望,顿时又是另外一幅光景。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半山的风景真不是盖的,美不胜收,宁北辰最终举起相机,对准下面的园林,虽然不能拍到百分百的场景,但也有八分,足以一探端倪。

    等拍完照片,宁北辰远远地看到一辆汽车盘旋而上!他飞速地沿着窗户下去,跳进三楼的走廊后,擦去自己留下的踩痕,对老赵说道:“赵管家,希望您可以保密。”

    老赵的嘴角抽搐好几下,无奈地说道:“我看管不力,不保密,靳先生知道可能迁怒我,这事儿咱们当谁也不知道吧,你也没上过天台,走吧,下去。”

    宁北辰满意地笑了,老赵一幅惹了瘟神的模样,转身便下去,一行人刚回到一楼,便听到汽车进门的动静,老赵匆忙奔出去迎接,宁北辰嘿嘿笑了:“这管家不好当啊。”

    靳先生下车时需要借助司机和老赵的帮助,这才能坐在轮椅上,再次恢复“健步如飞”,借助轮椅的力道往前进,见到两人,靳先生微微欠身:“不好意思,今天是我去医院复检的日子,冷落二位了,宁先生,照片拍得怎么样?”

    “很不错,照片效果相信会很有煽动性,但我必须找到合适的买主。还需要一段时间。”宁北辰说道:“现在先将照片和房产信息挂出去,但当务之急是水池里的东西。”

    “我们的清洁工作应该开始了。”苏雪补充道。

    “清洁?”靳先生微微点头:“你们的说法真有意思,但只要那东西不再出来,最好不过,拿到钱款我可以再找个住处,只是中间要折腾一阵子了。”

    宁北辰与苏雪对视一眼,便往假山池子去,老赵机灵,取来了清洁池子时穿的雨衣,那种直接套进去拉到腰上的雨衣,宁北辰穿上后像个出海打渔的渔夫,苏雪抿紧唇,生怕自己失控哈哈大笑,宁北辰甩甩头发,伸开双臂,这么穿着以后像在身上压了大石头。

    苏雪将背包扔给他,宁北辰接住了悬在身前,看上去更加逗趣,老赵和司机老李都忍俊不禁,但在失笑后想到池子里的东西,两人嘴角的笑容便凝结了。

    宁北辰下去后在池子里摸索着,靳先生问道:“池子里如果能摸到泥人就好了,咱们也不必费这么大的功夫,忍耐这么久。”

    “不,我们要找的不是泥人。”苏雪断然道:“应该说,不是人。”

    “如果是鬼,怎么会有脚印?”老赵摇头道:“那可是一步一个脚印!”

    “苏雪冷冷地说道:“有人刻意在园林里兴风作雨,想制造一个不存在的‘鬼',至于是什么,等宁北辰找上来便知道了。”

    宁北辰弯腰在池子里仔细摸索着,白天光线足,锦鲤们纷纷散去,绕在假山里面看着宁北辰的一举一动,它们探头探脑,就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

    宁北辰突然定住,闭上眼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池子全貌,小心用脚丈量着距离,再次弯腰手指探进池子底部的污物里,搅动了几下,一池子幽绿的水更加浑浊,靳先生不愧是有洁癖的人,马上皱紧眉头,目光望向其它地方,脸上的肌肉更是在抖动。

    终于,哗,宁北辰在池子里站直了身子,手里拎着一个东西:“找到了!”

    “果然是它。”苏雪恨恨地说道:“就这个小花招惹得人心不定,可恶,你还不上来?”

    “不急,这东西还需要导体,不然无法成形。”宁北辰双手掐在腰上,说道:“我有个不请之请,能不能把池子里的水放掉?”

    “这……”老赵和司机同时看着靳先生,这处园林是靳先生的最爱,每一个角落都是他精心打造而成,靳先生双手死命地揉搓在一起,断然点头:“可以。”

    这池子里的水本是死水,若是放出去,只能放在园林里,老赵摇头,这下子园林得不成样子了,但也可看出靳先生弄清真相的决心,宁北辰若有所思,与苏雪四目交汇,彼此都微微点头,宁北辰这个懒汉不想出池子,直接站在池子里等着他们抬水泵抽走。

    水汩汩地冒出去,抽进了附近的植物里,它们贪婪地吸收水分,那些锦鲤临时被放在水箱里,池子底部的情况一点点露出来,杂物,污泥堆满池底,靳先生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宁北辰知道他对污物产生了强烈的心理排斥,由此引发心理反应。

    仅从这一点就能判断,靳先生的洁癖不仅属实,甚至到了严重的地步。

    那么,之前的种种就能想通了,宁北辰让老赵取来工具,将池子里的脏东西弄到一边,彻底地弄出池子里底部,其实是个水泥池子,底部被清扫后露出一些刻痕,靳先生突然间激动不已,扶着轮椅扶手颤颤巍巍地起身,司机和老赵匆忙上前扶住他。

    “以前没有的……”靳先生喃喃念道:“这园林是我亲自监工的,池子里面原来是平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