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玄通死
    当,一声金石撞击之声响起,两人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但剑指相交之间却突兀的炸开了一圈气浪,也多亏了此处的比武擂台坚固异常,不然只是两人此次的初次交锋,怕擂台都会被散逸的劲气炸碎的。

    “哼,倒是有些能耐。”

    玄通对于李贤能够接住自己的第一剑感觉并不意外 ,这一击只是试探,为的就是要确定一下李贤的肉体力量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现在修为了解,身体强度清楚,他终于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道:“但也就到此为止了。”说着,他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柄漆黑的短剑,而后身影一晃,便朝着李贤攻去。

    李贤眉头一皱,一边以苍冥指弹开长剑,一边又以逆昆仑招架黑色短剑。

    玄通这时候取出的黑色短剑一定不是毫无意义的,估计是方才的碰撞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很强,所以才用上了这把不起眼,但却意外 的锋利的短剑,但为何这家伙将这样的攻击利器用在了自己的左手?难道他是个左撇子?

    李贤心存顾忌,玄通却一味的强攻,场中的碰撞之声如暴雨一般密集,李贤一退再退,到后来已变成了一味的死守,看来落败已是早晚的事情。

    “不得不承认,你身体很强,修为也不弱,但就算再强的防御也有疏漏的时候,就算再强的身体,也不可能抗的住这世上锋利的剑器。”

    玄通嘴角的笑容扩算,仿佛已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的攻击更猛烈了,也在这时候李贤找到了机会,不过刺向肩膀的长剑,而是突兀的上前两步,一投身将自己整个人都撞进玄通的怀里。

    在玄通愕然之极,李贤的剑也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荡开了玄通的短剑,而李贤的手仍然没有闲着,在荡开玄通短剑的同时,已经冲着玄通的胸口一指。

    不管李贤的反应多么的敏锐,也不管李贤的苍冥指到底有多厉害,但终究苍冥指不是真正 的剑,在逆昆仑荡开玄通的短剑之时,本应该同时命中玄通胸膛的一指还是慢了一丝,可就是这么一丝差距,已然足够玄通有所作为。

    碰,突兀的玄通的长剑一声炸响,竟然自动解体不,应该说是解体了一部分,它变成了一柄与黑色短剑一般长短的暗红色短剑。

    李贤不经瞳孔一缩,而玄通却露出了一丝冷笑。

    当,又一次清脆的撞响,两人的身影爆退。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暴露出我最大的底牌,实在遗憾啊。”

    玄通平静的声音从兜帽下传出,虽然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但此刻仍谁都应该知道 ,他此时的心情一定不会太好。作为一个优秀的杀手,自己的保命底牌都暴露在了世人面前,那还算什么底牌?

    李贤眉头一挑,此时他总算明白玄通的黑红双剑中的玄机,先让敌人以为黑剑才是玄通的杀招,从而推测出玄通是个左撇子的错误判断,用以吸引敌人的重视,再利用长剑能够迅速的解体之能一击必杀,而真正 的玄通非但不是左撇子,反而自始至终都只是在用最得力的右手,与隐藏着其内的杀招。

    相通此节,李贤都不经暗自冒出一身冷汗,要不是自己当时的反击搬回了局面,要不是自己那一记苍冥指足以威胁到玄通的性命,或许此刻自己真的就死了。

    “怎么,不嘴硬了?我说过,我会杀了你的。”

    玄通死死的盯着李贤左手的食指,嘴角不经缓缓上扬,只因他见到了血珠在滴落,李贤受伤了。

    李贤望着玄通笑道:“为什么你在打架的时候总是喜欢叽叽喳喳的,难道你这是在为自己壮胆吗?还是,你以为就凭你那些粗糙的言语,就能够动摇到我?”

    “嘴硬!”

    玄通决定还是不要再与这家伙耍嘴皮子了的好,至少现在看来,这小子不管实力如何,但真要说道吵架,估计再加十个自己也不会是对手的。

    李贤摇了摇头,他虽然没有两把武器,但他却可以有两个人,在玄通接近的时候,他的身影一阵抖动,等玄通扑空正待追击敌人的时候,却愕然发现 ,李贤居然变成了两个,而且一模一样的两个,自己到底该追谁?

    冷汗缓缓冒出,这家伙难道拥有传说中的分身之术,这还叫人怎么打?到底哪个才是本体呢?

    他还在思考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李贤却已然动了起来。

    两个人也可以成阵,组成最为简单的两仪阵,当然不是说你一个用正手剑一个用反手剑就能够形成两仪的,这跟安子墨的乾坤刀有些相似之处,亏得当初宋雪舞在收债之后给李贤借阅了一番,不然就算是简单的两仪阵,估计李贤也只有麻爪子。

    两个李贤围绕着一个圆圈的轨迹移动,并不断的出招,而且两道身影所形成的圆形越来越小,像是一个封印,就要封印猎物一般。

    观众台上早已目瞪口呆,谁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知道 天罡界修士可从来没见过有谁用分身的,当然就算他们真的见到符舒阳,也不可能认为那就是分身。

    玄通的反应能力的确强da 之极,这是作为一个优秀杀手的必要条件。

    这样的特质李贤曾经在商断魂的身上见到过,毫无疑问,要是商断魂这些年没有多大进步的话,或许森罗殿的第一年轻杀手的名头,就将属于眼前这个玄通。

    但就算玄通的反应再如何灵敏,他此刻面对的却不是仅仅的两个人,而是组成了两仪阵的李贤。

    一个人的防守最大的限度应该是一百八十度,而且绝大多数的人连一百八十度都不可能做到,但玄通的防御仿佛以无限接近与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防御,这已经算是十分罕见的了,但也只是仿佛能够做到,事实上他还是会受伤,敌人虽然只有两个,但给他的感觉却像是无处不在一般,每每他击退身前的攻击,身后的剑已然离他的后心不远

    起初的时候,玄通的防御还算是滴水不漏,但等两个李贤所组成的两仪阵渐渐缩小,等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他终于控制 不住自己内心里烦躁的情绪,开始不管不顾的朝着围困自己的“圆圈”轰击,以期能够破坏这样诡异的循环。

    最凛冽的攻击,便是最强的防御,他坚信这一点。

    这样的理论的确好用,但用在李贤身上却一点也不管用,只见玄通的攻击清晰的砍在擂台的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可却怎么也见不到血迹,而且一连十数剑,擂台上也相应的出现了同样数量的痕迹,但却独独没有一丝血迹,李贤仿佛真的已化身成了鬼魅一般。

    要不是鬼魅,如此近的距离,怎么可能躲开玄通的攻击?

    玄通不明白,观众更是一同雾水,他们只见到玄通整个人仿佛被一个太极圆所笼罩,而后玄通身上不断的多出伤口,玄通疯狂的乱砍。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因为玄通由于失血过多,实在累了,又或许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他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居然不打了。

    圆圈消散,终于露出了李贤的身影,此时他已然变成了一个人,而他的剑已然搭在了玄通的脖子上。

    “不会吧,玄通居然会输,那可是在挑炸n 金字塔层失败后,都能全身而退的强者,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个区域总算出了两个拿得出手的人物,没想到当时玄通竟然还没有出全力!”

    “嘿嘿,到底是两个还是一个,这问题可说不一定哦,要是玄通那小子不肯认输的话,说不定那家伙真有可能杀了他的!”

    场中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甚至连其他三个区域的修士都透过透明结界,将目光投向了李贤与玄通此时所在的擂台。

    不知道 李贤的人在惊叹,知道 李贤的人露出的却是复杂的情形,有了然、有欣慰、但更多的却是在忌惮,而唯一对此产生轻视的却是此时金字塔端的三人之一,只因他是唯一不将场中所有人放在眼里的书圣。

    他饶有兴趣的笑道:“呵,倒是进步不小,但对我来说,你仍然是个猎物呢。”

    李贤没有目光敏感症,当然不会知道 这些人的想法,他此时正低头望着玄通,在思考着这人到底该不该杀?

    “你还不肯认输啊?”

    “哼!”

    玄通不服气的将脑袋别在一边,输人不输阵,他玄通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个词。

    李贤苦笑道:“要是你认输的话,我保证你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我就一剑杀了你,但现在你表现的这么有骨气,我还真有些下不了手了,虽然你这样看起来实在傻的要命,难道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

    玄通还是什么也没说,但却用怪异的眼神望了李贤一眼,仿佛是在说,你这人有病。

    李贤也不气恼,竟所幸收起逆昆仑,蹲在玄通身边,用商量的语气,道:“要不我们来做笔交意 如何?”

    玄通疑惑的望着李贤,不知道 李贤到底又要耍什么花招。

    “你师傅是一位杀王吧?”

    冷不丁的,李贤问出了这么个问题,“但师傅的命终究是师傅的,怎么又会有自己的命重要 ,只要你答ying 取下你师傅的头颅,我非但不会杀你,我还会主动见到你一次认输一次,相信徒弟要想杀师傅会很容易的,怎么样?”

    玄通瞳孔微缩,而后盯着李贤道:“我师傅会为我报仇的。”说着,他的嘴角流出一缕鲜血,居然咬破毒囊自尽了。

    李贤拍了拍手,像是没事儿人一般,迎接下一个对手,不是他心狠,是玄通实在有着不得不死的理由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