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拍卖会(下)
    “下面这件东西,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它才来的,而作为最后的压轴拍卖品,其起拍价我思量了好久,但还是决定将我的风格贯彻到底,起拍价依然是一百万,现在开始竞拍,菩提玉髓。”

    梅逸的声音不大,但此话一出,场中再次静的落针可闻。

    一百万?!这女人莫不是疯了?要是谁实力强到没人敢得罪,是不是就意味着,就算他只出一百零一万,也能得到那菩提玉髓?

    当然有这样愚蠢想法的人不会多,只因要是场中真有这样的人存在 ,估计身为主持人的梅逸也不会将起拍价压的那么低,而梅逸现在不过是放了一记马后炮,谁也不会相信,场中要是出了个不能得罪的竞拍者,她还敢这么宣布 ?

    “五千万,这是剑王山最后的价格!”

    束飞章淡淡的声音响起,场中顿时为之一静。

    他想做什么?为何要报出剑王山的名号?难道他以为现在大家都在西洲就真的怕了他们不成?

    李贤愤愤的想到,但毫无疑问,真正 能够得罪又在这个时候敢得罪剑王山的人或势力还真的不多。

    所谓枪打出头鸟,谁也不愿着第一个与剑王山叫板的人,原本该是最为激烈的一件竞拍品,却落得如此尴尬的局面,实在让人心急。

    梅逸估计也是束手无策,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尽量的装傻充愣,好让他人想清楚个中的利弊。

    李贤突然起身,冲着场中道:“一亿灵玉,抱歉我并没有什么势力靠山来报,但却一定要得到这样宝贝,况且我知道 天罡七圣中现在应该排行第二的柴演柴大人就在这里,所以我当然不会担心什么剑王山,我相信永惠斋会给我绝对的保护。”

    “”

    见过傻的,却没见过这么傻的,现在就算是瞎子也看的出来,这二楼三号房的客人与永惠斋有某种关系了,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别人出灵玉竞拍东西,不偷不抢,谁也说不到别人头上。

    “哈哈哈,好,一亿一千万,这菩提玉髓,我北洲要了。”

    北洲与南洲算是联盟,而对于西洲自然没有多大好感,场中谁都能够猜出,这家伙估计将他卖了也不会凑足一亿灵玉,但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因这些蛮子虽然穷了一点,但是惹火了,怕是比剑王山还要更加难缠。

    “周院也来个最后价格,一亿五千万!”

    周沫儿对此毫无感觉,竞拍个东西,完全对谁谁谁不能造成本质的伤害,但陪同她一起的长老却并不这么认为,这位长老显然更懂得什么叫人情世故。

    “既然三洲都已然有人报价,又怎么能够少了我们承国,我们的价格是一亿六千万。”

    有承国笑面佛之称的董太傅,笑呵呵的冲着台上出声,看起来他真还不是为了什么菩提玉髓,倒像是只为了凑个四洲齐整。

    但要知道 ,他现在的报价非但是最高的,居然还冒着得罪自己盟友西洲的危险,单凭这两样,都无法否认,他是个开玩笑的。

    赵婴讶然道:“太傅,你”

    董老头笑呵呵道:“哦,差点忘记了,你看刚才还嚣张的西洲小子,现在的表情实在叫人害怕 呢,失策失策。”

    “”

    赵婴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太傅你知不知道 ,你这样笑眯眯的,别人见到了会更加生气的。

    宋雪舞忧心忡忡道:“照你的说法,这家伙就是当年的侯万成,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

    “担心什么?他本来就是我的敌人,一心想置我于死地的敌人,难道都已经这样的关系了,我还要担心他的心情?”

    李贤无所谓的朝着宋雪舞笑道:“再则,他已经很强了,要是再得到这菩提玉髓,我怕在此次上古道场之行,就将成为我的墓地,所以这东西,他束飞章别想得到。”

    言罢,他又转身望向拍卖场,而现在的价格已经突波了两亿,那位林少与书圣同样出手了。

    林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得到菩提玉髓,而书圣不但是想得到菩提玉髓,还为了抑制李贤的发展,试问这东西要是落在李贤手上,甚至那家伙有可能一举突po 至圣境,到时候还怎么收拾?

    李贤取出金色卡片,问了问门外的侍者,这才知道 里面居然有十五亿之多的灵玉,他安心不少,这才回到包厢,冲着排名场直接到:“五亿!”

    “五亿?!”

    “什么,是五亿?!”

    “我来个去,这三号包厢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他也是一家商业帝国的公子不成?但是不对啊,又有那家商会有永惠斋财大气粗的?可是即便是永惠斋的大小姐怕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灵玉吧?”

    在很多人看来,李贤就是钱多人傻,要知道 价格在两亿多的时候,已经增长的不够迅速了,谁都知道 玉髓的价值,却无法贸然衡量菩提玉髓的价格,而一般的玉髓要是如拳头大小的,也不过就是一亿五千万灵玉左右,而两亿多几乎已然翻倍,已经是很多人能够接受的极限了,偏偏这个钱多人傻的蠢货直接就叫了一个五亿,他是真疯了,还是为了哄抬价格?

    “我抗议,我很怀疑三号房客人的具体灵玉数量根本就没有五亿!”

    林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小子是在使诈,绝无可能一下子拿出五亿的灵玉,要知道 方才他报价的两亿八千万都还是靠着自己的面子借来的,他可是隐匿家族的公子,怎么可能在财力上输别人那么多?

    “对于十一号房的客人的质疑,我深表理解,但是我可以以我永惠斋继承人的身份告诉 你,三号房的客人的确有那么多的灵玉,但是具体数量,我只能保密。同时我宣布 ,要是出价者没有具有出价的实力,我们将予以清除,不要怀疑永惠斋的实力。”

    梅逸适时出声,但她的这番解释,却让台下的竞拍者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

    五亿还不是底线,这家伙既然无依无靠,那为何会如此有钱?而且清除,注意不是请出,这是要拿命来威胁了吗?

    知道 答案的人不少,其中书圣就是最气愤的一个,新界,一定是新界,该死,这李贤怎么像是天生就克我一样?

    他咬牙,道:“六亿!”

    今天这场拍卖会,就算一样东西也没有拍到,可单是见识了一下这些平时不声不响的修士到底有多富有,怕很多人都已觉得不枉此行了吧?

    书家,那个西洲最强的家族,其实力貌似比起表面看起来还要强呢。

    同时剑王山一众人不经瞳孔一缩,这书圣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梁一洲定定的望着书圣,道:“最近你做的实在不好,我教你的东西像是都教到了狗身上,要是此次你真得到了这样宝物,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书圣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温和的笑道:“老师原来也会生气,更难以想象的是,老师居然是为了灵玉在生气,看来老师也是个人,不像我想的那般清高啊。”

    梁一洲望着依然保持着笑容的书圣,不经笑道:“好好好,就是这样,你一定要笑,若是在绝望的时候,连笑的勇气都没有,你又如何走出困境?”

    书圣闻言一愣,但心里却是嗅之以鼻,怕是你老人家看中了更加完美的躯壳,不愿意马上撕破脸吧?

    杀了我?

    这本就是我这一生中听过最大的笑话,我又为何不笑?

    他眼神一冷道:“这是我的所有财产,加上我身上的武器宝具估计能够凑足六亿,要是李贤还能再出价,我也别无他法了。不过,老师放心,这家伙既然得到了新界,一定不会太穷的。”

    梁一洲瞳孔微缩,他发现 自己已然有些看不透自己这个一手带大的徒弟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李贤眉头一皱,又是书圣那疯子,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谨慎的出价道:“六亿零十万灵玉。”

    “噗!”

    豪爽的北洲老者,一时间憋不住笑容,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这小子倒还真不是个傻子。

    台下也是一片呼声,显然两个疯子里,李贤算是聪明的疯子,而书圣只能被打上蠢笨的疯子这五个大字,没办法,别人抬价的时候他用六千万买了一个垃圾,而他想搬回一局的时候,别人却不咬钩了。

    这还得多亏了梅逸零时起意补充的那条规则,否则,谁是大傻子还真难说了。

    “六亿五千万!”

    就在大家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先前一直沉默的束飞章再次开口了。

    李贤瞳孔一缩,没有丝毫犹豫道:“七亿。”

    束飞章眼中闪过一丝震怒,喝道:“李贤,你死定了!七亿五千万!”

    李贤笑道:“既然我都死定了,又为什么要让你?八亿!”

    束飞章当然不会有这么多的灵玉,但侯万成身为当年慧院的院长,自然不会少了灵玉,以侯万成那样自私的性格,能留个慧院的估计只会是那些建筑藏书。

    难怪慧院会如此穷,李贤甚至接手慧院的时候,连真实的灵玉,一块也不曾见到,都是侯万成这老匹夫害的。

    不过,你丫的再有钱,能比得过别人慈航剑祖?

    束飞章牙齿咬的吱吱作响,终于他一甩衣袖,在拍卖都还没有正式结束的时候便径自离开。

    “八亿第一次!”

    “八亿第二次!”

    “八亿第三次!”

    “成交,今次的菩提玉髓便归于三号的贵宾,虽然永惠斋并没有保护竞拍者的义务,但是出于此次菩提玉髓的价值实在太高,我们将派遣永惠斋大供奉全程保护三号房的客人,直至完全吸收菩提玉髓为之。”

    梅逸的声音响遍全场,那些早已麻木的竞拍者,终于被这缕缕仙音拉回了现实。

    她接着道:“感谢大家对永惠斋的支持与信奈,期待下一次与各位见面。”

    人群散场,有的叹息、有的失落、有的激动、有的悲伤但毫无疑问,这场拍卖会没白来。

    咚、咚、咚,三声闷响,李贤知道 ,最让自己为难的时刻到了。

    门开了,但却是老实巴交的柴演,哪里有梅逸的半点影子。不知是怎的,原本担心两女见面之后,自己又是一阵尴尬,但发现 梅逸并没有来的时候,心里又难免有些失落,这是矛盾的心情。

    不过,估计梅逸也是怕让自己为难,真是个贴心的女人。

    他冲着柴演抱拳道:“柴前辈,麻烦你了。”

    柴演望了望宋雪舞,又望了望李贤,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自己的脑袋扭到了一边。

    柴前辈柴前辈,亏自己当初还救过这小子,亏自家小姐对这小子一往情深,真是将真心喂了狗。

    李贤尴尬的挠了挠头,笑道:“看来柴前辈最近心里不畅快,那我就不打扰了,雪舞,我们走。”

    他不第一时间便走,一是怕梅逸来找自己却先走了,二当然便是为了拉走柴演这位保镖,殇的确也很可靠,但再可靠又怎么能够和天罡七圣比?

    宋雪舞不笨,大概也猜出面前这个看起来老实的汉子是为何这般傲气,她自然不会喜欢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只是应了李贤一声,便跟着李贤走了出去。

    柴演两眼一瞪,这些个小娃娃,怎么如此不懂礼貌,难道没看出老前辈生气了?就算不认错,也该寒暄几句好吗?

    良久还是没有声音,柴演总算放气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可死不得啊

    “林少,看来此次我们失算了。”

    精明男子腆着脸,凑到林间的身边道:“但谁又能够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身上会带了那么多的灵玉?”

    林间一掌拍碎几案上的茶水,瞪着精明男子道:“瘦猴,你个蠢货,能不能说些别的?”

    精明男子眼珠一转,笑道:“听说吴剑那小子今次没有去参加拍卖会,一个人闭关修练 ,要是我们这个时候去通知他李贤的行踪,林少你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间眼前一亮,笑道:“天罡七圣可不是吹的,他自然会死的不能再死,只是他要是躲过了此劫,要是让上头知道 了,你我岂非人头不保?”

    唤作瘦猴的仆人笑道:“虽然此次一切事情都是殇供奉一手主张的,但是据我推测,殇供奉这么做恐怕并不是为了什么劳什子祛除林少的障碍,怕是另有图谋,而吴剑与陈枪两个家伙,虽然实力非凡,也不似用的是真名,怕是与殇供奉脱不开干系,因此,我敢断定,就算林少想法子将这两个讨厌的家伙都一并除去,也绝不会传到家主的耳朵里去。”

    林间一想前后不经有些意动,但还是谨慎道:“可是,这些都是建立在你的揣测之上,万一是错误的,我岂非真的完了?要知道 ,陈枪还好,但那个吴剑用的可是剑王山的剑法,以他的实力在剑王山的地位一定不会低,要是事情一旦暴露,我怕整个林家都难保我性命。”

    知道 答案的人不少,其中书圣就是最气愤的一个,新界,一定是新界,该死,这李贤怎么像是天生就克我一样?

    他咬牙,道:“六亿!”

    今天这场拍卖会,就算一样东西也没有拍到,可单是见识了一下这些平时不声不响的修士到底有多富有,怕很多人都已觉得不枉此行了吧?

    书家,那个西洲最强的家族,其实力貌似比起表面看起来还要强呢。

    同时剑王山一众人不经瞳孔一缩,这书圣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梁一洲定定的望着书圣,道:“最近你做的实在不好,我教你的东西像是都教到了狗身上,要是此次你真得到了这样宝物,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书圣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温和的笑道:“老师原来也会生气,更难以想象的是,老师居然是为了灵玉在生气,看来老师也是个人,不像我想的那般清高啊。”

    梁一洲望着依然保持着笑容的书圣,不经笑道:“好好好,就是这样,你一定要笑,若是在绝望的时候,连笑的勇气都没有,你又如何走出困境?”

    书圣闻言一愣,但心里却是嗅之以鼻,怕是你老人家看中了更加完美的躯壳,不愿意马上撕破脸吧?

    杀了我?

    这本就是我这一生中听过最大的笑话,我又为何不笑?

    他眼神一冷道:“这是我的所有财产,加上我身上的武器宝具估计能够凑足六亿,要是李贤还能再出价,我也别无他法了。不过,老师放心,这家伙既然得到了新界,一定不会太穷的。”

    梁一洲瞳孔微缩,他发现 自己已然有些看不透自己这个一手带大的徒弟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李贤眉头一皱,又是书圣那疯子,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谨慎的出价道:“六亿零十万灵玉。”

    “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