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走路坐车
    三天后,永惠斋在千幻山举办的大型拍卖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李贤此次所受的伤倒不似当初秩序所造成的那般狠,这就像是一个是外伤一个是内伤一样,外伤看着恐怖但却好的快,而内伤却是看着不怎么样,有时候甚至连一点异样都没有,但想要好起来,却难得要命,甚至很容易便会真的要了人的命。

    宋雪舞变的更虚弱了,而且李贤敢断定,她此时所受到阴死之气的折磨更为痛苦,只因她的实力降低了,抵抗能力自然会弱上很多。

    如此状态,不要说去参加什么上古道场排位战了,就算是能够撑住多久,李贤都不知道 ,甚至他现在最害怕 的事情便是,某天自己醒来,却见到一个怎么也叫不醒的尸体。

    他对宋雪舞更加爱hu 了,用无微不至来形容,都显得有些不足,只是宋雪舞像是真的铁了心与他作对一般,什么事情总是与李贤唱反调。

    “雪舞,你身子弱,明天我们就坐马车,要是你嫌弃晒不到太阳,我去给你弄一辆牛车来怎么样?”

    李贤满心欢喜的望着宋雪舞的侧脸,他实在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太好了,既能够驱散阴死之气,又能够让宋雪舞不会被累着了,真是个天才想法。

    “不坐,难道你不觉得,那样太寒碜了吗?”

    宋雪舞毫不顾忌的打击道:“还有,我走路。”

    “”

    李贤就算早已习惯,但还是不免此时满脑子黑线。

    难道女人都是这样子的?没确定关系的时候,你侬我侬的,要是一旦确定了关系,再温顺的绵羊都会变成母老虎?

    他现在总算有些明白,为什么梅老头每次出场的时候都那么标新立异了,第一次见面他穿着睡衣,第二次见面,他系着围裙,估计他家里也有一个河东狮吼吧?

    想的太远了,李贤甩了甩脑袋,正色道:“你的元力被压制,你的神念又损耗过巨,按我的说法,你最好这段时间,哪里也不要去。”

    宋雪舞笑道:“我哪里也不要去,不是正中了某人的下怀,你现在身体虽然恢复的不错,但实力也同样差的要命,殇可只是暂时将那三个家伙赶跑了,要是你乱跑,不怕被逮个正着?”

    李贤皱眉道:“拍卖会上有样对我很重要 的东西,我一定要去的。”

    开玩笑,自己全身家当都砸进去了,要是没得到菩提玉髓,自己留几座山的灵玉又有什么用?

    宋雪舞笑的更深了几分,但眼睛里却冷的可怕:“是呢,前些天那姑娘的确不错,对你来说也的确重要 的很,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这谁都能理解的。”

    “宋雪舞!”

    李贤大声道:“你要不要总和我作对好不好,你知不知道 ,这样很让我难受?!”

    宋雪舞低着头,止住笑,而后伤感道:“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怕自己再喜欢上你,我怕在你又离开我的时候,我会更难过,更伤心,所以我一定不能动心。”

    李贤上前,抬手轻抚宋雪舞那柔顺的长发,柔声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冲你发火,更不该对你没有耐心,你变成这样是因为我,你伤上加伤还是因为我,我又凭什么冲你发脾气?”

    宋雪舞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她的确怕自己再次深陷,因为她付出的感情总是迎来背叛和利用,他不想再重蹈覆辙,所以他单纯的以为,只要一切都不按照李贤说的做,不接受李贤任何好意,她就能够真正 的做到不动心,但她想的实在太简单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又其能是“接受”与“拒绝”这两个简单的词汇就可以概括得了的?

    李贤深吸了口气,道:“你应该相信我的,即使你不相信花言巧语,难道那天我在面对殇的时候,还不能证明吗?”

    是啊,那天自己岂非已然动心了,而且这心一动,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不是吗?

    宋雪舞终于扬起头,道:“那你告诉 我,你和梅逸到底是怎么回事?”

    “”

    李贤差点就一头栽在了地上,说来说去,不还是回到了原点,看来不说清楚,这妮子是不会死心了。

    于是李贤一五一十的从头道来,从梅逸的无声帮助 ,再到结识,再到新界时候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再到那天在客栈时候的变相表白,以及后来梅超群逼婚的事情。

    宋雪舞认真的听着,而后她盯着李贤道:“这么说来,你还是喜欢她的?”

    李贤虽然很想说不字,但望着宋雪舞认真的眼神,他还是点头道:“是的。”

    宋雪舞一愣,道:“但你也说喜欢我的?”

    李贤一把将宋甜儿搂在怀里,道:“是的我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但却可以为你放气 她。”

    宋雪舞还是有些愣愣的道:“这又是为何?”

    李贤苦笑道:“世上的好女人那么多,我对于美女的免疫能力又不强,要是喜欢了就要跟别人一辈子在一起,那岂非我以后要取好多的老婆?”

    宋雪舞眉头一竖,道:“好多,那你还遇到了哪个自己喜欢的狐狸精?!”

    李贤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她的确还真是个狐狸精。”

    “李贤,你真的是个混蛋!”

    宋雪舞气愤的摔门而出。

    李贤实在搞不明白,不是常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为什么自己都一五一十的坦白了,她对自己的态度还是这么严?

    “殇,去准备 一辆马车,就说我说了,明天是个好天气,走路也不错。”

    李贤一脸正真的冲着躲在房偷听的黑袍殇说道,像是他真的已然听取了宋雪舞的话,不在打算坐马车了,但既然都不坐马车了,又为何要准备 马车?

    殇平静的望着星空,对于李贤的命令像是置若罔闻,但他总是以沉默来表示自己答ying 了的,只因这样最为省事。

    凉凉的夜风刮过他略带胡茬的脸,在月色里,那张永远一成不变的苦瓜脸竟恍惚间浮现出一丝笑意,这样的主子,貌似的确有些意思呢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