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虚张声势
    众人很快便知道 了答案,只因在众人正疑惑与期待的时候,那个铁壁刀圣要等的搭档已然来到了场中。

    铁壁刀圣笑的还是很自信,而梁师在见到了那所谓的神mi 高手之后,不经同样笑了起来。

    这世上能够威胁到他的人真的不多,要是来人是天罡七圣中的任何一位,或许他还会有所顾忌,但偏偏来人只是个做生意的,当然这个生意人的确是一个圣境,但也只是个圣境而已。

    他心中大定,施施然道:“经商有道何掌柜,久仰。”

    这人的确是何掌柜,当年硬要买李贤潜龙匕的那个何掌柜,他当然是个圣境强者,但是比起他来,为什么不是让柴演那样的强人前来,李贤的眼中不免闪过一丝担忧。

    而何圆脸此时已不知道 该做何表情,只见他硬着头皮走向何掌柜,低声道:“祖爷爷!”

    何老头满意 的点了点头,又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李贤,这才转身望向梁师,道:“梁师是不是在庆幸来的不是柴演,而却是我这么个能够被你随意拿捏的糟老头子?”

    梁一洲一愣,不知道 这位以和气生财闻名于世的何掌柜,为何今天一出口就话中带刺,但还是微道:“何掌柜眼力不错,不过也至少说错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不管来的是你还是那柴演,你们今天也一个都走不了。”

    何老头玩味的笑道:“你当然可以这么说,只因你与梅旭那厮早就狼狈为奸,永惠斋现在不要说是柴演那样的强人,就算是一个有些实力的圣境都不可能现在出手。”

    梁一洲笑道:“不不不,或许你们的家主有出手的机会,但或许是因为那位老供奉实在太老了,又或许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李贤这个女婿,于是他选择了袖手旁观,但不管怎么样,我真的很好奇,你又为何要出来,难道你嫌自己实在活的太长?”

    李贤一愣,这事情,居然也能跟自己扯上关系?是因为这些人太小气,还是因为自己太容易拉仇恨?

    他心里想着有的没的,但何老头却管不了他那么多,只是道:“我当然不该来,但既然我来了就一定不会不起作用,要知道 老头子我活这么久,可从来都没做过一次亏本买卖。”

    何圆脸这时候不知怎的,脸上居然满是感动之意,估计他总算知道 自己这位平时对自己严苛的很的祖爷爷原来是最在乎他的人,他的确不该来,但为了自己的重孙,他却不得不来。

    梁一洲扭头望了书圣一眼,示意让其离开的远一些,这才道:“你虽然活的不算短,但人生在世,又怎么可能一路顺风,今天或许就是你亏本亏的最大的一次。”说着,他亮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柄寒光森森的剑。梁一洲也用剑,但他的剑却并没有上什么神剑榜,只因他几乎能够用这世上的所有兵器,而他有个习惯,那便是场中只要有什么武器,他便用什么武器,而这柄剑,恰巧就是方才文汇楼的那些小喽啰们中的一个留下的。

    一个连自己的兵器都会被吓掉了的小喽啰,他的武器自然不会很好,要是神器榜也将这剑排进去,估计会成为天下间的笑柄,而要是将梁师用过的兵器都排进神器榜,那估计这世上有很多剑师,刀宗,枪王什么的,会丢掉原本就拥有的头衔名号。

    说这些当然不是为了废话,只是想说明一件事情,那便是这个梁师,懂得运用的武器种类很多,而且貌似样样都很精湛。

    而他亮出了长剑,便只会有一件事情将要发生,那便是他要动手了。

    没有强da 的气势,更没有什么风声鹤唳,鬼哭狼嚎,有的只是一种压抑,一种只要那一剑刺出,选谁谁死的压抑。

    场中已落针可闻,一群人面对着一个人,却是一群人个个面如死灰,而唯一的旁观者,那个无辜的驿站掌柜,此时却是兀自躲在自己的床底下瑟瑟发抖,让人见之却觉得恐惧。

    何老头脸色同样有些苍白,但这时候却不得不开口,道:“李贤有样封印,不知梁师你知不知道 ?”

    梁一洲闻言不经面色一滞,道:“你说那是《三梵印》?”

    何老头点头道:“三梵印。”

    梁一洲却突然冷笑道:“或许你在没有与我说这话之前,便用出此印,以你们两个圣境强者的生命力倒是能够将我给耗死,但现在,你认为这小子结印的速度能够快过我的剑?”

    何老头摇头笑道:“当然不能但不巧的是,这小子与我的关系不错,他早已将那印法传给了我,因此,不管现在你是杀了我还是杀了李贤,都将迎来两人合力后的三梵印,你说你本来就活了好久,能够挺的过两人的联手吗?”

    梁一洲脸色不经有些难看,杀了李贤,何老头与铁壁刀联手,杀了何老头,铁壁刀与李贤联手,而杀了铁壁刀,何老头又会与李贤联手,但不管是换做杀谁,他都将面对必死的局面。

    何老头说的很对,他的确活了好久,灵体虽然还能撑住些时候,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已然坚持不了几年了,可跟情报判断,这李贤的三梵印,不但连元力生机都要吸收,甚至连神魂灵体,或许都能够一同被其吸走,这是谁也不愿意面对的东西,就算是一个将死之人。

    梁一洲面色一阵挣扎,但是很快便面色坦然道:“这次你们赢了。”说着,他随意的丢掉手里的长剑,便转身离开,果然是个拿得起放的下的枭雄人物。

    李贤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话,他此时脑海里唯一一个问题便是,自己什么时候将《三梵印》传授给了何老头?没有修练 果《长春术》的何老头得到了《三梵印》又真的能用?

    毫无疑问,这只是个谎言。

    何老头不清楚李贤《三梵印》的修练 方法与效果,但却相信,既然永惠斋查不出,那他梁师也一样不会知道 ,但毫无疑问,他们都已知道 了李贤有一样拼命的底牌,于是便有了这一次的虚张声势。

    当然,要是梁师不惜命,硬是要杀一个,那也一定不会是李贤,只因比起杀李贤后的两位圣境联手,他一定会选择一个圣境来杀,而后再承受一个圣境与离尘境强者的联手,或许还能挺过去。

    只是,貌似这位梁师对自己的生命还是很在意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唬走。

    李贤面露喜色,正待上前寒暄几句。

    却不料,何老头突然脸色大变,来不及多言,便是一掌将李贤拍飞了出去,而就在此时,一道雷霆般的剑光像是一条黑线,透过了何老头的身体。

    待恼羞成怒的李贤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却见到那个爱开玩笑的何掌柜,此时的胸口处正多出了个窟窿,脸色的愤nu 化作了错愕。

    刚才,要不是何老头临危一掌,自己此刻估计与他一样,被一剑刺穿了,到时候一箭双雕,真是好狠的算计。

    “现在,我想他一定没时间再施展什么三梵印了。”

    梁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有些虚弱,但难掩言语中的一抹自得之意。

    为了防备这家伙去而复返,李贤还专门用神念检查过四周,而在它神念百里范围之内都没有发现 有何异常的时候,这一剑却还是刺出了,是梁一洲有什么躲避神念查探的秘法,还是他这一剑本来就是百里甚至更远的距离刺出的呢

    李贤想不明白,而何圆脸却已然扑在了何老头的身边。

    “祖爷爷,祖爷爷,你快起来,我以后一定不做亏本的生意了,你看今次我请到了李大上仙,不就是很赚的一笔买卖?祖爷爷”

    何老头虚弱,道:“做生意哪有不亏本的时候,祖爷爷只是觉得你这小子的确是有些傻,恨铁不成钢罢了,其实你这性子我倒是很喜欢的,谁让我平时总是遇到些阴险狡诈的老家伙,你就算是个吃腻了山珍海味的清汤白菜吧,而今次倒也并不是全都为了你而来,小姐是死求白赖的让我来,我是看着小姐长大的,说起来,我对她或许比对你还要好,于是我便来了。”

    李贤当然知道 ,何老头是想让何圆脸不要自责,但貌似何圆脸也不是个真傻子。

    他搂着何老头道:“我不管,我只知道 ,这世上只有祖爷爷你对我最好,所以你一定不能死。”

    何老头对此只是笑笑,他望向李贤道:“小姐也是身不由己,不要怪她,我这条老命,算是为小姐赔罪了。”

    “何老前辈,你言重了。”

    李贤此时正在为何老头灌注元力,闻言不经有些自责道:“倒是我,本来出于好心,却不想帮了个倒忙。”

    “不用浪费元力了,那老家伙是从三百里外放出的这一剑,估计就是我的神念查探,让他找到了破绽,要是我们真的有底气,有何必神念查探,真是多此一举。”

    何老头无奈的苦笑道:“我怕是活不成了,你与赖老头最好是这段时间形影不离,只因那老家伙说不定还会再做偷袭之举。”

    “他跑了?”

    李贤闻言一惊。

    赖老头一脸后怕道:“这老家伙谨慎的紧,一击之后便带着他那宝贝徒弟遁走了,估计是怕你发起疯来施展那什么《三梵印》吧,况且百里之外取人性命,甚至还是个圣境强者,估计他现在的情况也不一定能好到哪里去。”

    李贤也是一愣,的确自己只试过短距离的施展三梵印,为何不用用长距离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