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慧一的剑
    铁壁刀圣带着自己徒弟的尸体离开后,场面顿时让人觉得有些冷清,李贤幽幽的饮着酒,像是今天根本就不急着赶路似的,而商队里的其他人却安静的出奇,不管是能言善辩的何圆脸,还是划拳行令的随行护卫,就连那八面玲珑的驿站老板,此时都变的安静起来。

    不过这样的安静实在持续不了太久,只因今天驿站的生意像是格外的好,铁壁刀圣刚离开不久,就又来了一批客人。

    或许这些人已算不上客人,只因他们清一色的黑衣长剑,鱼贯而入驿站之后,既不落座也不点菜要酒,他们只围着一群人,李贤他们一群人。

    领头的黑衣人正是当初与柳文汇回报的那个黑衣人,此时他站在场外,抱剑而立,看起来倒的确有些高手风范。

    何圆脸即使心里有千般的不愿意亲近李贤了,但此时此刻,他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朝着李贤所在的位置挪了挪凳子。

    “没想到,这次来的会是你,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仇怨啊?”

    李贤平静的放下酒碗,望着场外的那个黑衣人,道:“慧一,好久不见。”

    当然这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与李贤有过一面之缘的慧一,曾经慧院柯景龙手下的头号杀手,十多年不见,慧一当初的锋芒毕露,此刻已变得内敛了很多,当年能够与赵婴一较长短的他,这些年的实力又到了什么地步?

    慧一对见到李贤却是丝毫都不觉得惊讶,只因他从一开始就已知道 自己的对手会是李贤,圣境强者固然是厉害,但那也得要圣境强者脑子不怎么好使才行。

    柳文汇显然并没有意识到,一个傻子怎么可能修成圣境,他借刀杀人计划的最大缺点便是,根本就找不到一把可以借用的好刀子。

    他淡淡道:“要杀一个人,不一定都要和对方有仇,不是吗?”

    李贤点头认同,道:“但是貌似你们这点力量,实在有些不够,看你这打扮,估计也就是个小头目,我真不明白,以你的资质,为何总是在替人做事?”

    “或许在今天早上之前,你说的倒是很对,但是在今天早上之后,我已不再是个小头目,只因我现在已是文汇楼的主人。”

    慧一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热切,只因这样的机会他实在等了太久,当见到柳文汇那又瞎又难以置信的脸,他心却高兴的像一只饮饱血后欢快舞蹈的恶魔。

    他接着道:“我已然无牵无挂,活在这世上,或许就是为了向世人证明曾经天罡界出现过慧一这么一个人,我默默无闻太久了,甚至很少走在阳光下,就算是再好吃的菜吃久了,也会想着换换口味,更何况这样的生活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样好菜。”

    “因此,我不想再沉默下去,更不想再活在阴暗里,我要光明正大的走到人前,我要受世人敬仰,而不管是替人办事,还是做了文汇楼的掌舵人,都不过是我走向巅峰的一块垫脚石罢了。”

    李贤摇了摇头,道:“走上人生巅峰的事情有好多,至少我觉得对于修行来说,你就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但你为何固执的认为,要走上人生巅峰,就一定要有强da 之极的势力?难道你要是成了传奇境强者之后,这世上还会有你在乎的所谓大势力?”

    慧一摇头叹息,道:“我当然也想靠自己的实力,但我却不能,只因我已永远做不了什么传奇境了。”

    李贤闻言不经为之动容,这就像擅长酿酒的不能酿酒,擅长打猎的无法打猎,擅长用刀的不能用刀,擅长修练 的不能修练 ,这是一种苦恼,这是一种悲哀,慧一的遭遇实在很不幸,现在又面临着无法以修行登上人生巅峰的困境,却依然不曾放气 ,就算李贤此刻也不得不对慧一这个只是见过两面的人,心生佩服起来。

    但佩服归佩服,他可不认为慧一这么做就是真正 的正途,只因一个事情,若是在以破坏别人利益的基础上来达到自己的满足,那这件事情一定不是件好事情,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正道。

    像慧一这样的修行天才,且意志又坚定的一个人,这世上想要让其停止修行脚步的事情实在不多,但偏偏慧一现在却已认定自己无法再修行的道路上有所建树,这又是为何?

    想到此处,李贤不经好奇,道:“为何你认为自己到不了传奇境?”

    慧一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之意,而后道:“这好像并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要知道 ,我今天来的任务便是要你的命。”说着他也不指挥自己的手下,只是脚步一震,他怀抱的那柄长剑便自动出鞘,而后直挺挺的便刺向了仍然端坐在凳子上的李贤。

    慧一的剑招永远都是那么单一,当初他就只会些挑、砍、劈、刺,现在他用剑虽然从用手变成了不用手,可貌似任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李贤一见这简单之极的一刺,却不经脸色大变。

    圣境,居然是圣境,难怪此次逍遥榜上没有慧一的名字,当初在青云榜的时候,慧一的名字貌似便消失了,难道在那个时候慧一早已成就了圣境之能?

    他原本有些随意的脸色不经因此变得凝重起来,不过,貌似慧一的圣境,又与其他任何一个圣境有些不同,只因他的人在出剑之后,像是已完全失去了修为一般,完全已成了个普通人,而他的修为,甚至精气神却全都凝聚在了那柄暗红色的长剑之内,倒像是剑才是真正 的主体,而慧一本人,却像是成了此剑的一样储存元力的躯壳。

    毫无疑问,现在的慧一很脆弱很脆弱,但是想要击败慧一,却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只因那柄宛若活物的暗红色长剑便是个最大的麻烦。

    李贤自认自己的剑速已然很快,但跟这柄暗红色的长剑比起来,实在慢了太多,只因他现在还来不及出剑,而那柄暗红色的长剑却已然出现在了他的眉心。

    退,当想到退的时候,李贤的人便已然出现在了客栈之外,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他当然不会绕着弯子的走正门,而是直端端的便撞碎了身后的墙壁,以小寸步最大的能力瞬间退出了二十余丈。

    暗红色的长剑穷追不舍,丝毫没有给李贤喘息的机会,似乎修士必要的换气攻击,在长剑身上根本就找不到丝毫踪迹,亦或可以说是,暗红色长剑的气息很长,长到就算变招也不会有丝毫停滞。

    李贤虽然没有摆脱暗红色长剑,但他最少现在手里却多了一柄剑,且在间不容发之际,将长剑竖在了自己眉心。

    当,一声金石撞击之声响起,清脆且短暂,人们还来不及回神,却只觉地面凭空一震,接着平底起风,极战路上本来尘土不少,顿时整个路段,整间驿站,都弥漫着灰蒙蒙的尘土。

    众人还没有从这样突兀的变化中回过神来,那“当当当”的撞击之声却再次响起,且响声越来越密集起来,就像是音乐走进了高潮部分,又像是越来越强的暴雨。

    暗红色长剑的攻击的确如狂风暴雨,李贤就算已剑速见长,此刻亦只有招架之功,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不得不靠着身体的强da ,来硬抗一些危机的剑招。

    神念运剑本就不如人手持行剑来的快,但此时暗红色长剑非但很快,且像是攻击永远没有尽头似的,直到此刻李贤才终于相信慧一的确是无法到达圣境了,只因他的整个人,都献给了眼前的这柄剑,而若这柄剑想要变成一柄传奇境界的剑,却是千难万难,只因人剑合一的路本就是条死路,这世上从来就不曾有过能够靠着一柄剑成就巅峰的人。

    换言之,李贤现在并不是在与慧一战斗,而是在与眼前的暗红色长剑战斗。

    而剑,当然不需要 换气,更不需要 遵守着人类的出招路数,所以,即使此剑同样只会些挑、砍、劈、刺,但却比慧一当年的剑,来的更诡异,来的更让人难以防备。

    想到慧院传承中的人剑合一,李贤不经有些头疼起来,据记载很早的时候,剑师都将自己的当做自己的生命,而且通过自身的鲜血神念为媒介,与自己的剑进行沟通与温养,久而久之,剑中自会生灵。而剑所产生的灵,总是根据当事人当时的情感色彩来决定的,这就意味着,不是每一个人的剑灵都是纯洁正直的,它们有的的确很正直纯洁,但有的却爱调皮捣蛋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更有的甚至成了邪剑,嗜血之剑。

    前面两种倒是还好应付,但要是遇到了最后一种,其主人自然是第一个遭殃的人。

    而看眼前的情况,估计慧一便是这样不幸的人,他温养出了一柄邪剑。

    是什么,让他放气 了大好的修行前途,却去走一条速成且无法到达巅峰的死路?又是什么,让他心境大乱,导致了温养出了人剑合一中可谓是最糟糕的邪恶之剑?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