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至尊宝藏上
    炼狱塔只有九层,但李贤现在却到了不存在的第十层,这是一处充满雾气的金色空间,空间不大,那摆在中心最为显眼位置的石棺自然显得很是醒目。

    显然,要是新界最后的掌控权真能被得到,那其中关键的东西绝对会在这棺墓内,不然李贤自己都想不出还有哪里会藏着好东西,因为在这处空间里除了这口棺材,真的很难再找到其他任何东西,甚至连一只蚂蚁都不可能找到。

    “打开棺墓,你将成为新界的新主人,打开棺墓......”

    心底那声音再次响起,李贤不经眉头一皱,这个时候这声音听起来变的有些急切,像是比他自己还要更加渴望棺墓内的东西一般。

    他不经冷笑着取出那面黑铁面具,道:“你一直在利用我?”

    黑铁面具静静的躺在他手里,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异状。

    “注意你很久了,你还装?!”

    李贤一脸冯定道:“让我来猜猜,起初束乐半带上了你,怕你就是这样不停的诱惑其到这里来,但中途却不幸遇上了我们,当最后要将你击落的时候,你吸走了束乐半最后的魂,不然已身为圣境的束乐半不可能死的那么彻底,我们都判断错误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不管一个人有没有鲜血,只要带上你,就一定活不了,只因你不但需要吸收人的魂,还有吸收人的精气神、血肉骨。”

    “所以束乐半几乎变成了一具干尸,而侯万成,在最后被重创之后,你所幸将侯万成那老家伙的魂一并收了,反正我最近的表现也不错,与其耗费精力来扶持一头豺狼,不如趁他病要他命,而我非但比侯万成好对付,最重要的还是用我更省心,不用你出丝毫力气便可以坐享其成。”

    “但或许你太渴望这棺材里的东西,而且你做出的提示总是那么人性化,你完全已经超出了一个器灵的情感太多,所以答案只会有一个,你是一个人的魂,而且十分古老,甚至你有可能是当年慈航剑祖的敌人,我说的对也不对?”

    黑铁面具还是没有动,像是它真的只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面具,但它真要普通又怎么会引出这么多的事情。

    李贤眼神微寒,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何到这个时候你还不肯现出原形,但我对侯万成说的话真的没有骗他的意思,我真的有能力毁了你。”

    黑铁面具轻微一颤,这绝不是害怕,反而像是在对李贤无声的嘲笑。

    李贤突然笑道:“既然你活的够久,那你一定听说过三梵印这种东西吧?你的外壳我的确打不开,但要是我对你施展此印,相信以现在虚弱的你,一定活不了,你说你要不要试试?”

    黑铁面具陡然离开了李贤的掌心,悬浮在空中,像是极其戒备李贤一般,又像是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做些什么。

    李贤却笑道:“你看,你果然能够听懂我说话。”

    就在这时,黑铁面具突然“噗”的一声轻响,原本那坚固无比的面具却突然化作的一团剧烈翻滚的黑雾,而后是一只苍白干净的脚从黑雾里踏出,接着是整个人。

    李贤镇定的望着面前显得有些妖异的男子,忍不住细细打量起来。一身兽皮,赤足长发,最关键的是在男子眉心处有着一柄血剑印记,让其看起来平添了一分尊贵与神秘。

    “你很聪明。”

    男子的声音富有磁性,若是李贤是个女子,说不定现在已经爱上了他。

    好在,李贤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男人,所以男子的魅力就算再大,也不可能让李贤产生丝毫亲近之感,反而男子越是表现的如此镇静,他越是感到不安。

    镇静岂非表示着男子并不惧怕自己所谓的三梵印,是虚张声势,还是男子本就有这样的本事?

    李贤不知道,但在男子无形的气场下,他居然相信是后者。

    男子望着愣神的李贤,道:“你不是想让我出来吗,怎么,现在却怕了?”

    男子说话说的很慢,几乎每一个字之间的停顿都是有迹可循,仿佛有着让人无法自拔的韵律,李贤一直羡慕女人天生就有着很多男人不曾拥有的优势,但现在他却庆幸自己是个男人,简直庆幸的要命。

    他回过神来,淡淡道:“你是谁?”

    “我是谁?”

    男子一愣,旋即笑道:“你第一个问题便问住了我,只因我现在也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但我眉心又把血剑,你便叫我血剑可好?”

    李贤点头,算是接受了男子的解释,但貌似这样的气氛有些不对,但到底哪里不对,李贤自己也察觉不出来。他只能接着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道:“你和慈航剑祖有仇?”

    血剑摇头道:“我也不记得这事情了,但我却知道这棺材里有样东西,我一定有用。”

    李贤道:“所以,你诱惑束乐半开启了新界,有接着诱导我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这里面的东西?”

    血剑点头道:“一点也不错。”

    李贤又问道:“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你为何不自己去取,反而非要让别人帮你打开这棺材?”

    血剑毫不避讳道:“只因这棺材上附带着传承禁制,非通过炼狱塔最终试炼的人绝无法安然打开,我虽然不记得很多事情,但却知道,我一定打不过那个老家伙。”

    李贤皱眉,只因他发现只要一说到慈航剑祖这个名号,血剑的情绪就会变得不太平静,而且慈航剑祖是老家伙,那这家伙自己?

    他平静道:“所以你要让我为你打开这棺墓,即使我现在已经发现了你的阴谋,你也这样认为?”

    血剑再次摇头道:“你猜对了很多事情,但却也猜错了一些事情,比如我这阴谋,不不不,我这怎么能够算是阴谋,这明明就是阳谋,你看你需要出去,需要慈航剑祖那老家伙的传承,甚至需要整个新界,没人能够抵挡如此巨大的诱惑,显然你也不能。”

    李贤不在乎什么传承,更不在乎什么新界的归属,但他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自由,而且就算他真的连自由都不在乎,但那些新界中的修士却一定会在乎,那里面还有着他的朋友,他不能让他们也陪着自己一样困守在这新界。

    他叹了口气道:“这的确是阳谋,而且你的确成功了,但问题是你怎么能够保证,到时候你取走了你所需要的东西之后,又心生贪婪,想要加害于我,到时候,我岂非只是百忙一场?”

    的确这棺材就像一个聚宝盆,谁也保不准到时候这暂时唤作血剑的男人会不会过河拆桥。

    血剑笑道:“你当然可以先试试你那三梵印,到时候一旦除去了我,自然就没有了这样的顾虑,到时候就连我想要得到的东西都是你的。”

    李贤默然,只因他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血剑却接着道:“但直到现在你都还没有动手,只因你已经意识到你那所谓的三梵印用在我这样本就已经是个死人的身上一定不会有任何作用,所以你拿我没办法,那么你除了打开棺墓还能做什么?”

    李贤浑身一震,这男人难道有透心术不成?

    他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只有赌一把了,就赌你这看起来就邪恶的要命的家伙,是个守信的人?”

    血剑笑道:“一点也不错,我不是个喜欢浪费时间的人,我希望你也不会是。”

    李贤点头道:“如你所愿。”说着,他已将自己的右手搭在了棺墓之上。

    碰,突然那枚一直被李贤带着身边的铭牌突然炸开,碎成点点金光,而后铺在古朴的石棺之上,像是为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

    接着,石棺的盖子缓缓的打开了,而这整个过程中,李贤的手竟都不曾用力,。

    待棺盖整个被挪开,棺身却突兀的出现一圈气浪,吹散了原本停在棺材上方的金霞,而吹散了周围浓郁的雾气,血剑的黑雾也不幸被波及,但他早早的便退出老远,这时候的伤害对他来说显然已无足轻重。

    李贤却仿佛丝毫都不曾受到那圈气浪的影响,此刻他正愣愣的望着石棺内里。

    里面毫无意外的躺着个人,一个肉身完好的老人,而且老人的眉心也有一柄剑,却是一柄纯白色的小剑,若不是连探知其却是没有丝毫生机,真可能以为这是个喜欢躺在棺材里睡觉的怪老头。

    老人的右手边是一本书,左手便却是一颗普通的石子,还有......什么也没有了。

    这就是所谓的至尊宝藏,李贤不免有些失望。

    但血剑显然一点也不失望,他身形一转,再次化为黑色的浓雾,而后翻滚雀跃着便拥进了那具老人的尸体,立时那躺着的老人睁开了眼睛,而后坐直了身体。

    他褶皱的皮肤开始紧绷,他苍白的头发开始转黑,他眉心的纯白色小剑,也慢慢的转为暗红色,他正在变的年轻,变的强壮,变的更像血剑。

    李贤一阵头皮发麻,一把夺过棺材内的古书与石子便推开老远,一脸戒备的望着此时仍就没有回过神来的血剑,脸色一阵变换,他要不要出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