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老实
    感受着空气中躁动的元力,少年笑花终于脸色变的凝重起来,他双脚站定地面,呈马步形态,就像暴雨里的木桩子,又像海浪中岿然不动的礁石,在元力的潮汐中动也不动。

    他的眼睛很亮,只因他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同时也是一种兴奋,对遇上这样一个难得的敌手的兴奋。

    终于,周围躁动的元力猛然一收,不再溢出一丝一毫,就像暴雨骤停,又像是海浪骤消,而商断魂手里的短剑这时候却陡然发出了颤鸣。

    这一剑像是不带丝毫元力,但笑花却知道其附带的元力恐怖之极,这是一个清虚境用一次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的绝招,他相信只要挨过这一招,胜利便会属于他,想罢,他同样不甘示弱,将满身的元力聚于双掌,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输。

    不过,他要是知道商断魂这一记音剑后面还有一记更加匪夷所思的快剑,怕是绝不会这么自信了。

    只是那一剑估计商断魂自己都很难收手,难道他此时此刻真动了杀意?

    李贤想到这个问题都不觉可笑,他相信商断魂一定不会用那一剑,更不会与这少年一般计较,只因这一记颤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接住的。

    果然,场中突兀的传来一声破空炸响,商断魂将自己的念力同样投入的音剑之中,使之变得更加强大,更加迅速,而在那一声之后,他手里的短剑已经脱手飞出,有念力牵引,实在不用他再以身犯险。

    但是他的最强一剑便是以念力主导,现在却用在了音剑之上,那神鬼莫测的一剑自然是用不出来了,这本是李贤料到的事情,但当他真正见到,却不得不认可商断魂的胸襟。

    森罗殿第一号年轻杀手,要是输在一个无名小子的手上,传出去定然大失颜面,但商断魂却宁愿输也不愿意真正的伤到这第一次见面且态度不是很好的少年,的确称得上是个心胸宽广的人。

    有些时候一个人做事情的些许小细节,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到底值不值的结交。

    笑花眼中像是见到了一道坚不可摧的直线,直直的朝着他撞来,此时他手掌的元力很庞大,但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柔弱的要命,那白皙的双手十指欣长,用来倒腾乐器或者题诗写字再好不过,却要硬生生的抗下突如其来的爆裂一剑,实在就连场外的每一个观众都不经为其捏了一把冷汗。

    他的掌不再是掌,手臂舒展,十指跳跃,在短剑的剑尖出不断的弹动,仿佛是在刀剑上跳舞的精灵,面对充满凛冽的短剑,依然应对自如,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就像是一位音乐家,在为观众演奏着一种另类的、动人心魄的乐章。

    事实上,不过一瞬间,笑花的十指已不知弹动了多少下,李贤都不经有些怀疑,一个人的双手怎么会如此灵活,但事实却发生在了眼前。

    他不免感叹道:“他已经如此之强,想来顾千更该是深不可测。”

    赵婴看的如痴如醉,像是已经完全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当然这也包括李贤的感叹。

    梅逸无奈道:“顾千的确深不可测,但那也得要我们能够说服他才行,现在的他估计已经在想着怎么躲我们了,只因笑花说的一点也没错,他的确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就算在面对一个圣境的时候,估计他也不希望场上多出些无关紧要的人来。”

    李贤闻言不经一愣,而后平静道:“每个人修行都是为了得到人们的认可,但他却偏偏不希望有人见证,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低调了,我认为这叫高手寂寞,他认为这世上几乎已经找不到一个能够真正理解他的人,所以不屑于表现给世人看,只因这不是低调,这是一种骄傲,骄傲到要命的骄傲。”

    梅逸略显诧异的望了李贤一眼,道:“你说的一点也不错,他本质却是一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用高手寂寞来形容他,实在贴切的不能再贴切。”

    碰,突然远处的一声炸响传来,将两人的注意力再次吸引。

    笑花终于还是弱了半筹,被短剑震退,他嘴角溢血,十指更是每一根都被自己的鲜血染成了红色,但短剑还在前进,他只能不停的倒退,不停的坚持弹动着剑尖,却绝不出声求饶。

    李贤摇头一笑,只因这时候,已经没必要再坚持了,他身影一晃,身影顿时出现在短剑后,在间不容发之间一手握住商断魂的短剑。

    短剑的震颤实在可怕的要命,即使到了现在李贤强行握住,虎口处都不经被震的一阵发麻,但他可是标准的境界全开,加上有小寸步之助,握住短剑实在一点也不奇怪。

    他冲着跌坐在地上的笑花,道:“看来我们是可以过去了。”

    “哼。”

    少年撇了撇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这时候不出声,岂非已算是难得的妥协。

    李贤笑了笑,而后将手里的短剑抛给商断魂,道:“走了。”

    于是四人再次动步,不过现在笑花可没心情再为众人领路了,好在队伍中还有一个梅逸,她貌似对这里也不是特别陌生。

    这片空地上除了绿色的草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地面也很平坦,想要找出个住人的地方实在简单的要命,但李贤他们却怎么也望不见有哪里像是个住人的地方。

    对此,梅逸解释道:“这里是顾千布置的一处幻阵,那些食人花之所以不敢在这一片活动,是因为有数株食人花王此时正被挂在这片空地周围,只是我们同样见不到罢了。”

    李贤闻言一惊,要知道当初他自己战胜一株食人花王可费了不少劲,更何况生擒活捉比直接轰杀要难得多,顾千不但生擒了,而且还不止一株,这不经让他再次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顾千很强,而且貌似还很博学,要知道一心修行的人,是很少旁顾其他的,像他这样妖孽般的天才,骄傲实在是在所难免,这顾千要是一味的谦虚低调,李贤才觉得怪呢。

    清晨的时候,大地上总是难免有些许雾气,但像现在这个时候还这么浓密的,实在也算少见,看来这里的确是一处幻阵,还好梅逸并不陌生,不然要是不小心触动了阵法中的攻击之阵那就麻烦了。

    不多久,当众人穿过一片迷雾,一座木屋出现在李贤等人眼前。

    木屋的木质还很新,看来屋子建造成形也不算久,新界刚开启一个多月,这屋子能久那才是怪事,木屋并没有什么雕梁画栋,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木屋,屋顶上铺着周围随处可见的杂草,唯一的亮点倒是,木屋四周都开着一扇做工不错的百叶窗,看来屋子的主人是个对自己的住处不甚精益求精的人,这要是放在李贤原来的世界,估计想娶个老婆都难。

    来到屋前,众人不自觉的便停了下来,要知道这里面住着的可是天罡界现今最为璀璨的新星,这样贸贸然闯进去,实在不算是件明智的事情。

    李贤忍不住心神一扫,顿时面色古怪道:“你确定这里便是顾千的住处?”

    梅逸讶然道:“怎么了?”

    李贤苦笑道:“没什么,只因我在这里居然感受到了熟人的气息。”

    “熟人?!”

    梅逸一脸不信,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早就认识顾千。”

    李贤无奈道:“我倒是希望我认识,那样的话,我们也不必大费周章的来此专门请人了,我之所以说熟悉,只因屋内现在坐着的人我的确很熟悉,但我却知道他定然不是顾千。”

    碰,不等梅逸回答,李贤已经一脚踹开了屋门,他不是个鲁莽的人,但屋内那个他所熟悉的人现在却被绑在凳子上,他不得不想要快点将其解救出来。

    那人看见闯进来的人居然是李贤,立即瞪大了眼睛,不停的吼着什么,看那样子,的确是与李贤相熟无疑,就是不知道是朋友还是仇人。

    李贤当然清楚这人是他的朋友,现在这朋友表现的如此激烈,只会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他们中圈套了。

    果然,“砰砰”的声音响起,等李贤他们回过神来,他们所在的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铁笼子,而梅逸身后此时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

    李贤一把扯掉他朋友口里塞着的棉布,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苦笑道:“我本来是奉命前来新界查探,却不想遇上了这么个怪物。”

    “怪物?”

    李贤疑惑,道:“我看他非但一点儿不像怪物,而且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那人无奈,道:“就因为他太正常,所以才不正常,一个天才的要命的家伙,怎么可能和正常人一样?”

    “他就是顾千?”

    “一点也不错。”

    李贤扭头望向笼子外那个相貌普通,衣着更普通的年轻人,道:“刘盛这人是个老实人,你这样对他,说明你不老实,但你看着却很老实,那说明你又爱撒谎又不老实。”

    没错,现在被困在凳子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李贤多年不见的好友,刘盛。

    顾千闻言一愣,而后冲着身边的梅逸笑道:“好人,没想到你交到的朋友都这么有趣。”

    梅逸眼睛乱转却说不出一个字,她现在也发现看不透身边的这个人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