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极限救援下
    十招不管让谁来用,要做到对敌时每招间的完美衔接,都不会需要太多的时间,事实上李贤心里默数到九时,商断魂也正好用完了第九招。

    九息九招,意味着商断魂几乎每一招都只用了一息,这样的速度的确已不算慢,但在李贤看来还是很慢,要知道,直到此时束飞章仍然还顽强的活着,且若是第十招也和前面九招差不多威力,是断然不能够至束飞章于死地的。

    第十息到来,也就是最后一招,李贤相信商断魂不是个爱说大话的人,所以这最后一招一定有玄机。

    梅逸修行资质自然没的说,但她身为梅家唯一的继承者,说好听些她那是金枝玉叶,说难听点她就是个绣花枕头,空有一身修为,真正的战斗经验却少的可怜。

    别看她步法诡异难测,那也只是步法,光靠步法是杀不了人的,所以不用李贤提醒,她都看的非常仔细,不管是那一招。

    看来,这位大小姐,是打定注意要一条路走到黑了,都开始用心为自己以后行走江湖做打算了。

    蓦然,商断魂的短剑一阵颤鸣,他手里的短剑可不是晋明安的断剑,想要靠震颤发出声音,自然远比晋明安要难得多,但此时那短剑发出的颤鸣声却居然比晋明安的残剑所发出的声音更响亮,更尖锐,更刺耳,显然在音剑的造诣上,较之晋明安,商断魂更胜数筹。

    束飞章猛然浑身一震,像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不得不再一次强提精神,双目怒睁,大喝道:“开!”

    随着束飞章一声暴喝,他手里的重剑,宛若一根铁棍一般,朝着身前砸下,这居然不再是剑法了,倒像是随意的一棍,不过其中是否另有玄机,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感觉此击必然击中无疑,不管是场上的商断魂,还是场外的李贤与梅逸都不经脸色一变,若是束飞章第一时间便用这种剑法,亦或者说是棍法,岂不是更加难缠?

    不过,李贤也不会小看了商断魂的震音剑,此剑与势剑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但李贤的势剑在于锐不可当,而商断魂的震音之剑却在于切割之意。

    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束飞章用前面的办法格挡此音剑,不但他的剑会被分为连段,就连他的人也逃不过被分尸的下场,但显然现在没有这样的可能发生了,只因束飞章的一砸已经正好砸中了商断魂的音剑。

    “哎!”

    梅逸的心亦提到了嗓子眼儿上,见音剑没能成功的突破防御,不经未然一叹。

    当,一声轻响,两人间的空气里炸开一圈气浪,而后僵持少顷,这才轰的一声剧烈的炸响,两人纷纷被散逸的劲气掀飞。

    不同的是束飞章满脸的难以置信,而商断魂却是一副得逞后的笑容。

    两人稳住身形,都不打算再做任何动作,时间仿佛静止,实在让人看不出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到底是谁赢了?”

    若是在没打之前,或许梅逸一定毫不犹豫的支持商断魂,但看了现场的战斗之后,她终于变的不确定起来。

    商断魂很强,这是大家公认的,束飞章虽然当年位列才俊榜极前,但在还没有公布逍遥榜时,他却是没多大名气的,但毫无疑问,经此一战便可以看出,他的潜力同样大的要命。

    李贤凝重的望着商断魂此时左手持着的长剑,这是一柄他从来都没见过的长剑,只因这本是商断魂来时所收取的那柄绝仙阵中的主剑。

    他呐呐道:“商断魂胜了,这才是他的底蕴,不但能够一边操控威力绝伦的音剑,更能够一边用快到不可思议的一剑进行偷袭,这才是他瞬杀级杀手真正的绝技。”

    梅逸深吸了口冷气,一心二用已经很变态,能够用,而且用的出神入化,也只有商断魂才有这样的本事,现在想来,束飞章虽然不错,但的确与商断魂之间还有着不小的距离。

    想到此处,她不经望了望身边的李贤,这小子总是一副旁观者的懒散样子,其真正实力现在又到了怎样可怕的程度?

    “呵呵,没想到,一直以来,你都从未用出你的绝技。”

    束飞章嘴角溢出血水,他按住自己的腹部,但那圈红色还是越来越深、越来越大,他仇恨道:“等着吧,你们一定会死的很惨,一个也跑不了。”

    商断魂冷冷道:“那也得是出去之后的事情,况且等你那个所谓的老爹找到我等,说不得我们已经不怕他了。”

    束飞章还想说什么,但嘴里的血水怎么也忍不住,他吐着吐着,眼睛越来越模糊,最后只能无力的向前倒去。

    但预想中的束飞章就此倒在地上,度过人生中最后的短暂时光却没有出现,只因场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道身影,他扶住了束飞章。

    “儿啊,爹来了。”

    这是个带着黑铁面具的怪人,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头发衣服更是染满血污,更可怕的是他那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都毫无血色,呈现病态的白青色,而且隔着老远,都能够让人感受到这人整个人都有些僵硬之感。

    这是个标标准准的怪物,但看起来他还懂得父子亲情,所以李贤认为,再怎么也该称他是个怪人。

    束飞章依然昏迷,不知道此时自己的爹终于来了,可惜,或许一切就晚了那么一丢丢。

    商断魂凝重的移步来到李贤与梅逸身前,道:“打不过。”

    李贤点头,道:“难怪当初赵婴也会伤成那样。”

    “你是说......”

    商断魂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李贤肯定道:“除了那个人,这世上绝不会再有第二个能够在离尘境以上闯入新界的,不然事情也不会演变到现在这种局面。”

    商断魂苦笑,道:“那怎么办?没想到这小子难得说了一次真话,我们却都只当那是笑话。”

    李贤望着天空,道:“听天由命。”

    “又来了。”

    梅逸没好气的给了李贤一记大大的白眼,这人怎么什么时候都爱装消极。

    “你们统统该死!”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