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极限救援上
    束飞章虽然修为实力远不如商断魂,但是逃命的本事却是一流,不然也不可能躲过商断魂十数次的刺杀,虽然单对单的情况下,胜利一定会是商断魂,这只是时间问题,不过想来也一定不会比李贤解决晋明安的时间短。

    果然,当李贤与梅逸赶至的时候,两人还在追逐战斗。

    虽然李贤与梅逸并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但是他们两人的身影落到束飞章眼里,却是让他害怕的要命,连连出错,身上也因此无辜的添了很多新伤。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死,不能死。

    束飞章眼前已开始出现幻影,这是元力不支的迹象,但强大的求生.促使着他不得不拼命的躲避,蓦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于是他点开传音玉,一边招架商断魂的攻击,一边无助的喊道:“爹,救我,快来救我啊!”

    人在面临痛苦的时候,总是希望母亲温暖的怀抱,人在面临危机的时刻,却总会想到父亲宽阔的肩膀。

    束飞章虽然人挺坏,却不会没有爹,但没人知道他爹到底是谁,修为到底又如何,但就算他父亲是个实力强大的大能修士,此刻也绝救不了他束飞章,只因这里是新界,离尘境之上进不来,圣境之下,来了也百搭。

    商断魂毫不在意,但李贤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皱。

    梅逸见此,不经讶然道:“难道你还不清楚这里是哪儿?”

    李贤苦笑,道:“当然清楚,只是我有些不好的预感罢了。”

    梅逸忍不住失笑道:“看来我们的李大叔,真是有着一颗比小姑娘还要敏感的心思。”

    李贤平静道:“貌似我身边也没有什么小......姑娘,梅兄你是不是想多了。”

    “李贤,你找死!”

    梅逸脸色一变,像是已经完全忘记了与李贤之间的友谊了,她作势就要将眼前这个登徒子一剑劈杀。

    李贤慌忙的举手阻止,道:“停停停,你看,束飞章要不行了。”

    这招果然有效,就是不知道梅逸是真在意场中两人的战斗结果,还是委婉的给李贤一个台阶下去。

    “束飞章的剑法貌似还真不错,虽然这套剑法虽然攻击不足,但防御却强的要命,他与商断魂相差一个小境界,而且元力更是差了老远,但直到现在也还守的有理有据,实在不简单。”

    梅逸不得不中肯的评价起束飞章来,要知道能在活阎王手下走够百招的人,实在不算多。

    李贤点头,道:“当然强了,要不是当年演武台的时候,我临时领悟了沉剑,说不定那一届的魁首就是他了,这十三年显然他的剑法同样精进了,不过要是现在我对上他,绝对会在十招之内解决掉他。”

    “嗯?!”

    梅逸瞪眼道:“这岂不是说,你比商断魂那小子还要厉害的多?”

    李贤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这道不是谁更厉害,只是商兄重在一力降十会,而我则侧重于轻灵迅捷,所以我的战斗时间一般不会太长。”

    梅逸点头笑道:“那要不你去将束飞章给解决了,省的夜长梦多。”

    李贤笑道:“这你也得让商兄答应才行,刚才你难道没听见他对我们说了什么?”

    梅逸无奈的吐了吐舌头,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两人的追逐战。

    “两位不会等太久,最后十招!”

    ......

    束乐半今天与往常一样,杀了十多个人,正准备饮血,听说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还在内斗,想着新界的资源,真是痴人说梦,就像一群被自己犬养的猪仔,还在想着如何分地一般,真是一个个老寿星上吊,都活腻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还真怕这些人团结一致,到时候,不但难杀,而且杀多了自己也吃不完不是?

    蓦然,他心头一跳,立马脸色一变,劣声道:“出来!”

    果然,在他的视线里,施施然就走出了一位俊秀的公子哥,在面对束乐半这样的怪物之时,还能保持着完美的微笑,这世上,怕是除了书圣也再找不出别人,这人也的确是书圣,但貌似束乐半不认识。

    书圣淡淡道:“做笔交易。”

    束乐半沙哑着嗓子,道:“我不和自己的食物做交易。”

    “哦?”

    书圣脸上丝毫不起波澜,依然笑道:“那要我告诉你,只要现在我动一动念头,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你相信吗?”

    束乐半眼神微寒,道:“你大可试试。”

    书圣摇头笑道:“不用怀疑,我根据你的习性,用适量的人来引你到这里,如果没有十全的把握,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束乐半瞳孔微缩,惊讶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行踪?”

    书圣对此并不想过多的解释纠缠,他直接问道:“现在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

    束乐半实在有些摸不准书圣的虚实,但一直谨小慎微的他虽然现在成了个标准的怪物,但却绝对不会因此就失去了应该有的理智,他平静,道:“你想要什么?”

    书圣满意的笑道:“这才对嘛,我要的东西很简单,一个大活人,他叫李贤。”

    束乐半大笑道:“没想到南宫家的那个李小子倒是很能惹事情,居然走到哪儿都能遇上敌人,而且貌似他的敌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这岂非说明李小子却是个大大的好人?”

    书圣笑而不语,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在束乐半这样的怪物面前否认或是承认,现在都会显得气势弱了几分,这时最好的办法便是什么也不说,所以他选择沉默。

    束乐半也不在意,继续道:“既然你有对付我的能力,自然对付那李小子一点也不难,为何又要我出手?”

    书圣惋惜道:“可惜就是因为我的那张底牌太强,只要它一出,绝不会再留下活口,但我却偏偏要一个大活人,而我自己的实力,呵呵......”

    束乐半冷笑道:“没想到,像你这样骄傲的人,也有遇到不敢言胜之人的时候。”

    书圣洒脱一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现在的实力差距只是一时的,我相信等我得到了那样东西,我一定会突飞猛进,超越所有那些人们眼中的天才。”

    束乐半不解,道:“但是我有什么好处,我可不是个爱惜天才的人,要是你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不介意试试里身上到底有着什么样可怕的底牌。”

    书圣向来很享受这样谈判的方式,只因从来就不会有人拒绝他提出的条件,今天同样不会例外。

    他笑容更深了几分,声音透着几分诱惑,道:“我知道你是谁,更知道你的仇人是谁,但你不觉得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单薄了些吗?”

    束乐半一愣,倒还真没想过这件事情,是啊,符舒阳那可是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一直是一个人,说不定他还有潜藏的实力没有暴露,倒是自己出去原本的自信满满,与可笑的自投罗网又有何异?

    不过,就算要选择盟友也一定不能是眼前这小子,这样的人只能过相互利用,自己为他带来的李小子,说不准立马就是过河拆桥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况且,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他又是如何知晓自己的仇人到底是谁的?这些他没有点名,这是不是他的猜测?

    正待束乐半想问清自己心中的疑虑,身上的传音玉却蓦然颤抖起来,他放在耳边点开后一定,浑身猛地就是一震。

    多少年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终于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居然想到主动联系自己,不过貌似他的情况很不妙。

    不行,他一定不能死,他死了自己就算报了仇又有何意义?

    想罢,他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书圣一句。

    书圣的笑脸缓缓消失,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有些陌生,但毫无疑问是令他愤怒的,这个连人都做不成的怪物居然敢无视他。

    他当时真想立刻启动自己的底牌,只是为了一时意气,实在有些过于浪费,要知道那可是相当于一位圣境巅峰强者的最强一击,用了就没了。

    束乐半避而不谈,显然就是猜中了个中关键,看来的确莫要将天下人当成猪来看才好。

    他的确是知道束乐半这个人,常年在西洲边境作威作福,作为西洲的土霸王,真是想不知道都难,而且不巧他还查到了当年束乐半与符舒阳之间的纠葛,本想利用束乐半的仇恨,等自己达到目的后再将其一脚踢开,但是现在看来他并不会看在书家的面子上,相信他这个人。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是在看书家的脸,而不是他书圣的,不过那又怎样,书家的脸就是他的脸,连书家以后都是他的,现在用用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好在,束乐半也没有一口拒绝,看起来像是遇到了什么急事......对了,束乐半,束飞章,这两个人难道有什么联系?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