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故人
    跟着赵婴的脚步不久,众人来到了东洲驻地,果然,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些人分成四派,不过东洲势力却明显不与其他三派相处融洽,只因其他三派虽然是分开的,但距离却不远,隐隐有着联合逼宫之意,而东洲势力明显离这三方势力较远,显然事情的结果还在争执之中。

    赵婴是个冷酷的人,这样的人一般不合群,加之此次他领队的小半东洲力量几乎全军覆没,更没有任何一个东洲人愿意待见他,他对此倒是也乐得自在,当初回到驻地便躲的远远的,这样虽然瞒不过东洲人们的视线,但却没人愿意再搭理他,但现在偏偏三洲却因此找上门来了,他不但是东洲的最强,也是此次的罪魁祸首,自然应该站出来,于是便有了刚才那一幕。

    见赵婴等人前来,顿时场中原本喧哗的场面一静。

    “哟,六弟你可算来了。”

    这时,一名身着蟒袍的男子阴阳怪气的笑道:“本宫听说过这么句话,那便是,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妥协的事情东洲是永远也不要做的,所以,这些人,你看着办吧。”

    赵婴冷冷,道:“我之所以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哦?”

    蟒袍男子笑道:“看来你虽然领导能力差了很多,但是这敢于承担的本事却是长进不少。”

    赵婴瞥了蟒袍男子一眼,直接无视他的话后,冲着众人,道:“新界不属于任何人,自然不能够谁占了地方就沾沾自喜的认为,那地方是谁谁谁的,所以诸位想来东洲这块我没有任何意见,但要是我赵婴想要去任何势力的地界,希望到时候也不会有人阻拦,否则......”他顿了顿,眼神明显阴寒了几分,道,“那就是不死不休。”

    他说的话很简明,在场任何人都能够听懂,赵婴一个人的自由,却换来东洲这么大块区域的探索权力,任谁也知道该如何选择,于是除了东洲势力意外,其他各势力都不经含笑点头,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头脑简单的败家子。

    “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

    蟒袍男子脸色难看,道:“你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份,父王配给你的力量已经被你败光了,而现在你眼前的所有东洲人都是我的部下,所以这里真正能够说话的人只有我赵天邪,你在这里做什么劳什子承诺?”

    他的确是气坏了,很多人都认为真正的太子是赵婴,而他赵天邪不过是个傀儡、摆设、挡箭牌,相信不管是谁换做他的位置,也一定不会比他现在的情况好到哪里去,要知道他赵天邪才是个正儿八经的皇子嫡孙,而赵婴却是个货真价实的野种,但这件事情却万万说不得。

    不过,这次难得逮着个赵婴出丑的机会,本以为赵婴再怎么不知好歹,也该拘役力争才是,但他却万万没想到,一向骄傲的赵婴会选择妥协,而且妥协的彻彻底底,更要命的事情是赵婴居然还越权了,只因这本不是他能够做主的事情。

    赵婴平静,道:“我只代表我个人的意见,你们接不接受是你们的事情,我说完了,走了。”

    好吧,原来他不是想越权,是想要脱离组织了,其他三方势力拿这样子的赵婴没办法,赵天邪更加没理由阻止,于是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赵婴离开。

    李贤摇头苦笑着跟了上去,这倒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与其与这些面和心不合的人勾心斗角,倒不如让他们先去吃些苦头,认清现在的情况才好,虽然这些代价未免太过残忍,但很多时候,人总是听不进去真话,尤其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

    这是一个大坑,他们要跳就跳吧,谁管得着?

    “李贤!”

    李贤跟上赵婴没走几步,便被一个声音给叫住了,回身一望,不经神情微愣。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云海峰会战后便分别的梅家大小姐,梅逸,十三年过去了,岁月几乎没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真要说变化的话,那就是她男扮女装之后更漂亮了。

    李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联想到漂亮这个词,但他可以肯定,要是梅逸换成女装,定然美的不输于小狐狸多少。

    他回过神来,道:“好久不见。”

    梅逸迈着步子,绕着李贤就是一阵大量,而后眉头微皱,道:“时间果然是种可怕的武器,你看看,这才多久,往昔那腼腆、羞涩的俊秀公子,就变成了现在这么个长发披肩,满脸胡茬的中年大叔,实在可惜可惜。”

    李贤苦笑道:“我倒是认为时间并不可怕,君不见,梅姑娘非但一点儿也没变老,而且还越来越生的青春靓丽了?”

    梅逸煞有其事的点头,道:“看来这些年你过的实在不算太坏,不然也不会养出个这么甜的嘴?”

    李贤对此只是笑笑,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怎么也敢到这里来,要知道现在也没人知道怎么出去,你却进来,就不怕永远也出不去?”

    他可不相信梅家不知道新界的情况,而作为梅家这一代唯一的继承者,梅逸却又的确进来了,这事情实在大大的有违常理。

    梅逸无奈的笑道:“他们当然不希望我进来,只因这本是我自己逃进来的。”

    李贤以手扶额,道:“这又是为何?”

    “为了你啊!”

    梅逸眼珠一转,顿时痴情,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一走十三年,了无音信,叫我好生心伤,要不是知道最近你在蚁道上又做了件大事,我也不会来此,更不会不幸掉进这可恶的新界。”

    她顿了顿,转为喜悦,道:“不过,一切都过去了,这不,皇天不负有心人,上天或许都看不下去了,于是将你又送到了我面前。”说着,她作势欲扑。

    李贤再一次相信,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女人,她变化的时候你往往都还没准备好,没有了护卫侍女的梅逸更是如此,她不但样子是装扮的,就连她的心也是几层几层包裹住的,李贤表示从来就没有看清过。

    他举手阻止,道:“停停停,我不问了好吗?”

    梅逸立时端正身形,而后优雅点头道:“嗯,孺子可教也。”

    “咳咳,能不要一见面就打情骂俏吗?”

    赵婴是个冷酷的人,他说这话也很生硬,但就是这股子生硬,更能体现此情此景的真实性。

    李贤尴尬的笑了笑,梅逸眼里也闪过一丝羞涩,不过到底还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怎么会为这点小事就表现出小女儿之态,她饶有兴趣的望着赵婴,道:“小帅哥难道是吃醋了?”

    “没关系,要知道,天下间像姐姐这样漂亮的姑娘还很多,你还有机会的。”

    赵婴转身抬步,打算不再理会这个妖女了。

    ......

    束乐半现在过得开心极了,不但到处有人杀,而且天材地宝还不少,仿佛就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菜园,他准备在这里修炼有成后再出去找自己的仇人,不过前几天遇到的赵婴队伍却着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他的一条手臂居然被那毛头小子给斩了,好在最后的胜利者还是他自己,但这却让他不得不心生警惕,行动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蚁多咬死象,以后绝不能再和百人以上的队伍硬碰。

    他的身体现在有些诡异,不但强韧的要命,而且断手被接上固定了几天后居然就完好如初,但仍然没有丝毫血色,他就像一具活着的尸体。

    这样古怪的能力,还在随着他不断的杀人嗜血,不断的吞服灵药,不断的增强着,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是好事,至少生命力更加顽强,到时候报仇的把握不是更大?

    要知道,符舒阳,他的仇人,可是个老不死的大魔头,自己现在虽然很变态,但他可不认为,现在就去挑战符舒阳,他活的时间也不算短,尤且知道悠久的时间,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是多么可怕的财富。

    他现在的境界进步很快,整个世界的灵气仿佛有意都在向着他汇聚一般,他进来只是一个多月,但已经从圣境初期,硬生生的被灌注到了中期,要知道,圣境的小境界突破放在外界,那可是少则百年多则千年甚至一生都无法达到的事情,现在却奇迹般的被缩减到了两个月,实在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迹。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符舒阳佝偻在自己的脚下,受尽万般折辱......

    境界提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他隐隐感觉到此界中心位置对他发出的召唤,那里可能就是面具指引的传承之地,面具已经如此变态,那么其传承必将令人震惊,要不是那里有一株圣境圆满的魔藤守护,说不得他早就进去了。

    不过,他相信自己早晚能够进去,只因他的提升仍然没有丝毫减缓的迹象,而且随着此界的灵气越来越浓郁,只会更快。

    到时候获得传承,相信就算是符舒阳,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他眼睛里带着期待、兴奋与难耐,而后身影一晃,离开了暂避休息之处,只因他又要开始杀人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