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朋友
    赵婴睁开眼睛,望着身边另一颗生血树,道:“爹,我遇到了一个人。”

    果然,那一颗生血树内还有个人,那人居然一直存在,李贤却从未发现。

    他同样受伤了,儿子差点没命,做老子的怎么也该比儿子更惨才对。

    他的确很惨,就差没丢了命,但他却从无怨言,只因他是赵婴的爹,宋启。

    赵婴姓赵,他却姓宋,但赵婴的的确确就是他宋启的儿子,这世上唯一的儿子,之所以赵婴听起来不像他儿子,那是因为宋婴才该是赵婴的本名。

    不过,很多时候人也无奈,他改变不了,只能选择忍受,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怀着对儿子的爱,守护着在儿子身边,支持儿子做任何事,但儿子对任何事情都越来越冷漠,却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闻言,他有些高兴的笑道:“你遇上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朋友吗?”

    赵婴呐呐道:“像我这样的人,什么时候也陪有朋友?”

    宋启面色一滞,眼睛里闪过一丝忧伤,道:“孩子,每个人都该有朋友,朋友能够让你活的更轻松,内心更强大,以前那些人不和你做朋友,那是因为世上大多数人实在缺少着发现真诚朋友的眼睛,而真正的朋友,一生都不需要太多,现在你就遇上了一个,实在不错了。”

    赵婴沉默一阵,只因自己老爹的话总是很有道理,让他无从反驳,他也不忍心反驳老爹。

    他吐了口气,道:“这么说,我该去救他了。”

    “去吧。”

    宋启宽慰的笑道:“再不去你就没这个朋友了,要知道错过了这次,你岂非又要等上三十多年?”

    赵婴点了点头,道:“你好生休息。”说着,他的人已经从生血树内激射而出。

    ......

    李贤的确是要死了,只因他现在不但疲倦的要命,甚至连眼睛都已经开始有些恍惚起来,他知道这不但是因为他的元力已然枯竭,更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

    这些黑怪树的确难缠的要命,虽然他们的白色肉须没有最开始遇见的那颗单独行动的巨擎黑树厉害,更没有任何腐蚀作用,但兵再次也架不住多啊。

    连绵不绝,斩之不尽,而且你一旦暴起想要砍断其树干,好吧,别人的茂密树枝可不是摆设,立马就是密密麻麻的阻挡,要不是小寸步奇效,李贤很可能就因为要去砍这些怪黑树,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反正赵婴还没醒来他就没办法说服自己离开,于是就这么坚持再坚持,元力用尽了,他就拼体力,体力枯竭了,他就靠毅力,现在毅力貌似也坚持不了几时了,他无奈的回身一望。

    这一望他放弃了阻挡,这一望他满含歉意,但这一望以后,他所有的复杂情绪却都化作了错愕,只因那生血树内早已没有了人,真是何苦来哉......

    李贤终于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嘴角还带着自嘲的笑容,脑袋里唯一的念头便是,这世上的人,真没有看起来那么好。

    他当然看不到,有道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他更不知道那黑影也浴血奋战,并且带着他逃离了现场,他只知道,当自己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害死他的可恶家伙,居然也到了地狱,实在是人生何处不相逢,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傻笑什么?”

    赵婴望着睁开眼睛就一直傻笑的李贤,不经一阵不解。

    李贤笑道:“当然是在笑有些人。”

    赵婴神色不善,道:“你不要告诉我,这些人里也有我?”

    李贤点头道:“看来你的确不笨。”

    赵婴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道:“但我却觉得,有些人比我好笑的多。”

    李贤疑惑,道:“此话怎讲?”

    赵婴淡淡道:“你为何不确定自己现在的状况再笑不迟?”

    李贤一愣,死都死了,还确定个屁,他习惯性的取下自己的酒葫芦,而后一口灌下。

    啊,舒服,虽然到了地狱,但貌似这里也不算太坏,至少酒还在,这感觉......嗯,感觉?

    他激灵灵的从地上爬起来坐直了身体,道:“我居然还活着?”

    赵婴面无表情的望着李贤,毫不客气的一把夺过李贤手里的酒葫芦,连灌了几口,而后恭敬的给他的身边人倒了一碗。

    “你不是说你不喝酒吗?”

    李贤眼中满是惊讶,道:“不要告诉我,像你这样的人也会说假话?”

    赵婴笑了笑,道:“我的确没有说假话,只是我突然想要喝酒,就喝了酒,岂非再正常不过?”

    李贤一愣,而后大笑,道:“正常,简直正常极了。”

    于是两人痛饮起来,不得不说孙老本的酒葫芦的确地道,反正两人喝道了天亮,酒葫芦里的酒仍然还是足足的,哦,或许该是三个人,虽然那家伙只喝了一碗,或者说,一碗也没喝。

    赵婴的确是第一次喝酒,从他现在躺在地上便能够看的出来,一个离尘境中期的修士,但凡会饮酒,便不会这么快被醉倒,像他这样随时都处在残酷磨砺与权势阴谋中的隐太子,怕是也少有这样安心睡觉的时候吧?

    不过,他敢在自己面前安心的睡大觉,岂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无以复加的信任?

    李贤虽然还没醉,但他的心里却乐呵的醉了,交朋友就是这样,它不会像娶妻子一样,娶的越多,得到的快乐越少,它只会是朋友越多,得到的快乐越多。

    不知道赵婴是怎么找到个如此安全的地方的,因为直到现在这里都没有一只怪物前来骚扰,看来身边以后要是有了这么个朋友,真是比自己一个人安全多了。

    感受到体内仍然不足三成的元力,还有外界又增强了数倍的灵气,李贤忍不住便开始修炼恢复起来。

    三个时辰很快过去,赵婴睁开了眼睛,李贤虽然一直在修炼,但同样也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见赵婴醒来,于是便停止了修炼,忍不住问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要知道我们在这里怕是已经待了一天却仍然没有遇见危险?”

    事出反常必有妖,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里,平静岂非便是最大的反常?

    赵婴道:“你听过新界吗?”

    李贤无奈道:“我非但没有听过新界,连老界也没有听说过。”

    赵婴道;“这里便是新界,意为将天罡界带进一个新世界,当然不是真的把天罡星带走,而是将天罡星的灵气全部吸走。”

    李贤浑身一震,道:“这是在找死?”

    赵婴点头道:“一点儿也不错。”

    “所以呢?”

    李贤可不认为天罡界就任由这样的存在发展下去。

    赵婴道:“所以,我们所有人,进入新界的使命便是,杀死开启新界的人。”

    李贤害怕道:“这人当然不是我,我只是不小心掉下来的。”

    赵婴道:“这人当然不是你,只因你没有带面具,一张取不下来的面具。”

    李贤暗自松了口气,道:“这消息你是在哪儿听的,怎么这么玄乎?”

    赵婴道:“商断魂,更确切的说,是当今的神机先生。”

    “又是他!”

    李贤眼神一凝,他当然不是凝重于商断魂,而是那个年纪不大,看起来却很老的神机先生,天罡界的大事件总是有他的影子,实在让人有些不安。

    他定了定神,接着道:“那这些与我们这一处安全的地方有什么联系?”

    赵婴道:“四洲势力分四股从不同的地方进入新界,而这里便是东洲的临时驻地,自然不会有怪物前来骚扰,要知道,这里不过是新界外围,在这里的怪物普遍不是很强,而真正强大的怪物都聚集在了中心位置。”

    李贤总算了解了大概,叹气道:“这里怎么出去?”

    赵婴摇头道:“没人知道,或许等杀了那个开启新界的人,便会有结果。”

    李贤一愣,这么说来,这些进来的人,很有可能一辈子也出不去了,承皇怎么舍得让自己的接班人冒这样大的危险?不过,想想妖兽海并不比这里安全多少,赵婴还不是被扔进去很多年,他这才释怀。

    他望着赵婴坚毅的脸,道:“这样巨大的危险,那些大人物为什么不出手?”

    赵婴道:“只因这里允许进入的最强修为便是离尘境圆满。”

    李贤点头道:“这么说,现在新界内已经有很多离尘境圆满,但那个开启新界的人却还是没死?”

    赵婴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忧色,道:“只因那个开启新界的人,是一个圣境。”

    李贤两眼一瞪,真有些想骂娘的冲动,这不是让这些人进新界送死吗?不过这跟天罡界的安危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了。

    他接着道:“最后一个问题。”

    赵婴望着李贤,静待下文。

    李贤吐了口气,道:“这里既然是东洲驻地,按理应该有很多人才对,但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我们却连一个人影都不曾见到?”

    “谁说没人!”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