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不退
    地缝世界的灵气原本应该很充足,但由于经过十数万年的尘封,灵气已然稀薄不堪,这就像一个星球上的修士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将灵气据为己有,却很少亡死让元力回归自然一样,长此以往就算再灵气充裕的世界也有枯竭的时候,虽然这地缝世界里鲜有动物,但这里却有着很多寿命悠久的植物,它们同样能吸收地缝世界的灵气,来不断的强大自己。

    不过,貌似地缝世界重见天日,为这里原本应该枯竭的灵气资源又带来了新的生机,只因这一个多月以来,李贤已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地缝世界的灵气浓度正在缓缓提升着。

    而那些活的久远,选择自我沉睡的强大植物,也在这时候纷纷苏醒了过来,像是在迎接又一次地缝世界的辉煌时期到来。

    远的不说,只是现在,李贤就遇到了这样的可怕植物,那是一片庞大的、可以移动的食人花海。

    他们溅射毒液,张牙舞爪,甚至能够完成队伍阻截,而且整个局面张弛有度,竟然颇有些排兵布阵的味道。

    李贤已经斩杀了近一个时辰,却仍然没有丝毫挣脱的迹象,反而被越来越多的食人花围住。

    如此持续下去,定然不是个办法,这些食人花如此之多,他可耗不起。

    想罢,他不得不御使断空梭进行逃离,只是现在这片地缝世界不管走到哪里都处处是危险,他已经几乎连续战斗了近一个月,都不曾有多少休息的时间,即使《长春术》在体内不断的自我运转,也很难赶上自身的元力消耗速度,而且虽然此处的灵气明显浓郁起来,但较之外界现在还有很大差距,恢复起来自然慢了很多,加之断空梭消耗元力实在太过庞大,所以他才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借用断空梭子,要知道就算刚才那一个多时辰的艰苦战斗中,他除了靠自己的身体力量之外,都没舍得用过一丝元力的。

    只是,这次的情况好像有些麻烦,因为这些所谓的食人花,不但会用毒液牙齿,居然长着长长的舌头,就像青蛙捕食昆虫一般,在李贤离开地面一瞬,便有数百条舌头卷向李贤。

    食人花的舌头很长很长,即使李贤已瞬间来到百丈高空,仍然躲避不了这些舌头的袭击,而且他们很细很细,但透着的威势却比一根根激射而出的钢针还要可怕。

    逃不了,只能硬抗。

    李贤所幸心念一动,将断空梭收回储物戒指,挺剑而下。

    他的剑法很快,逆昆仑同样锋利,一时间他就像一架绞肉的机器,挡在他面前的舌头纷纷寸断开来。

    站的高,自然看的远,这时候他终于见到了一株特别的食人花。

    别的食人花都是墨绿色的,而这一株却是彩色的,而且它自始至终都不曾移动过一步,就像个大将军一样,在众多明显气息强大的食人花的守护中,进退有度的指挥着自己的部下战斗。

    擒贼先擒王,杀敌先杀强,这是在人类世界的战斗中每个人都知道的道理,不知这样的道理用在这些诡异的植物上,还有没有作用?

    不容多想,有法子总比没没法子强,他脚尖一点,正好点中一条像鞭子一样抽来的舌头上,而后便跃向那株彩色食人花。

    食人花们像是意识到李贤的意图,变得更加疯狂起来,甚至很多为的已经不再是取李贤的命,而是单纯的制造障碍,企图阻止李贤的脚步。

    不过,这些小小阻碍在小寸步的面前,实在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只是数个呼吸之间,李贤已临近彩色食人花,但他还没来的及进行攻击,却蓦然眼神一凝,心生警兆,立时他身形一扭,强行后退十数丈,远远的躲开彩色食人花。

    回身一望,果然,刚才他踏足的区域已变成了一方焦土,李贤瞳孔不经一阵收缩,这是彩色食人花的毒,无色无味,而且不再是毒液,而是毒气,且定然速度不低,这是个善于伪装的高明杀手。

    想通此节,他所幸将逆昆仑一抛,以念御剑,直捣黄龙,而且他小寸步连续施展,不停的躲避袭击而来的舌头。

    既然近身攻击不行,那就看看这怪物能否挡住自己的远程攻击了。

    彩色食人花终于发现了危险,他浑身一颤,顿时从其口中喷出一道白色的光柱,光柱不偏不移,正中逆昆仑剑尖,逆昆仑受巨力向上翻飞,李贤不经脸色一白,努力咽下就要本能喷出的一口鲜血,这才强行提气,以势剑加持逆昆仑,顿时,逆昆仑稳住剑身,再瞬间掉转剑尖,而后开始旋转起来,不多时它便已携着一股移动的龙卷般袭向彩色食人花。

    彩色食人花再次颤抖,而且比刚才更为剧烈,只见其连续喷出数道光柱,却再不能建功,只因现在的逆昆仑它也捕捉不到其踪迹了,只能一味的盲目胡来,看来这种怪物的弱点就在于神念低微,无法感知到元力混乱的节点。

    轰,逆昆仑撞向地面,彩色食人花被绞的粉碎,其他墨绿色的食人花行动都因此一滞,纷纷伏在地上瑟瑟的颤抖起来,而后不知是谁先开头退走,接着便是越来越多的食人花逃离,不多时,如潮水般涌来的食人花海,又如潮水般退去。

    李贤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叹气道:“元力又少了两成,这是要被耗死的节奏啊。”

    舍不得动用念力,他走到彩色食人花方才杵着的地方,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处深坑,但逆昆仑却没有如他所料般的早已没入地下,而是钉在了一块光滑的圆球上,李贤顺手将其抄起,立即就是一阵心神查探。

    血红色晶体球,质地坚韧,且蕴含元力庞大,这东西有些想妖兽的内核,但貌似有有些区别,一时间叫人难以分辨,不过可以肯定,这是个好东西,姑且就先叫它内核吧。

    蓦然,他眉头一跳,只因这么好的宝贝,那些食人花却没有一个敢打注意,加上它们仓皇逃走的表现,李贤的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咚、咚、咚......

    像是在回应李贤的想法,远处“咚咚”的巨声响起,像是有巨石砸向地面所发出的,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强,大地都因此开始颤抖起来。

    远远的,李贤已经能够感受到一股足以让人致命的危险气息在快速靠近,他想也不想,便一把丢掉手里的光球,而后退的老远隐蔽掉自己全身气息,而后躺在了地上,活脱脱就像个死人,这不经让他想到赵婴,这种情况要是那家伙遇上了,定是能够混的更如鱼得水一些吧?

    终于,“咚咚”声停了下来,李贤只是瞥了一眼,便顿时两眼一凸,只因他看到的仍然不是什么强大妖兽,而是一株诡异的庞大古树,现在他的视线只能见到其树根一侧,连其整体面貌都不能得见,可见其庞大程度是多么恐怖。

    蓦然,树根处伸出无数纯白色的肉须,缓缓的扎进彩色食人花内核,而后将其轻轻的卷入体内。

    而后它定了定,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咀嚼声,陡然从树根处再次激射出成千上万条纯白色的肉须,肉须交织却形成规律的钻进地下,顿时方圆数百丈之内,再没有一处遗漏,而这颗恐怖怪树周围数百丈范围也因此齐齐塌陷,里面不但是植物消失,就连泥土石块也被化作了黑色的流体,不再存有丝毫养分。

    像是确定的确已没有了敌人,怪树这才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

    视线拉远,李贤终于隐约间看清了此树全貌,他的树枝很茂密,但却全身呈黑色,更要命的是其上居然没有一片叶子,他仿佛就是一株早已老死的古树,但亲自见证过他威力的李贤却不经暗自咽了咽口水,望着身边不足三丈处的黑色废泥,他心里一阵胆寒。

    毫无疑问,那看起来柔软的白色肉须极其锐利,不然也不可能轻易的便将彩色食人花的内核给扎穿,甚至李贤都没看到那些肉须如何用力,而怪树出的第二招更为可怕,群体攻击,同时肉须激射,较之扎进彩色食人花内核时不知威力大了多少倍,但可以肯定,扎穿李贤,再腐蚀掉他,绝对不会比腐蚀掉土壤中的灵气困难多少,真是株可怕的古树,真是个可怕的小世界。

    李贤叹了口气,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准备再次启程,却蓦然动作一僵,只因这时候他发现面前的一颗大树里面还藏着个人,此时那人也正冷冷的盯着他,动也不动一下。

    “好久不见。”

    李贤展颜一笑,实在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地方遇见他,不过貌似这人比自己来的还早,当时自己危险是居然不出手助自己一臂之力,实在有些让人有些高兴不起来。

    能够如此冷漠,又与李贤相熟的人,实在没有几个,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承国的隐太子,赵婴。

    赵婴目不转睛,道:“我倒是希望我们不见才好。”

    李贤苦笑道:“看来该怪我,不然也不会让你虚惊一场。”

    赵婴所幸闭上了眼睛,道:“知道就好,麻烦以后战斗的时候,注意一下你身边有人没有,不然真可以坑死人的。”

    李贤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话题,道:“难道你还要打算在这里伪装下去?”

    赵婴冰冷道:“难道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大怪物走后,这里本是难得的一处可以暂时安全的地方?”

    李贤闻言一愣,想来果然有些道理,于是所幸坐在地上,道:“看来,你能够常年生存在妖兽海,果然不是不无道理的事情。”说着他已经解下了酒葫芦,而后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口,递给赵婴,道:“来一口吗?”

    赵婴鄙夷的望了李贤一眼,道:“酒让人迟钝,所以我从不喝酒。”

    李贤无趣,道:“那你总是躲在树里也不是个办法啊,难道你不累?”

    赵婴淡淡道:“这是生血树,我怕我一旦离开了它,我马上就会变成一个死人。”

    李贤闻言,跳脚道:“你是说,你差点死在这鬼地方?!”

    别人或许不知道赵婴的生存能力有多强,他却是亲眼见到的,那可是能够瞒过符舒阳那老魔头的主,怎么会栽在了这些头脑差根经的植物手上?

    赵婴一脸无言的望着李贤,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连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居然也敢闯进来,这不是在找死是什么?

    他平静道:“是,我遇到了一个铁面怪人,圣境强者,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狼狈,而且这人......”

    “这人怎么了?”

    李贤显然来了兴趣,至少能让赵婴这样骄傲的家伙吃瘪,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对那铁面怪人自然好奇的很。

    赵婴口中憋出两字:“吃人。”

    李贤双眼一凝,那怪人要吃人,自然装死也是死,他不经讶然道:“这里还有原著居民?”

    赵婴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不确定的神色,遂即他否定,道:“不像,不然没人可能活十多万年。”

    李贤讶然道:“你不会告诉我这里是一处被封印了十多万年的小世界,而且我不巧就掉了进来吧?”

    赵婴平静的望着李贤,并没有说话,但有的时候,不说便是一种变相的肯定。

    李贤一拍脑袋,而后忍不住再灌了口酒水,道:“看来,我的运气的确比大多数人都要好的多,不然这十几万年都不曾出现的事情,怎么会偏偏就出现在了我的脚下?”

    赵婴还是没有说话,只因李贤这个问题他的确不想也不需要回答。

    李贤自个儿生气也觉得无趣,于是接着道:“你还有多久才能够好起来。”

    赵婴平静,道:“多则半月,少则十天。”

    “了解。”

    李贤哗啦从储物戒指中抽出一张棉毯,虽然他生活质量要求没有南宫元吉高,但却也绝对是个标准的爱享受的人,这居家旅行必备的东西,他还是有几样的。

    他保证道:“我为你护法,你就不用再分神注意周围的情况了。”

    赵婴冷冷道:“为什么?”

    李贤道:“我瞧着你人还不错,比起大多数伪君子实在强了太多,而且这里危机四伏,多个人总好过单独行动来的强吧?”

    赵婴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看来他对李贤还是相当信任的,而且李贤的理由他显然也很认同。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的确变得风平浪静了许多,只是这样平静的日子在第三天来临的时候终于终结了,李贤又迎来了他的第一批敌人。

    这次来的更加诡异,居然是些他从前见都没见过的小草,它们成群结队,而且一条一条的,看起来就像一只只可爱的小精灵,但你要是真认为它们可爱,那你真的会死的很惨。

    它们攻击的时候,头上的四五根狭长的草叶就跟螺旋桨似的,带着它们整个身体像飞镖一样攻击敌人,而且威力大的要命,李贤苦战良久,最后才急中生智用火将它们驱赶走。

    但这只是开端,像是李贤这个山大王不怎么给力一般,总是有五花八门的挑战者想要来侵占领地,他是个重承诺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情岂能够半途而废,于是苦战不断,他却从不曾推过一步。

    他越来越虚弱,而且现在连酒都喝不下去了,一旦喝酒,他一定会连酒带血的连喷好大几口,而且给他回复元力的时间越来越短,只因那些孜孜不倦前来挑战的族群越战越勇,像是不把他这座高山给推到就不能走路似的。

    这一晃已经过去了八天,赵婴说至少十天恢复,那么就是至少他现在还得守两天,可是,可是......他真的累的有些快睁不开眼睛了。

    咚咚,咚咚,咚咚......

    齐整整的踏步声响起,远远一望,可以看见远处的草木被齐刷刷的压倒,可以想象,此次这支前来找茬的队伍一定强大的要命,至少这八天来,李贤还没见过这么大阵势的。

    近了,更近了,李贤手心已经渗出满手的冷汗,他随意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抹了一把,以免待会儿用剑的时候拿不稳,终于,在相距不过五百丈的时候,李贤见到了这次敌人们的真正面目。

    黑色的树枝,黑色的树身,纯白色的树根,这是当初遇见的那种可怕诡异的巨树,这次居然是它们来了。

    李贤眼中露出了绝望,望了望身后仍就闭着眼睛的赵婴,他内心里却是一阵挣扎,他现在真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自己怎么就能够这么蠢,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下还要讲究信用这种东西?要是当初一走了之,哪里会有这些罪来受,真是没事找事,自己抓跳蚤在自己头上挠。

    他叹了口气,一脸都是死灰色,而后毅然提剑而上,死吧死吧,就当我上辈子欠这家伙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