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谎言
    小狐狸最近过的实在很不开心,因为李贤这次居然没有带上它,更要命的是南宫家那些可恶的家伙,为了能够不让它到处捣乱,居然为它专门做了一个笼子。

    没错,是一个笼子,就像关押小鸟一样的笼子,而且是一个小狐狸绝对无法出去的笼子。

    不过,它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它从不放弃。

    既然现在的实力打不开,那么,我就再晋级一次,看你还能不能拦得住本狐,哼

    于是,李贤离开了近半月,小狐狸自己便苦修了半月,对于一个从来没想过修炼的绝世天才来说,一旦认真修炼起来,的确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妖兽晋级到底难不难,或许人们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但只看这天下,能够化作人形的妖兽屈指可数,便不难推断出,它们如果想要晋级,定是比人要难得多,要知道,天罡界虽然只有七圣的位置,但事实上圣境强者还是有不少的,而一只化形妖兽,便只当是一个圣境强者。

    妖兽海那么大,妖兽更是多,却出不了多少圣境强者,甚至历史上传奇境妖兽都不曾听闻过,由此可见,做人不容易,做一头妖兽更难。

    小狐狸是骄傲的,它的骄傲来自于它的天赋,在被关押了十一天后,它终于成功突破,长出了第三条尾巴,现在它看起来更美丽了,雪白的毛发间闪烁着温润之气,乌溜溜的大眼睛像是随时都能够传达它心里的每一样想法,它确实应该骄傲,只因若要成为一个最美丽的女人,骄傲便是她美丽中不可或缺的装饰。

    咔、咔、咔

    它像是一位推开自家院门的优雅女子,用他的黑色爪子,轻易的为自己打开了一扇门,而后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的走了出来。

    成功总是让狐欢愉的,经过努力后获得的成功更是如此,就像现在,它就高兴的要命,但一想到李贤不能够在此时见证,又不免有些遗憾,要是一只狐在成功的时候,身边没有个亲近的人赞叹,岂非也只能是孤芳自赏?

    突然,在它的视线里出现了又一只狐狸,那是一只拥有着棕红色皮毛的老狐狸,它看起来很虚弱,甚至就算它此刻极力的想要保持恭敬,他那几根长长的胡子还是忍不住颤抖,只因它的腰身上有一排深可见骨的爪印,鲜血虽然已干涸,但伤痕却还在,这是被其他妖兽攻击留下的,它不远万里都要拼命坚持到此来见小狐狸,只因狐族正在面临着危机。

    它缓缓的来到小狐狸的身前,而后前肢弯曲,恭敬的跪倒在小狐狸身前,只因不管小狐狸再怎么变化,它终究是老狐狸心目中最为崇敬的女王。

    小狐狸眼神有些暗淡,它留恋的望了望屋子四周,再望了望身前的老狐狸,眼中闪过一丝忧愁,而后它低声一叫,便身影一纵离开了屋子。

    它再也等不了李贤回来,因为它本不是一只自由的狐狸,它是狐狸中的王,这与记忆存在与否毫无关系,只因这本是狐王与生俱来的的使命。

    李贤在回到南宫家驻地的时候便只见到了一只死了的老狐狸,还有一个被锋利爪子划开的笼子,不经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小狐狸走了,是自己走的,还是被其他妖兽强行带走的,他不知道,但是想来情况一定好不到哪里去,不然地上不会留下这只死了的狐狸。好在,这里并没有战斗的痕迹,显然小狐狸现在还是安全的。

    天下这么大,小狐狸能去哪里?

    除了妖兽海,他自己都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什么事情,可以让一只懵懵懂懂的小狐狸离开它所依赖的人。

    看来,妖兽海必须尽快的去一次了。

    不过,在这之前,最好还是先想办法脱身才行。

    此次出行,之所以没有带上小狐狸,不是他怕危险,无法保护好小狐狸,事实上又有谁会在乎一只没有多少实力的小狐狸,之所以没有带上它,是因为不能带。

    南宫仁看出他对小狐狸的在乎,于是故意要求将其留在南宫家驻地,以免到时候李贤临时变卦,不可否认,南宫仁这次的想法正确了,要是没有小狐狸在这里,当日在离开天石寨的时候,李贤便会像办法脱身,但貌似南宫仁并没有照顾好自己扣押的俘虏。

    “抱歉,我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知道,清灵寺可从没有放过一只妖兽离开过妖兽海,但你看这只老狐狸,最少也有着清虚境实力,它的确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妖兽。”

    南宫仁一脸诚恳,像是自己丢了儿子,他当然不会真的伤心,只因他的命现在还捏在李贤手中。

    李贤愁的也正是此节,像南宫仁这样的饿狼,若是自己真的为其解除了所谓的《索命七星针》,岂非是自己将自己给陷入危机之中?

    要知道青金石的价值可大的很,保不准南宫仁脱离危险后,就想要打这块奇宝的注意,更要命的是,自己到现在都不曾发现,这老头子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

    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他不过是个清虚境的老头子,第二次遇见的时候,他却是离尘境界中期的大长老,而第三次遇见的时候,他已经是南宫家的家主,那时候他的修为更成了离尘境巅峰。

    李贤一度怀疑,这阴险的老头子,很有可能也是个离尘境圆满的大修,不然怎会如此轻易的瞒过他的眼睛,但可以确定,他绝不会是个圣境修士,不然他不会存在于南宫家里,更不会在乎这世上太多他本不该在乎的事情。

    但毫无疑问,经历了束乐半这个妖孽般的离尘境圆满,让他知道离尘境后,小小的阶段差异,也是难以弥补的实力差距,这就像当初引灵与归元境,连大境界都可以越阶而战,但到了清虚境却只能超越小等级,等到了离尘境,却连超越小等级也变得难了很多。

    所以,他必须对南宫仁保持警惕,况且南宫仁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他顺着南宫仁的话,道:“没什么,或许它想家了,自己回去了,我改天去看看它便是,但你们这样关着它,不觉得有些问题?”

    南宫仁面色一滞,尴尬道:“是我疏忽,疏忽了,还请公子见谅。”

    李贤摆了摆手,不悦道:“算了,既然它已经离开,那么我也不打算再多留,你去准备一下,晚些时候我去将你身上的《索命七星针》给解除了,大家也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是极,是极。”

    南宫仁明显有些激动,怕是任谁在能够从新拿回属于自己的小命,都会忍不住激动的,他越发真诚,道:“我这就去安排,就不打扰公子休息了。”

    “去吧”

    李贤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跟这种狡猾的家伙打交道,实在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不过,他的确得好好想想,自己到时候该怎么跑路了,只因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夺命七星针》,他想解也没办法解。

    南宫仁手心的那粒黑点,不过是他趁着南宫仁昏迷之时故意扎出来以备万全的,事实证明这招果然挺管用,只是那黑点不管时间是过去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都不可能无端的再长出第二个,更加没办法将之挖了去,再告诉南宫仁,你的《夺命七星针》已经被解除了,那样怕是南宫仁真会杀了自己。

    所以治疗就意味着谎言被戳穿,到时候这老家伙翻脸起来更显得顺理成章了,自己势单力孤,又如何应对?

    说谎的确不是件轻松的活计,只因你一旦说了一个谎话,就要用更多的谎言来证明自己的谎话,让人相信你的的确确说的是真话。

    哎,伤脑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