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杀不死的人
    剑有形,剑气无形,人有形,神魂无形。

    无形的剑气加上无形的神魂,便成就了这银瓶乍破水浆迸般的一记完美的鬼剑。

    场中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一剑都绝无法躲开,当然束乐半也不例外,他只是刚刚感受到身后的剑气,那道剑气已经刺进了他的肌肤,错愕、震惊、恐惧纷至沓来。

    入圣境,念力核心转化为神魂,从此超凡入圣,超脱于天地规则之外,寿元暴增,但神魂力量也终有用尽的时候,没有人能够真正的长生不死。

    但,毫无疑问,一个拥有神魂的修士,其强大程度自然不可以常理度之。

    杨老头是个圣境强者,虽然束乐半早有这样的猜测,但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圣境是多么可怕,即使是一个没有丝毫元力的圣境。

    这道剑气的威力事实上并不强,不带丝毫元力想强都难,之所以称之为完美,是因为这一剑叫人无法躲避,与其本身便具备的一股毁灭一切的剑意。

    要取一个人的性命,力气用大了浪费,用小了达不到效果,能够不多不少,把捂住最为恰当力道,岂非便是完美?

    剑意是种比剑气更加虚无缥缈的东西,若是将剑气看成有形,那么剑意便是无形,它比剑气更加难以琢磨,所以它才是这一记鬼剑的核心。

    束乐半感觉胸口突然就有些空空的,没有伤口,甚至到现在他还没感受到痛觉,但他知道这不过是那一剑来去的太快,身体还没能做出反应。

    果然,心脏处突然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下,接着这种痛苦感越来越强烈,迅速的蔓延至全身,只因那股剑意已经留在了他的心脏里,它像是一只贪婪的妖兽,不停的吞噬着他的生机。

    他心神内视,能够清晰的看到,心脏出现了一块灰色的斑点,而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向着四周蔓延,可以预料,若是这块灰色蔓延至全身,他绝对不会有再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他一定要阻止,而且非阻止不可

    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李贤等人只察觉到了那一记鬼剑瞬间,它便消失不见了,而束乐半自此之后便定在了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

    束老五一脸茫然,怕这也是现在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李贤摇头,只因他同样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束乐半此刻气息骤降,却是人人都能够见到的事实。

    束乐半遇到了麻烦,而且是个要命的麻烦,他没有回答束老五,更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因机会稍纵即逝,他已经第一时间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出手了。

    李贤的速度很快,他的剑更快,但再快也快不过束乐半身边的青魔宫弟子,于是他的暴起自然被当下,不过这样一来,也让众人醒悟过来,原来束乐半已经从猎人变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猎物他动不了了。

    “快,杀了他!”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沙丘盟的残兵游勇,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冲杀向束乐半。

    大战再次爆发,而且以最为残酷血腥的方式进行,只因他们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把握不住就是死。

    面对彻底疯狂了的沙丘盟弟子,青魔宫方才取得的优势变得不堪一击,他们不但死的人比沙丘盟的多,而且快的要命,只因别人本就是要在一招之内拼命。

    李贤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悄悄的退到人群后方,眼睛死死的盯着束乐半。

    此时的束乐半脸色涨红,浑身颤抖,那兀自闭着的眼睛,都能够见到眼球在眼皮子低下焦急的来来回回,显然他自身的麻烦还没能够克服,外界又岌岌可危,实在由不得他不着急。

    李贤也很急,只因沙丘盟的人再如何能拼、敢拼,但终究人数差距大了许多,你或许能够出其不意的杀一个,两个,但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敌人等着你,沙丘盟拼不起,所以只能速战速决。

    终于,李贤眼神微亮,只因束老五第一个接近了束乐半,虽然袭击并没有成功,但却引起了束乐半周围为其守护修士的注意。

    只是这一瞬间分神的功法,对于李贤来说,已经足够。

    他抬步消失,沉剑直刺。

    近了,更近了,李贤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逆昆仑刺进了束乐半的胸口,溅射出一朵血花,但事实却并没有如想象般那么美好。

    逆昆仑刺破束乐半的肌肤,穿过其结实的肌肉与骨骼,眼看就在即将贯穿其心脏的一瞬,逆昆仑却不动了。

    束乐半还是紧闭着眼睛,但他的手却本能的抓住了李贤的剑,让其不能再前进分毫。

    李贤陡然瞳孔一缩,不但是因为他的沉剑居然会被抓住,更因为在束乐半抓住逆昆仑的瞬间,他的生机便拼命的顺着逆昆仑流向束乐半的身体。

    李贤这时候才发现,跟他情况一样的还不在少数,但那些都是青魔宫的弟子,而作为束乐半的敌人,他是唯一一个上门去送生机的傻瓜。

    想到此处,他不免苦笑起来,看来自己运气的确不怎么好。

    束乐半表情痛苦,额头上满是汗珠,他的身体颤抖的更为厉害,但李贤却感觉到,他的气势在缓缓提升,而且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这时,周围突兀的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它缓缓的扩大,笼罩了漏斗台上所有人。

    薄雾内,生机浓郁,那是从在场每个人身上抽取的,这是束乐半的域,他竟然在没有达到圣境的时候便拥有了域,而且是吞噬之域。

    生机被抽取是件极其难受的事情,很多人甚至丢掉了武器,开始倒地哀嚎、翻滚起来,好在李贤已经轻车熟路,倒不至于绝望至此。

    逆昆仑被抓住了,但他还有手有脚,可是不管他如何拳打脚踢,甚至用上了他最强的手上功夫《苍冥指》,一样也起不到丝毫作用,束乐半的身体像是铁打的,完全不知疼痛,而且他的右手像是被逆昆仑黏住了,怎么也挣脱不开,眼见束月半连眼睛都开始颤抖起来,看来离清醒已经不远,他不免更为焦急。

    南宫仁是南宫家的大长老,自然年岁不小,像他这样都快进坟墓的人,生机自然不会多,遇见这样的情况,他比谁都更着急。

    束老五,束老八也很急,只因他们知道这样下去输的人一定是他们,那个刺出鬼剑的人,显然也不会料到,束乐半居然会有这么一样保命的领域。只可惜那人只有一记鬼剑,要是在能够补上一剑,岂不是大局已定。

    每个人都很急,但有些人选择沉默忍受,有些人却会选择拼命反击。

    束乐半能够抓住李贤的剑,就能够抓住其他任何人的剑,只因李贤方才那一剑,场中已没有再能比他更快的,但束乐半却只有两只手,他又能够抓住几把?

    于是,南宫仁动了,束老八动了,束老五同样动了,他们不愿沉默,他们选择拼命反击,在强大的敌人也会有弱点,而现在束乐半的手不多,就是他最大的弱点。

    三柄剑,三道极致的攻击,从不同的角度,同时落在了束乐半的身上,束乐半这次真的没有再接剑,只因他已经不需要接剑,他将三柄剑直接固定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南宫仁脸色一青,束老五、老八更是面色骇然,只因他们愕然发现,自己的状况已经与李贤一般无二,而且此时生机流逝的速度,比游荡在薄雾内要快上数倍不止,这是在找死。

    蓦然,束乐半紧皱的眉头一松,就此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只有一只,因为他的另一半脸已经不在,像这样都能够活下来的人,的确不是个容易被杀死的主,他此刻正冰冷的望着像葫芦一样挂在他身上的四个人,尤其是李贤,因为李贤的那柄剑距离要他的命,本就是最近的一个。

    他是个爱惜生命的人,不然也不会被削去了半边脸,仍然还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对于那些威胁到他生命的人,他一向很痛恨,一般遇上这样的人,他会想方设法的将之除去,但今天貌似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

    他消耗很大,元力此刻更是透支,为的就是开启领域,抵抗他自身体内的那道剑意,他还不是圣境,所以没有神魂,此战若是再打下去,生死未知。

    一个爱惜生命的人,做事情总是很谨慎,对于与自己生命相关的事情,犹是如此,所以他赌不起,但面上却不能表达,他只是冷冷的注射着李贤,道:“看来我的命的确很难收。”说着他浑身一震,以强绝的姿态震飞挂在他身上的四个人葫芦。

    李贤摔倒在地上,扭头望着此时束乐半阴森的脸,虚弱的笑道:“你快不行了,我能够感觉到,除非你不停的抽取生机来抵抗你体内的那股剑意,或者马上成功突破至圣境,但这两样你都做不到,所以,今天你必死无疑。”

    束乐半没有动,但他的领域却收回了,只因撑开自己的领域,需要的元力亦不小,而且这是圣境的招式,他现在用本就勉强的很。

    他冷笑一声,平静道:“现在你们也算是强弩之末,不如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李贤无奈一笑,道:“每个人的命都是他自己的,我可做不了主,更不可能拿别人的命来做交易。”

    束乐半道:“这么说来,只要我们双方就此罢手,你也没有意见?”

    李贤无奈道:“我不能为别人的命做主,但我自己的命却能够自己做主,我只为了青金石。”

    束乐半是个痛快人,只见其毫不吝啬的便抛给李贤一个盒子,道:“你的剑我知道,逆昆仑,我当年来这里,大半的原因也是为了他,却不想现在剑本身已经到了你的手里。”

    李贤收起盒子,抱拳道:“那么,告辞。”

    南宫仁自然没有任何异议,经此一役,不但青魔宫元气大伤,就连沙丘盟同样一蹶不振,真是他南宫家能够大展拳脚的时候,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对于南宫家来说无疑已是最好的结果。

    束老五与束老八,同样没再敢造次,只因他们已经怕极了束乐半,即使现在束乐半已经跟一个死人差不多,但他们却没有勇气上去拼命,于是他们同样退走。

    束乐半望着敌人离开,望着周围躺着的青魔宫弟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蓦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伤势,哇的一声连续吐了数口鲜血,而后拼命的从储物戒指中掏出能够恢复生机、元力的药物,一口吞下。

    他身上的血流不止,只因他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血,他现在只在乎他自己的命,当身体内再次出现元力,他立马撑开了自己的领域,于是那些青魔宫仍然活着的人,统统变成了他的续命良药。

    顿时,漏斗石台成了人间地狱,当一个时辰过去后,束乐半睁开血色的眼睛,他的血已干涸,却仍然活着,可是这还不够,他还要更多的生机,他体内的剑意还没有消失

    杨老头睁开眼睛,望着正在身边不远处刨坑的傻大个,不免一阵气恼,道:“你就这么想让我死?”

    石寒动作一僵,扭头望向已坐直身体的老人,不禁眼眶一红,道:“难道你还没有死?”

    杨老头没好气道:“你看我想是要死的人吗?”

    石寒认真的点头,道:“像。”

    “”

    是谁说傻子好骗的,你看看,这傻小子不就一点也没上当?

    石寒望着杨老头,叹气道:“看来你的确是要死了,不然通常这时候你一定会跳起来和我拼命的。”

    杨老头这次再没有辩解,只因他自知时间已不多,他有些伤感,道:“可惜师傅老了,那姓束的怪物又生命力顽强的要命,没给弄死。”

    石寒点头道:“你放心,我将来一定杀了他。”

    杨老头望着天石寨方向,眼睛里有些不舍,再看看此时满脸泥土的傻大个,更是不忍,但老天总是这样,你越是想死,反而会发现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当你越是想活着的时候,却发现越不容易活下来,。

    他叹了口气,道:“走了。”说着,他再次闭上了眼睛,神魂千里回窍,只为见你一面。

    石寒

    束乐半没有动,但他的领域却收回了,只因撑开自己的领域,需要的元力亦不小,而且这是圣境的招式,他现在用本就勉强的很。

    他冷笑一声,平静道:“现在你们也算是强弩之末,不如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李贤无奈一笑,道:“每个人的命都是他自己的,我可做不了主,更不可能拿别人的命来做交易。”

    束乐半道:“这么说来,只要我们双方就此罢手,你也没有意见?”

    李贤无奈道:“我不能为别人的命做主,但我自己的命却能够自己做主,我只为了青金石。”

    束乐半是个痛快人,只见其毫不吝啬的便抛给李贤一个盒子,道:“你的剑我知道,逆昆仑,我当年来这里,大半的原因也是为了他,却不想现在剑本身已经到了你的手里。”

    李贤收起盒子,抱拳道:“那么,告辞。”

    南宫仁自然没有任何异议,经此一役,不但青魔宫元气大伤,就连沙丘盟同样一蹶不振,真是他南宫家能够大展拳脚的时候,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对于南宫家来说无疑已是最好的结果。

    束老五与束老八,同样没再敢造次,只因他们已经怕极了束乐半,即使现在束乐半已经跟一个死人差不多,但他们却没有勇气上去拼命,于是他们同样退走。

    束乐半望着敌人离开,望着周围躺着的青魔宫弟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蓦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伤势,哇的一声连续吐了数口鲜血,而后拼命的从储物戒指中掏出能够恢复生机、元力的药物,一口吞下。

    他身上的血流不止,只因他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血,他现在只在乎他自己的命,当身体内再次出现元力,他立马撑开了自己的领域,于是那些青魔宫仍然活着的人,统统变成了他的续命良药。

    顿时,漏斗石台成了人间地狱,当一个时辰过去后,束乐半睁开血色的眼睛,他的血已干涸,却仍然活着,可是这还不够,他还要更多的生机,他体内的剑意还没有消失

    杨老头睁开眼睛,望着正在身边不远处刨坑的傻大个,不免一阵气恼,道:“你就这么想让我死?”

    石寒动作一僵,扭头望向已坐直身体的老人,不禁眼眶一红,道:“难道你还没有死?”

    杨老头没好气道:“你看我想是要死的人吗?”

    石寒认真的点头,道:“像。”

    “”

    是谁说傻子好骗的,你看看,这傻小子不就一点也没上当?

    石寒望着杨老头,叹气道:“看来你的确是要死了,不然通常这时候你一定会跳起来和我拼命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