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当李贤走进南宫元吉的石屋之时,南宫元吉正玩转这手里的杯子。

    不知是不是错觉,李贤总觉的今天的南宫元吉突然就多出了一股子沉重、沧桑亦或可以说是腐朽之感,不过这些可不是他现在最关心的事情,他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那南宫元吉手边的那坛还没启封的陈酒。

    他闭上眼睛,神情陶醉的深深一嗅,不经赞叹道:“六十年的竹叶青,而且是极品康庄竹叶青,窖藏完好,看来南宫家主也是个爱酒之人。”

    南宫元吉闻言,讶然失笑道:“我只会喝酒,却无法像你这样能够轻易的辨识酒,但我却知道越陈的酒越香醇,就算一坛子再普通的酒,要是埋上了六十年,都一定会成为世上不可多得的精品。”说着,他已拍开酒坛的泥封,而后兀自斟满了两杯。

    杯子那么小,酒坛口又那么大,但南宫元吉显然是个个中好手,居然一滴都不曾弄洒。

    “好东西自然要找人分享,你会发现你分享给别人的快乐越多,自己得到的快乐非但不会减少,反而会更多,可是世上没有太多人知道这样的道理。”

    李贤也不客气,兀自取了一杯便一饮而尽,这才道:“好酒!”

    南宫元吉微笑的点头,道:“为什么听你说话,总是觉得那么有道理?”说着,他一仰脖子将另一杯酒饮尽。

    小狐狸可怜的望着李贤,甚至已经不下一次扯了扯李贤的衣角,但李贤却装作丝毫未觉,看来小狐狸果然是没有狐权。

    李贤真心不是不想搭理小狐狸,实在是他已经没办法再顾忌小狐狸,只因这酒的酒劲实在有些超乎想象,他现在眼神已经迷糊,连脚都已经没办法再站稳,这感觉他实在太熟悉不过,于是他只能苦笑着望向南宫元吉,道:“看来你也不是个懂得分享快乐的人。”

    可惜,现在自己就算有五芝软骨散的解药也不可能再有用的机会了,只因在自己还没动手的时候,南宫元吉已经率先敲晕了他的脑袋。

    当李贤再次醒来,他仍然在南宫元吉的石屋内,不过现在已经不再是用美酒来款待他,而是用锁链长鞭来招待他。

    锁链自然是用来索人,而据李贤估计,像南宫元吉这样的人,断然不会疏忽大意,让一个原本是自己的囚犯有挣脱枷锁的机会,所以李贤没有试图挣扎,只是望着此时脸上带着笑意,手里把玩着长鞭的南宫元吉。

    他有些恍然,道“你不是南宫元吉?”

    南宫元吉笑道:“看来你的确不算太傻,就是现在才想到答案未免太晚了些。”他顿了顿,一抽手里的长鞭,接着道:“说吧,那《索命七星针》如何能解?”

    长鞭呼啸,李贤的身上立即多出了一道血痕,但他却笑道:“哈哈哈,南宫仁你未免想的太过天真了,我要是真把怎样解《索命七星针》的方法告诉你,我想自己也不会再有多少活着的必要了。”

    到了这个时候,要是李贤还猜不出眼前之人正是自己以为已经控制了的南宫仁,那他可真的可以不要再在这世间混下去了。

    南宫仁冷笑,道:“哦?我倒是不觉得,要知道,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有很多,我这人不算小气,现在就给你选择的机会,你想要哪一种,自己挑。”

    李贤依然面不改色,淡淡的冲着南宫仁道:“要不就从你手里的鞭子开始,怎么样?”

    “好极了,我也正有此意。”

    南宫仁阴沉着脸,恨恨的挥动起手里的长鞭。

    李贤现在已经是离尘境,其强度实在已经强的离谱,但在南宫元吉的鞭子下,却仿佛变成了湿润的泥土,一抽准会出现一道伤痕,绝没有意外。

    不多时,他已经被抽成了个标标准准的血人,但自始至终,他却没有吭一声,吐一个字。

    “果然是个硬骨头。”

    南宫仁寒声,道:“就是不知道,要是我用这小狐狸的命来换我的命,你愿不愿意?”

    虽然话是在争取李贤的意见,但他却并没有多少耐性等答案,所以他话落之时,便已经捏住了小狐狸的脖子。

    李贤抬起虚弱的眼睛,望着在南宫仁手里拼命挣扎的小狐狸,不经惋惜,道:“你赢了。”

    “哈哈哈。”

    南宫仁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本来很聪明,但为何也爱做这样愚蠢的尝试,若是早些答应,你也不用受这些许皮肉之苦。”

    李贤声音有些冰冷,一字字道:“放开它!”

    南宫仁吓了一跳,要知道自从接触李贤以来,他还真没见过这小子发过脾气,但现在突然遭遇之下,却不经已让他下意识的放开了手。

    待他反应过来,不经一阵懊恼的连抽数鞭子,道:“做囚犯就要有个囚犯的样子,就算你没见过,但总该听过吧?”

    李贤望着安然离开的小狐狸,心里不免暗自松了口气,但面上却毫无表情道:“事实上你不过是浪费时间,有这样的时间,倒不如好好的想想如何战胜青魔宫好些。”

    南宫仁一愣,不知道李贤为何此刻转移话题说这事儿,自己还没有逼迫够呢。

    李贤笑道:“以你的个性,就算我痛快的答应你为你解除《索命七星针》,你也未必敢让我放手施为,而我只要不出手,我自然就不会死,但要知道,你逼的我越厉害,到时候我就越控住不住想要对你动些手脚,所以,你这又何必呢?这本是件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像你这样的聪明人,为何也爱做这样愚蠢的尝试?”

    南宫仁哈哈大笑起来,有的人愤怒的时候爱笑,也有的人心虚的时候才笑,显然这南宫仁是属于后者。

    他眉头皱的很深,脸色更是阴晴不定,终于,他长吐了口气,道:“你赢了,事实上活的越久的人,越爱惜自己的生命,这本是人之常情。”

    李贤淡淡道:“那要照你这说法,天罡界岂非早就该完蛋了,要知道那些传奇境大能的生命可一点也不断,他们要是爱惜起自己的生命来,天罡界怕早就毁了。”

    南宫仁闻言,脸不红心不跳,理所当然的回道:“所以我成不了传奇境,更没那个奢望。”

    李贤无言以对,但真小人总好过伪君子来的更让人容易接受一些。

    南宫仁为李贤松开锁链,而后死死的盯着李贤道:“我便再让步一次,但你要记住,兔子急了也咬人,千万不要再来挑战我的底线,我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情。”

    李贤点头笑道:“自然,你看我这不是让你抽一顿出气吗?”说着他招回小狐狸,便转身离开,那些方才还皮开肉绽的伤痕,竟然已经愈合。

    当李贤离开后不久,陈七这才走进石屋,望着愣神的南宫仁,道:“家主真的没办法?”

    南宫仁回过神来,道:“若是有办法,我也用不着演这出戏了。”

    陈七瞳孔微缩,不知南宫仁话里的意思。

    南宫仁平静道:“我知道他不会妥协,他也知道我没有勇气反抗,但他却让我出了口气,让我减削了心中的怨气,那么自此以后,我们将不再是主仆的关系,而是平等互利的关系,事实上这次应该算是他在让步才对,他是个懂得顾全大局的人,但貌似他对别人总是比对自己还要好,就像刚才,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见到他的那只小狐狸受到一点点伤害一样。这样的人看起来很蠢,但却更让人信赖。”

    陈七一愣,讶然道:“听家主这意思,这李贤竟然是故意被迷晕的?世上难道真有这样聪明的人?”

    南宫仁笑道:“不然,你以为,一个随身都带着五芝软骨散的人,会被这种药给迷倒?”他顿了顿,复又望向李贤离开的方向,感叹道:“没人会愿意做一条狗,我尽力的拿出了自己的筹码,便为的是不做他的狗,他衡量之后,再做出自己的选择,要是他今天不被迷晕,仍然坚持,我还是没有办法,只能是他的狗,因为我的确比他还要怕死的多,但如果他真那样做了,或许我今后的配合就会不那么尽心,甚至在暗地里给他使绊子。他的确是个怕麻烦的人,同样也是个大方的人,所以才不打算与我计较这些旁枝末节罢了。”

    陈七默然,南宫仁是条老狐狸他已经知道,但却没想到李贤也同样聪明,要知道李贤可不知道南宫仁是怎么变成南宫元吉的,但却早早的便将其识破,并看出其用意,做出两全其美的选择,自此南宫家终于能够拧成一条绳,对南宫家来说是好事,对他李贤而言同样不是件坏事。

    南宫仁拍了拍陈七的肩膀道:“传令出去,召集家族七脉长老与所有一切势力,三天后,全面攻打青魔宫。”

    “是。”

    陈七抱拳应声,而后退出石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