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太快
    铁关城城主府内,张莫春正放下一张信纸,上书“家中一切安好,吾儿勿念。”,虽然每月都是这么一句简洁的信息,但总是能让他心里安定不少。

    他的鬓角已白,但却从不缺少野心,不过,貌似他的好岳父并不看好他,将他丢在这小小的铁关城便再也不闻不问了。

    晋升无望,修为难涨,满腔野心也化作虚妄,他只有将自己的目光瞄向了西洲,相信对西洲的敌人来说,自己或多或少还有些用处,果然,书家看上了他。

    但这种勾结外敌的事情绝对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这让他心中难安,更加担心家中的老母与同族的兄妹子侄,于是便有了这每月一回的简洁家书。

    好在,十多年过去了,情况还算顺利,家里不但在自己的扶持下,茁壮成长,自己的修为也终于在去年秋时突破到了离尘境,虽然只是初期,但却意味着自己将有更多的时间与机会来完成自己的梦想。

    “报!”

    这时一名一身粗布衣服的中年男子快步来到殿前,他喘着粗气跪拜,道:“回禀城主大人,瓦罐镇张家惨遭灭门。”

    张莫春的思绪被拉回现实,脸上的笑意一僵,他望了望身边的信纸,再望了望眼前的护卫,一时间竟忘记了震怒。

    他艰涩,道:“你确定?”

    “千真万确!”

    那人望了案几旁那张信纸,了然,道:“就在主母送出此信不久。”

    张莫春瘫软在地毯上,来了,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自己将张家迁移到那样荒僻的地方,怎么还能有人找到并将之赶尽杀绝?这难道是书家做的?

    他平静道:“谁做的?”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同样漠然空洞,但了解他脾气的人应该知道,这时候的他才是最可怕的。

    只是,常年暗中保护张家的护卫却早已意识不到这样的变化,或许是早就意识到但却装作见不到,他依然语气平稳的禀报道:“瓦罐镇的镇长刘喜与一个小酒馆的老板。”

    张莫春淡淡道:“当年是谁保证的,说瓦罐镇连个清虚境都没有?”

    “是我。”那人一字字的回道。

    张莫春寒声道:“这么说,是你让我断了根?”

    “是的。”

    那人闭上了眼睛,像是在等死。

    张莫春笑道:“看来你不怕死?”

    “我的命本来就是城主给的,若是没有城主,我一家老小早就饿死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本就没想过再活着,只求尽快通知城主,让城主念及些旧情,饶了我那唯一的儿子。”

    那人望着张莫春,眼睛里已然出现了血丝,看来他也不想自己的孩子没有了父亲。

    张莫春笑道:“看来你的确不了解我。”说着,他一刀割断了那人的喉咙,这才接着,道:“我是个实际的人,没有回报的投资是绝不会做的,所以我只好送你们一家团聚了。”

    那人面色挣扎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他这一激动,鲜血流的更快,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他已经到底身亡。

    “这么说来,我也是一种投资?”

    这时一名身材略显富态的中年女子走进大殿,她没有带侍女进来,只因她不想外人知道答案。

    “事实上,在你那老不死的爹爹,将我派到这鸟不拉屎的铁关城时,你已不再算是投资了。”

    张莫春笑的很残忍,话更刺人的要命。

    是的,那时候她已经没有了价值,但却不能死,于是她才能活到现在。

    妇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相处多年,自己的夫君对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又何尝不知,只是当听到他亲口承认,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抽疼。

    自己为了他舍弃了一切,他却连一个小小的谎言都吝啬的要命。

    “清点三百精锐,随我出城!”

    不再理会妇人,张莫春冲着殿外喊了一声,而后便甩袖而去。

    “夫人,你怎么啦?”

    这时,一名侍女模样的女子快步走进大殿,见魂不守舍的城主夫人,不免担心的问道:“城主大人要出城,而且命精锐随行,莫不是夫人担心了?”

    妇人惨笑,道:“担心?是你这小骚蹄子担心才是吧?”

    那侍女惶恐,道:“夫人你说的什么话,奴婢实在不知?”

    妇人眼神冷漠,道:“小绿儿,当初你可是我从将军府带出来的丫头,但这些年下来,你想过你真的做过些什么吗?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小绿儿“噗通”一声跪倒在妇人身前,不停的磕头,道:“奴婢知罪,奴婢知罪了,求夫人放过我吧。”

    妇人冷冷的望了侍女一阵,而后优雅的抬手,道:“乏了,扶我回去歇息吧。”

    小绿儿如蒙大赦,连忙起身扶起妇人,离开了大殿,自始至终她们都像是没见到大殿里还有一具尸体,只因别人的生死,自然不会有自己的生死重要。

    妇人不能离开,只因张莫春一天不死,她就不会有离开的机会,可笑,当年她死去活来的要跟着他,现在却要想尽办法离开他。

    她没有传音玉,只因她不该有,更要命的是就连当初在她身边最为亲近的小绿儿,也早就成了他的人,所以现在她能做的事情只有等,等到他死,或者等她自己也达到离尘境,找他拼命。

    李贤盘膝坐在地上,此时他满面赤红,更忍不住身体不住的颤抖。

    第一百一十一条经脉被贯通,第一百一十二,第一百一十三直到第一百二十一条,他再次力竭,最后一条经脉像是郁结的特别严重,现在的身体力量很难将之挤压,这已经是他这两天来第十次尝试了,但仍然没有成功。

    他并不气馁,反而隐隐有些兴奋,只因就在刚才那次,他已经快走到第一百二十一条经脉的尽头,成功的希望已在眼前。

    起身打了盆冷水,用毛巾擦了把脸,而后在喝了小半坛子酒,他这才再次盘坐下来,继续尝试。

    他告诉曲子,他并不看好所谓的资质,只因要按照现在天罡界的标准,他也是个修行资质低的要命的家伙,但毫无疑问,现在这世上能够比他修行还快的人,真没几个。

    所以,他认为,修行靠的是毅力,靠的是机缘,人们所认为的资质标准不过是一种极端表现所产生的误区,没人清楚什么样的体质才是真正适合修行的最佳体质,而现在所谓的资质也不过是在特定环境下,一种有利于修行的表现特征罢了。

    这样的特征可以改变,就像远古的修行功法与现在大不相同一样,如此,又怎么能肯定下一个最佳的修行资质就不是自己这样的体质?

    只要坚信就会实现,只要坚持,就能成功,这是李贤的想法,所以武神塔的时候他没有放弃,现在也同样不会放弃。

    力量再次来到第一百二十一条经脉上,挤压、前进,再挤压、再前进,他不去关注时间,也不去在乎外界的任何事物,他现在一心想看到的,就是冲破这道难关,这道阻碍他五年之久的难关。

    咔,一声轻响,仿佛是幻觉,但又那么真实。

    一道久违的绿光出现,像是希望的光芒,照亮了昏暗已久的天空,又像是一汪甘泉,滋润着那干涸已久的大地,它像是世间第一个生命,又像是所有力量的原初,更像是点燃动力的一个火折子。

    轰,体内像是开闸的堤坝,绿光出现的越来越平凡,很快形成光线,常年都不曾运行过的功法依然那么轻车熟路,仿佛是一架精密的仪器,沉寂多年,但却依然精准。

    那些在经脉内造成堵塞的棉花变成了雪花,在李贤的努力运转之下,开始消融,直到最后,他的心神再也见不到一丝一毫。

    他的修为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提升,清虚境圆满自然而然便达到,但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元力核心从缓慢的转动变成了疯狂的选择,甚至很多纯净的元力溢出,被身体吸收,力量像是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壮大。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但在经脉内那些造成堵塞的棉花消失之后,终于停止,而元力核心这时候却蓦然炸开。

    整个铁匠铺都因此被夷为平地,李贤盘坐虚空,无喜无悲,他能够感受到外界的灵气仍然在疯狂的朝着他的身体奔来,能够感觉到方圆百里的一草一木,更能够感受到冥冥中那种超脱之感。

    他的元力核心炸开了变成了星海,他的念力却新聚集出了念力核心,而他的全身经脉变的更加广阔,他的穴位从池塘变成了大湖,他觉得自己能够抬手间便灭掉当初十数个自己,这种强大感是那么真实清晰。

    离尘境,是成为真正强者的标准,他还没来得及上青云榜,便已到了逍遥榜的层次,只是或许还等不到逍遥榜再次公布,他还会再次前进。

    神机先生的榜单更新对于世间任何人来说都已算很快,但对于李贤来说,却太慢,慢到根本没机会留住他的名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