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少年穷
    小小的瓦罐镇出了位了不起的英雄,不但一口气杀光了欺男霸女的张家,而且连西洲来的豪门也同样不放过,快意恩仇,照杀不误。

    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天的时间,镇上几乎已没有人不知道,原来镇上那个唯一的铁匠,那个落魄少言的流浪汉,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年头高手真不少,但一个懂得行侠仗义的高手却实在不多,更何况是在这小小的瓦罐镇里。

    于是,小孩子们开始崇拜,大姑娘们开始怀春,街坊邻居更是像过年似的庆贺,不过这次可不是走家串户,而是纷纷到那原本空间就不是很大,环境更是差的要命的铁匠铺里道贺。

    说是道贺,倒不如说是沾沾自家八辈子都难见到的那股子仙气儿,结份虚无缥缈的善缘。

    说他们势力吧,倒也不算,当初张家威风八面的时候,也没见有这样热闹的场面不是?

    但就这样的情况才最是不好处理,别人真心而来,怎么好意思将其拒之门外,于是李贤只得微笑着结果一篮子又一篮子的礼物,而后再亲切的与每个到场之人都寒暄几句。

    这样很累,但李贤却不能一走了之,只因后面还将会面临更强大的敌人,在这之前他已经传音与周院,希望还能来的及。

    小狐狸现在可没李贤这么焦虑,它现在开心极了,望着五花八门的食物,它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会儿吞个蜜枣,一会儿取个核桃,一会儿又掉进酒坛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真不知道它那小肚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杜樱兰自回来之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她帮着接礼上茶,俨然成了个标准的女主人,只是每当要是有妙龄女子前来的时候,她总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时至黄昏,李贤送走隔壁不远处卖豆腐的漂亮媳妇,这才精疲力尽的回到座位上安心的饮了口酒,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怎么,可惜没能与那刘媳妇对亲近亲近?”

    杜樱兰显然脾气又上头了,这本不该她生气的事情她却生气,实在叫李贤也很无奈。他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必须尽早给人家姑娘说清楚,不然真耽搁了人家姑娘,但每每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因怎么说,他都觉得太伤人了些。

    无奈,不语,他只能再次叹了口气,这次再不是舒服的感叹,而是真正的叹气了。

    杜樱兰同样叹了口气,故意转移话题,道:“对了,最后镇长与你说了什么?”

    李贤心里同样暗自松了口气,道:“他让我带你离开。”

    杜樱兰一愣,而后恍然,道:“你没有答应?”

    “这是自然。”

    李贤平静,道:“这事儿是因我而起,怎么能让他们二老来替我挡灾?”

    杜樱兰眉头一皱,道:“你说错了,这事儿本是因我而起。”

    李贤淡淡道:“但只要我不去救你,就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

    杜樱兰笑道:“这还不是因为我?而且你猜错了一件事,只因若你不去,一定会发生一件事情,那便是这世上再也没有杜樱兰了。”

    李贤默然,真是个刚烈的女人。

    杜樱兰接着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李贤起身道:“我送你。”

    “不用了。”

    杜樱兰摇头走出铁匠铺,夜色下那单薄的身影显得寂寞凄然,她平静道:“看的出来你并不喜欢我,以后我不会再来了。”

    李贤闻言,抬出的脚步不免一僵,心里有些瑟瑟之感,但却再没有动作,更没有出声挽留,只因他知道,自己给不了杜樱兰所要的情。

    回到椅子上,李贤再次狠狠的灌了自己几口酒水,这才平静不少。

    “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这时候,曲子面无表情的走进铁匠铺,按理说李贤拒绝了杜樱兰,这小子该高兴才是,但现在他现在的样子可一点也与高兴这个词联系不起来。

    李贤笑道:“感情的事情总是不能勉强。”以前常听别人说这样的话,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有这样的待遇,人生际遇,实在奇妙非常。

    曲子恨恨道:“但你这样很伤她的心,她哭了,这些年来,我从没见她哭的那样难过。”

    李贤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真的还不很明白,简单的来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不能够接受她,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她会哭,但却还要很多机会在等着她,要是以后,经过很多年才发现我是个永远不能够专心爱她的人,她后悔都来不及了,更没有再选择的机会了。”

    嘴上虽然这样讲,但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谁?

    曲子似懂非懂道:“你真的是为她好?”

    李贤耐心道:“你看,你这么喜欢她,但她也不一样不喜欢你,与其和你凑合着过,不如再选择一个更加合适的。”

    曲子一愣神,惊慌失措道:“你是说我没有机会了?”

    李贤笑了笑,真是个不会懂得隐藏心意的家伙。

    他摇头道:“我只是打个比喻,看把你吓的,要想让她也喜欢上你,其实也简单,首先你得振作起来,让他看到你的优点,让她感受到你的心意。”

    “你是说让我也做一个像你一样的大英雄?”

    曲子摇头打消这个疯狂的念头,道:“我不行,不行”

    李贤笑道:“你看,你连想都不敢想,又怎么会有可能行,还有男人永远不要对自己说不行。”

    曲子浑身一震,或许在这世上再不会有人与他说这样让人如醍醐灌顶的话了,他颤声道:“我该怎么做?”

    李贤点头道:“首先去武神塔,然后再去修几样武技。”

    曲子方才燃起的一点点斗志,又不经瞬间熄灭,只因进武神塔要银子,进宗门更是要资质,他的资质不好,不然也不会流浪这么多年也遇不到一个收留他的人。

    李贤叹了口气,像这样规规矩矩的少年人,他实在不指望他能够靠自己走上修炼路,这与当初邓平不同,他没有邓平那股子锐气,但好在他有更的执着。

    取出一袋银子与一本古朴书册,李贤鼓励道:“银子我倒是有些,但武技在你没能正式入门前,只有这《苍冥指》了。”不由分说,他将其塞给了曲子,而后接着道:“世人都观资质来培养人,但我却觉得这是大错,于是我打算看人的品行,不要拒绝,这是我对你的期望,这也是你唯一能够与杜姑娘在一起的唯一希望。”

    曲子激动的拽紧怀里的两样东西,像是抓住了自己的命,一松手,命就会丢了似的。

    砰,砰,砰,他就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道:“大恩不言谢。”说着,他起身离开,走的时候他不再畏畏缩缩,而是挺胸直背。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