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退敌
    绝望与希望之间的轮转往往只在一瞬间,前一刻你还身处地狱,下一秒当你睁开眼睛,说不定你会发现你已到了天堂。

    当然,这句话对于书胖子来说应该反过来看。

    只因,在吕福应声的时候,那柄切开书胖子手臂的长剑竟然去而复返,一剑便轻易的割下了他的脑袋,他真的就此下了地狱。

    鲜血恰巧溅在张宝脸上,他脚步一软,跌坐在了地上,仿佛已然呆滞,口中却兀自叨念着:“完了,完了”

    吕福瞳孔一缩,呐呐道:“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李贤手腕一震,震掉逆昆仑上的血迹,而后笑道:“现在才发现问题,实在可惜。”

    吕福自嘲的笑道:“我一直在寻思着,世上怎么会有不露丝毫痕迹的剑?”

    是的,李贤的剑就像一条隐藏到完美的毒蛇,面对这样的毒蛇,即使再聪明的老鼠也只能是送羊入虎口。他已在清虚境圆满停滞多年,战斗经验自然丰富,但是就算天下间再强大的刺客,在动手的时候也有迹可寻,但李贤却没有,只因他本来就没有任何元力。

    要进行暗杀,首先要做到的便是将念力完全沉于自己的武器之中,而后再尽力不让元力溢出,但人们往往会情不自禁的便会带上那么一点点元力,这是有意克制也杜绝不了的,而就是这么一点点元力,仍然可以被有心人察觉。

    李贤第一次出手,或许是出于自己的大意,但第二次出手,却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判断错误。

    清虚境才会有念力,有了念力又怎么会没有元力?

    但事实上,他就遇上了个有念力却没有元力的奇葩人。

    李贤望着吕福,道:“你一点也不恐惧?”

    吕福笑道:“你很想让我恐惧?”

    李贤毫不避讳的点头道:“我以为要战胜一个本无法战胜的敌人,最好的办法便是先让他恐惧,只因人一点心生恐惧,总是很容易出错。”

    吕福点头肯定道:“这注意不错,要我是你也会这么想,但你为何第一剑不杀我,要知道那一剑的确很不错,要真是第一剑便是指向我,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成了死人。”

    李贤淡淡道:“连你自己都说了,那只是有可能,况且,你家猪头少爷实在可恨。”

    杜樱兰闻言,不经一阵感动,她知道之所以李贤不先攻击吕福,为的就是不让她喝下那羞人的仙水。

    “哈哈哈,好。”

    吕福大笑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恐惧吗?”

    李贤皱眉不言。

    吕福寒声,道:“只因我是他爹,你有见过自己儿子死了,当爹的还会害怕、担心自己会被牵连吗?!”说着,他已一抓袭向李贤面门。

    李贤瞳孔一缩,暗道一声不好,但还是举剑想迎。

    他的已然很强,毫不夸张的说,清虚境之下,他甚至可以不动用任何念力,都能够轻松获胜,但偏偏这敌人却是个清虚境圆满。

    元力的优势太过巨大,他就像大海里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倾覆之危。

    他身影急退,没有元力便不能动用小寸步,他没有把握近身躲避,再则大殿内还有杜樱兰,万一误伤了岂不自己一番苦心便白费了?

    好在,不是每个人都擅长速度,吕福虽然暴怒,但却也只能无奈追赶。

    李贤一个后仰,躲过一记掌风,内心不安的情绪稍缓,貌似恐惧与暴怒,对于一个人战力的影响,实在相差不多,甚至暴怒的人更容易不顾一切。

    他谨慎的躲避着吕福凛冽的攻击,除了偶尔招架,甚至连攻击都很少,只因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便是将体内那股力量当做元力来使用,或许同样能够用出沉剑,但这一定只能是一剑,所以他在蓄力,静待时机。

    大厅内张宝仍然呆滞,蓦然却浑身一颤,只因他的肩上不知何时已架着了一柄断剑。

    “臭婆娘,你居然敢想杀我,你杀我试试?!”

    他面容狰狞,却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只因这里是瓦罐镇,这里是张家的地盘。

    杜樱兰没有说话,只是嘲弄的望了这猪头一眼,而后手上一用力,便削了下去。

    剑虽是断剑,但却仍然锋利,毫无阻碍的便削掉了张宝的脑袋。

    鲜血喷涌,杜樱兰一阵恶心,腿脚一软,差点就没站住脚。

    她匆匆的走出大厅,想要去支援李贤,只是见到李贤此时的情形,不免脸色一白。

    此时李贤衣衫破烂,浑身浴血,单手杵剑于地,不停的剧烈喘息着,而吕福此时显然已经平复了情绪,此时已云淡风轻的立在场中。

    “不得不说你是个人才,刚才那一剑差点就要了我这条老命,但可惜你还是输了。”

    吕福摇头淡笑,像是真的已经忘记了死了儿子的事实。

    李贤咳血,道:“你不打算杀了我为你儿子报仇?”

    吕福笑道:“杀了你,的确是报了仇,但我也活不了。”

    李贤鄙夷,道:“不杀我你就能活?”

    吕福笑道:“自然,像你这样的天才,对家族来说,实在比一百个我那废物儿子还强,他们又有什么理由要我的命?”

    李贤无言,他只能感谢这世上怎么就能如此重视修行人才。

    “你不杀他,你还是会死。”

    “没错,只因你已回不了你那狗屁家族。”

    这时候,两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声音李贤与杜樱兰都很熟悉,那是镇长刘喜与瓦罐酒馆老板孙老板。

    望见满院子死了的护卫,红鼻子孙老板笑道:“早先看你小子的酒量,就知道你不是个庸人,可真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有脾气,这么有实力。”

    李贤苦笑道:“让二老见笑了。”

    正气老人自然是刘镇长,他难得露出一丝笑意,道:“你们两个小娃娃一边看着去,这条疯狗就要我们两把老骨头来招呼。”

    杜樱兰冲着二老感激一笑,而后扶起李贤退到后方。

    吕福眼神冰冷的望着刘、孙二老,道:“你们既然说我是狗,又自称是老骨头,是不是意味着你们本来便是来送死?”

    红鼻子老头笑道:“老骨头老骨头,自然是能蹦掉你满嘴狗牙的老骨头。”说着,他抽刀便斩向吕福。

    刀路快捷干练,实在不愧是军中之风,势大力沉,更有些宝刀未老的气势。

    吕福眼中冷光连闪,双掌一合便夹住红鼻子老头的刀,岂料此刀实在太过霸道,他不得不身形一错,卸掉力道。

    轰,一刀斩出了一条长达十数丈的深沟。

    红鼻子老头并不气馁,也不打算撤退防御,只因他知道镇长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受伤,他刀锋一折,贴着地面便扫向吕福的双脚。

    吕福在躲过红鼻子老头的一刀之后,便一掌拍出,但那个一脸正气的老头子镇长却好死不死的正好挡在了他面前,于是原本能够轻易建功的一掌,只能变成与之对掌。

    这两个穷乡僻壤的老家伙不但配合默契的要命,而且毫无疑问,都是清虚境巅峰的强者,要不是自己高出一个小阶段,加之这两人的的确确是两把老骨头,以他们这样的默契配合,怕一个照面便能够至他于死地。

    间不容发之间,他一掌镇退老镇长,脚步清点,而后一个后空翻,自然的躲过横扫而来的一刀。

    岂料,二老对视一笑,两把战刀蓦然飞出,封死他各个退路。

    吕福眼中闪过一丝焦急,浑身一震,顿时体内元力尽数溢出,在身体之外形成一圈护罩。

    两刀与护罩接触,顿时一阵僵持,吕福眼疾手快,一掌劈飞其中一柄最为致命的长刀,而后硬受一刀。

    噗,一声响,他的左臂高高的飞起,就这么废了。

    “两位好刀法,在下吕福记下了,他日定当百倍奉还。”

    留下一句狠话,吕福身形一跃,便逃了出去。

    二老也不打算追,只因他们实在太老了,怕这一追再没力气解决那随后定会赶到的张莫春,再则他们也是有意想放个传信的回去,不然这西洲的势力还真以为这北洲边境是想来就能来的。

    李贤抱拳,道:“多谢二位仗义相助。”

    老镇长摆了摆手,道:“这本来便是我们的分内之事,用不着谢不谢的。”

    李贤坚持道:“没人会嫌自己活够了,得罪了书家还好说,毕竟天高皇帝远,但眼下这张家可是个可是个要命的麻烦。”

    老镇长面色讶然,而红鼻子老头更是笑道:“没想到你小子看的倒还透彻,但是蛀虫就要除,既然有些事情年轻人们不方便做,那就让我们这些快入土的老头子来做。”

    李贤敬佩道:“这么说二位已经料理了镇上的张家?”

    “哦?”

    红鼻子老头笑道:“这你也能看出来?”

    李贤笑道:“只因战斗了这么久,却仍然没见到张家其他任何一个人来,不管是说情的还是助拳的,想来他们不是不想,而是已经再没有机会干这些事情了。”

    二老对视一眼,纷纷点头大笑起来。

    杜樱兰满眼迷糊,道:“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二人不言,只是笑的更深。

    生我所欲,义亦我所欲,然为民除害,愿舍生取义。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