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新的起点
    回到客栈,李贤便将自己关在房间内,仇人死了,但是他心里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突然感觉很茫然,竟不知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什么而活着,说明确些,就是他自己的归属感实在算不上强烈,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世间大势潮起潮落。

    望着怀里早已昏迷的小狐狸,不知其将会何时醒来,想想许老驼背居然死在她的手上,实在令人诧异之极,老驼子当然不会因为小狐狸漂亮便痛快赴死,其中想必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不然,他也不会在弥留之际,还要让自己照顾小狐狸了。

    突然,他注意到桌上的热水,那是宋甜儿为他准备的,这丫头,就那么肯定,自己一定能够活着回来?要自己真回不来,岂不可惜?

    吱呀,门被推开,这时宋甜儿端着又一盆热水走进李贤的房间,瞧见李贤安然而回,她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就像温柔的小妻子,终于盼到自家夫君回家一样。

    李贤不是个木头人,此时要是再不理解宋甜儿的心意,那真是个傻子了,但并不是他要求太高,他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像是缺了点儿什么,或许是少了所谓的生死磨难,又或是真的不很合适吧。

    他心里一叹,面上却保持着笑容,一边准备擦脸,一边道:“甜儿,我打算出去走走。”

    这个走走既然要与她说,自然不会再带上她。

    闻言,宋甜儿一夜未合的眼的脸色不经更为苍白了几分,道:“这里岂不是就在外面?”

    是的,在所有人看来,李贤来自禁天林,但只有李贤自己知道,他不属于那里,更不属于这世上任何一处地方。

    他勉强的笑道:“这里的确是外面,但走走、走走,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现在还不想停。”

    宋甜儿是个聪明的姑娘,自然知道很多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感情是双方的,她只能很配合的低声道:“哦,那我就不陪你去了,希望你什么时候想停下来了,会想起逸园这个地方,我会等你。”

    说着,她不等李贤出声,便转身离开,只因她知道李贤若是再出声,她会伤的更深。

    李贤望着宋甜儿离开的方向,无奈一叹,擦了把脸,又陷入沉思。

    慧院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一个人身上,但想要再现当年慧院的盛况谈何容易?当然他不是想要就此放弃,只是在这之前,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强大起来才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本不难理解,自己现在暴露,无异于自寻死路。而强大起来的捷径便是战斗,他不可能随时带着一个侍女去战斗,所以他不得不选择独自离开。

    或许,很多年后,当自己再回来,她已经不是再等自己了吧?

    时间是一段感情最好的试金石,他不想宋甜儿因为视线里只有一个他,便混淆了喜欢与爱,人生的路还很长,选错了,再想后悔便已来不及了。

    既然要战斗,便要选择去处,天下现在有三处战场,一处是妖兽海,那里本就是一处天然战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去,就一定有战斗,但想从中活着回来,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现在的他没那实力去考略,当然要是他能够得到像赵婴那样的假死之法,或许现在就可以去试试。

    第二处战场是东洲承国与北洲荒原,这两个为了领土,已经相争了数万年,但他们却从不与临近的其他两洲开战,一方面是因为仇恨双方都不愿意转移目标,一方面其他两洲总是会有意牵制,绝不允许一洲独大,甚至吞并其他洲,更重要的是,往往那些有实力改变局势的传奇境,纷纷被赋予了不可推卸的责任,往往都是不会参战的,不然谁要弄出个大陆一统,更没多少可能出现真正的逆天强者。

    而最后一处,自然便是西洲剑王山与南洲周院,这两个都是用剑圣地,谁也从来没有真正服过谁,从起初的互较高下,再到以后的不死不休,实在是件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继最后一代周院院主周洗心之后,最近五千年里,周院实在人才凋零,不然当初也不会像吸收李贤入院了。

    而李贤选择的地方,便是这第三处战场。

    这里不但是个练剑的好地方,而且在实力提升之后,还能够顺势便前往妖兽海看看,要是顺利的话,当他从妖兽海出来之时,便是那上古道场开启之日,岂非是一举三得。

    不过,是去剑王山还是去周院麾下,这倒是个问题。

    剑王山的常静怎么说也救过自己,虽然那不过是随意为之,再则那女人还和自己的师傅不清不楚的,但好像别人根本就从来没把他当一回事儿看待过,去了估计也是个热脸贴冷屁股的货。

    而周院就不同了,先不说当初周院的周念云有意招揽,单单是周沫儿这层原因,他也没理由站在周院的对立面,而且回来的时候没见过玠堪这小子,说不得,在四洲联军撤退之后,这小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找他的小情人去了,要是自己去了剑王山,沙场上与这二人遇见怎么办?

    打定注意,他心中不免明朗了几分,便合衣睡下,要做的事情那么多,总得先养足了精神再做不迟。

    翌日,李贤一手牵着匹快马,一手抱着小狐狸,便离开了逸院。

    宋甜儿远远的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泪眼一片模糊,他本不知道自己在送他,还是当做不知道?

    七年的时间过去了,天才们纷纷激流勇进,但束飞章非但没有进步,反而连才俊榜上的位置都在不断的下滑。只因当年他没能夺得当年慧院演武台魁首,被罚囚禁在了幽冥绝狱,而当年不曾失职的晋明安反而得到了重用。

    面对昔日高高在上,现在却被踩在脚下的家伙,晋明安自然不曾手软过,于是天下便多了这么个修为倒退的天才。

    束飞章轻蔑的望了一眼晋明安那狰狞的面容,淡淡道:“所以说,耻辱就是耻辱,不管你怎样掩盖,但永远都不可能过得了你自己那一关,你看,这些年下来,你可曾有真正的快乐过?”

    晋明安残忍的笑道:“事实上,每当折磨你的时候,我就高兴的要命。”

    束飞章平静道:“这只会让你离魔鬼更近。”

    晋明安摇头道:“事实上,我本身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魔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引他成为魔鬼的人,毫无疑问,束飞章便是这样的人。

    喜欢左丘黎是假的,看不起晋明安也是假的,只因他要释放关在晋明安心中的魔鬼,只因他晋明安有这样的资格获得这样的引导。

    他笑道:“虽然我现在很痛苦,但是我却是自由的,只因我已经摆脱了剑王的掌控。”

    晋明安瞳孔一缩,难以置信道:“不可能,那种毒,世上本没有解药。”

    束飞章残忍道:“那种毒的确没有解药,但你要能像我这样忍受痛苦七年,你也可以获得自由。”

    他的声音像一只成年的魔鬼,在教导他的后辈一般,显得那么亲切与诱人。

    晋明安两眼一瞪,道:“是我帮助了你?”

    束飞章点头道:“你总算还不笨。”

    晋明安有些发颤道:“那么黎儿你本不喜欢?”

    束飞章鄙夷的望着束飞章,道:“我以为你和我是同一类人,可惜,你却不是。”

    “哈哈哈。”

    晋明安突然大笑起来,复又狰狞道:“现在你告诉了我获得自由的秘密,但你却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只因这幽冥绝狱将是你的坟墓。”说着,他抬步就要离开。

    “你不会以为,光靠所谓的意志力便能够战胜那样的毒吧?”

    束飞章像是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变化,只是他没想到晋明安对左丘黎竟然动了真心,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计划,他平静道:“这是我无疑中获得的秘法,这世上除了我,再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晋明安脚步一顿,但并没有转身,他冷漠道:“你就不怕我将这事儿告诉剑王?”

    束飞章肯定到:“你不会,只因这样无疑于你自己斩断了自己的出路。”

    晋明安深吸了口气,并不多言,便毅然离开。

    他不知道当他妥协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只因他突然发现束飞章实在有些可怕,比预想到的还要可怕的多。

    背后再次传来束飞章疯狂的大笑,他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人敬而远之的符魔头。

    望着晋明安离开,束飞章终于止住了大笑,他呐呐道:“你的心很大,但却没有多少用来装自己的爱人,只因你本就是个薄情之人,又何必行这些有情之事?你会回来的,我相信不会太久,到时这剑王山就将是我们的,什么最强天才常珊,什么无敌的剑王常经纶,他们都不该踩在我们的头上,像我们这样的人,才该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