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车马慢行
    达到清虚境后,《长春术》的自我运转能力更强了,此时在李贤的经脉之中已不再似以往,要经过积累才能等到一道绿光出现,而是全身的穴位整体被一条绿色的光线串联起来,无时无刻的不再增强着元力。

    而原本虚无缥缈的元力,也终于变得具体化,此时处在他丹田处兀自旋转的液体球便是元力的核心。

    至于念力,在李贤看来,不过是经过长期修行,灵气不但的经过大脑,对于人的精神力同样是一种淬炼提升,而当这种提升到达一个临界点,念力便自然而生。

    所以说,念力可以算作修行的一种副产物,就像在修行的过程中,身体强度亦会得到提升的原理一样,只不过念力更为高端,更加虚无缥缈罢了。

    此次,宋甜儿自作主张走了官路,车行的很慢,像是极不情愿赶到永安似的,只因她知道,这次再入永安,便不会再有如此平静的生活了。

    李贤对此也不表示什么,既然七年他都等了,也不用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就当陪小丫头散心了。

    他此时正喝着酒,望着车窗外移动的景物,这本是件惬意的事情,不过,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却不经皱了起。

    只因,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官道旁,他见到了很多自己熟悉的人,熟悉的并不是他们的面孔,而是他们的职业,流浪者。

    没人比他更了解,身为一名流浪者是多么悲哀,他粗略一估计,眉头不经皱的更深了几分,只因这些人要想到达最近的城镇,至少会有一半以上的人将会死在路上,如果再加上他们早已走过的时间,能活下来的人只会更少。

    “公子。”

    宋甜儿挑开车帘,求助的望着李贤。

    李贤摇头一笑,真是个心善的女人。

    吝啬与善良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实在不难理解,至少在李贤的记忆里,就有很多原本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但却为了赈灾救济,屡屡一撇千金的。

    他点头道:“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食物,你也是个归元境中期的修士了,不妨为他们猎取些食物,这比什么都来的实在。”

    宋甜儿点头一笑,而后便盖上了帘子,车不动了,只因驾车的人现在已经走了。

    李贤苦笑道:“世道不好,你又帮的了几个。”言罢,他兀自饮了口酒,便闭目不言起来。

    这些人自然都是从中洲逃难过来的,相信其他三洲同样有这样的人。

    这执着的许老驼子,看来当初神机先生并不是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损伤,他护住的净土现在变成了这样,这些人岂非都恨死他了,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的努力又是何苦来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岂不是两边都要结下死仇?

    “驾,让开,你们这些贱民。”

    一道鞭子狠狠的挥出,在空中便发出沉默的破空之声,它的目标正是一位不幸走上官道的流浪者,这一鞭子若是抽实了,这名本就年老的流浪者就算不会当场死掉,也一定没命再走到最近的城镇了。

    猛的,一道娇小的身影闪过,一把抱住年老的流浪者,闭眼便将脑袋一埋。

    噗,声音不算响亮,只因那鞭子已经抽碎了那孩子背部的皮肉。

    那骑马开道的官兵犹不解气,见那碍眼的老家伙非但没事,而且又多了个直挺挺站在那里的小的,于是他面色一狠,手中的力道不免又加重了几分。

    那孩子受了一鞭之后,小小的身体已开始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但还是死命不肯松开抓住老人的手,老人那干涸的眼眶里都不经立时盛满了晶莹,瞧见又来的一鞭,老人抱起孩子便就地一滚,而后将孩子护在身下。

    蓦然,道旁的一枚石子突兀的飞出,其速度骇人之极,有人只看到那石子始一挪动,那开道的官兵便发出惨叫来,只因他的手已凭空多出了个洞,他手里的鞭子自然也失去了应该有的力道,像是原本就是被他扔飞出去似的。

    李贤叹了口气,便下了马车。

    虽然天下的流浪者自己管不了,但是眼前的自己还是可以管管的。

    那官兵瞧见李贤,顿时便明白了什么,不待多加思考,便面色狰狞的抽刀冲向李贤,显然是作威作福惯了,早已忘记了应有的敬畏。

    李贤眼中冷光一闪,伸手一引,又一枚石子飞出,而这次他不再打算给这人机会了。

    那官兵猛的只觉脖子一凉,犹不自知的伸手一抹,顿时鲜血淋淋,还没等发出任何声音,他便只觉头脑一空,“啪”的一声,坠马而亡。

    李贤来到那一老一少身前蹲下,望着孩子,道:“你很勇敢,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抿着唇,将脑袋埋在地上,仿佛生怕别人认出他似的。

    老人冲着李贤感激的笑道:“他叫邓平,是个不怎么会干我们这行的孩子,当初我不过是顺手分过他半个馒头,没想到今天他却还回了我一条老命,哎,真是个不大会算账的小家伙。”

    李贤眼睛里也满是笑意,道:“小邓平虽然不会算账,但却会做人,这个世道会做人的人,却已不多见了。”

    老人点头道:“公子说的对极。”说着,他已经扶起了小邓平,但小邓平仍然别着脸。

    李贤笑道:“这世道做个流浪者也没有什么不体面的,谁还没有个旦夕祸福?不怕你两笑话,我小时候啊过的比你们更惨,不过啊,人可不能就那么认命了,不然可真就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这是当年师傅说于自己的话,现在,他要说于这个孩子听,像是一种传承信仰,他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像他一样,走出阴霾,堂堂正正的站起来。

    想到师傅,他眼神里闪过一丝哀伤,接着道:“你们快走吧,估计麻烦也快到了,前面大概会有位女侠给你们送些吃食,保重。”

    老人点头称是,而后拉着小邓平便朝着流浪者的队伍跟去。

    走过没几步,小邓平突然转过脸,直视着李贤,道:“谢谢你。”

    李贤微笑着摇头道:“不谢。”

    这一谢一回,李贤实在高兴的很,只因他在这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样东西,那是自信。

    一个拥有自信的人,岂非已比一个浑浑噩噩的流浪者好过太多。

    他没有给小邓平任何东西,只因现在弱小的他,给了也只会给他带来麻烦,但他也给了小邓平这世间所有他需要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要他自己去取。

    他自认自己不像宋甜儿那般是个吝啬的家伙,他是个大方人,简直大方的要命。

    将马车驾出官道,李贤这才停靠在了车厢旁,这马车可不便宜,万一要是一会儿打起来损坏了,宋甜儿一定恨死自己了。

    他当然不能跑,只因天上有只鹰,再则,马车势必跑不过别人的快马,自己要是单独跑了,宋甜儿一定很生气很生气,小丫头长成大丫头啦,那一生气起来就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七年时间的相处,李贤自己都不曾发觉,他为自家这个侍女想的更多了。

    果然,没过多久,前方便传来了哝哝的声响,一队重兵护卫的华丽马车疾驰而来。

    毫无意外,这队马车在那官兵的尸体前停下,更加毫无意外的,那三十几双眼睛,像一根根钉子一般,盯在了那个离在事发地点不远处饮酒作乐的闲人。

    领头的一个披甲明显光鲜很多的将领冲着李贤喝道:“你杀的?”

    李贤淡淡道:“我要告诉你这是那些流浪者群起而攻之,将这猖狂的小子给砸死的,你一定不信,所以,你又何必有此一问。”

    那领头的脸本来就黑,闻言不免更黑了几分,他没有言语,只是冲着身边两个年轻力壮的官兵使了个眼色,两人便策马而出。

    他们的目标,自然是那个碍眼的闲人。

    李贤摇头叹息,他实在是个不怎么钟爱杀人的人,于是他脚步一抬,在众人晃神之间他已出现在了马背上,在他身前便是那个黑脸将领,而他的手已经掐住了黑脸将领的脖子。

    “我要是你,就一定不要找我的麻烦,难道你不知道,世上最难惹的便是老人、女人还有闲人吗?”

    在这个乱世,还能悠闲的活着,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黑脸将领突然发现这话的确大有道理,于是颤声道:“公子说的是极。”

    李贤笑道:“你果然是个头脑不错的家伙,你们就当没看见我这个人,走吧。”

    黑脸将领搞不清楚状况,连连点头道:“是是是,这就走,这就走。”

    “慢着!”

    就在这时,那轿子里传出了一道女子的声音,李贤闻言不经眉头一皱,没人会喜欢麻烦,他也不例外。

    “阁下既然说了,这世上最难惹的便是老人、女人与闲人,那么公子岂不是也惹上了难惹的角色?”

    说着,那华贵的车帘被掀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人的确是个女人,身材也算不错,凹凸有致甚是婀娜,但就是鼻子大了些,眼睛隔的宽了一些,嘴唇厚了一些,可就是这么一些,却让李贤觉得自己见着的已经不再是一个女人了。

    若是梅逸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得,这女人不是晋明郡主赵蕊儿还会是谁?

    李贤镇定道:“是极是极,小姐难惹,在下甘拜下风,还请放小人一条活路。”

    “现在才想着求饶,岂非已算晚了?”

    赵蕊儿饶有兴趣的望着李贤,尝惯了那小书生、俊公子,偶尔换个江湖游侠也不错,况且这小子生的还不错。

    李贤被盯的一阵毛骨悚然,道:“小姐还请安心上路吧,不然怕在下忍不住送你上路了。”

    赵蕊儿突然大笑起来,笑的胸前那两团一颤一颤的,看得李贤都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栽倒在地上。

    黑脸将领一脸担心,道:“小姐,这次好不容易才能与薛少将军结亲,你可别”

    “住嘴,少在我面前提那个死0胖子。”

    赵蕊儿面色一冷,复又盯着李贤笑道:“小哥既然杀了我的人,总得陪我一个不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看啊也不好找,不如就你自己吧?”

    李贤面色一冷,淡淡道:“本来我不想杀人,更不想杀女人。”

    赵蕊儿饶有兴趣,道:“这么说,你今天打算做些不愿意做的事情?”

    李贤叹了口气,道:“但人生中总是有些事情,非做不可。”话落,他的剑便已然离开剑鞘。

    这一剑会废掉女子的一条手臂,他有这个自信,他没有直接要女子的命,只因他真的不是个很喜欢杀人的主。

    当,一声意外的金铁撞击之声响起,女子的胳膊还好好的挂在身上,只因在他的身前已经多了个人,一个鹰目青面的中年男子。

    李贤不经眉头一挑,虽然自己只是普通的一剑,但同样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截住的,可他这一剑却偏偏就被截住了,只因眼前这个鹰目男子居然是个清虚境中期的高手,而且一直就在车厢里,他却始终不曾察觉,显然此人是个极其擅长隐匿行迹的好手。

    他平静望着鹰目男子,淡淡道:“你家小姐很自信。”

    鹰目男子冷冷道:“但我却不自信。”

    李贤笑道:“你的感觉不会错。”

    男子点头道:“本就一直没错过。”

    李贤道:“所以,你该带着你家小姐走。”

    男子再次点头道:“一点也不错。”错字刚落,他已一掌劈下赵蕊儿的后脑勺。

    承皇只让自己护其性命,自己做到便是,至于采用什么方法,那却是自己的事情。

    森罗殿也是的,什么单子都接,这个惹祸精,差点就要了自己的命,还好这人并没有杀意。

    不过貌似殇管事与这人有些过节,自己要不要将此人的行踪告知呢?

    男子眼中冷光一闪,遂钻进车厢,而后道了声启程,整个车队便再次动步离开。

    李贤此时已然回到了自己的马车旁,望着车队愣愣出神。

    薛良择摊上这样的儿媳,岂非是人生中的大不幸,承皇不会不知道这孙女的癖性,居然还硬要安排这场婚事,看来这场中洲争夺战中,这承皇是本就不想赢。

    赢有赢的好处,输自然有输的利益,能够比中洲大片土地还有重要的东西,除了承皇屁股下面那张椅子,李贤都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能够让承皇都不得不用这样的招数来对付薛良择,从侧面也反应出这承国第一军神现在可谓是羽翼丰满,只是他这么一逼迫,让薛良择少了很多准备的时间,就不得不选择开战。

    薛良择是要反了,自然又是一场大战,就是不知这对冷凝来说是好是坏,要知道,去年她便传音已经回了承国帝都了。

    嗯,自己是不是想太远了?

    “公子,走吧。”

    这时候,宋甜儿终于回来了,看着她满足的笑容,李贤大概清楚,怕是赵蕊儿那女人并没有为难那些流浪者,不然,他自己都要怪自己太过心慈手软了。

    他笑了笑,道:“甜儿啊,我突然开始担心起一件事情。”

    宋甜儿歪着脑袋,一脸不解的望着李贤。

    李贤笑道:“就是甜儿你越来越生的漂亮,而且还这么有爱心,我真怕到时候我都舍不得让你嫁出去了。”

    宋甜儿虽然长大了,但人的性子是很难改变的,此时她只能低着头,红着脸,不发一言。

    李贤自觉无趣,便重新上了马车。

    于是马车再次启程,宋甜儿好奇,道:“公子为何将马车停在道旁?”

    李贤随意道:“只因怕当了别人的路。”

    宋甜儿不解道:“路很宽敞,怎么能挡得了别人?”

    李贤笑道:“只因有的人喜欢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宋甜儿皱起了梁鼻,她知道自家公子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云海峰后山便是落日崖,只因在这里看夕阳实在美丽,于是便因此而得名。

    云海峰很高,落日崖自然很深,而在这陡峭的崖壁上,却布满了参差不齐的空洞,远远看去就像一处蜂巢,而这些空洞也的确被称作蜂巢。

    蜂巢是蜜蜂的家,但落日崖的蜂巢却是慧院镇压罪人的地方,他们有的来自外界,有的来自慧院本身,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才会有资格被关押在这里。

    铁门,寒风,铁索,便是每个被关押者最熟悉的东西,这里不会有一个前来看望他们的人,他们是被慧院正压的罪孽。

    柯景龙实在算不上幸运,只因此时他便正处在蜂巢的一个洞穴内。

    “师傅,徒儿错了。”

    “许驼子,你这个自私的老不死,自己保护不好中洲,却将罪孽强加在我身上,你不得好死。”

    “师傅,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放徒儿走吧。”

    他是新来的囚徒,几乎每个新来的都是这样,反反复复,又可怜又可恨。

    只是他显然有些特殊,只因他这样持续的时间最长,他已整整在这里嘶吼了七年,仍就没有平静下来的意思,只因他还有热血,还有报复,还有仇恨。

    他恨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交给他一切,又轻易的将一切夺走的师傅,这样的人又岂有不恨之理?

    不过,他自然不会知道,在他进来这里的第一天起,那个老驼背便一直守在崖上,同样已整整七年。

    ...(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