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胜
    二十五场战斗算不上多,但也绝对不算少,很多人可能一年甚至十年都不定能真正的势均力敌的打上一场,但李贤却恰好赶上了这样的“好事”。

    所以,他现在的战斗经验同样不弱,至少他知道在没有稳操胜券之时,毫无意义的出剑只会浪费元力。

    记得第十三场的时候便遇到了一个归元境初期的修士,使的一杆铁枪端是厉害之极,攻击凌冽不说,防御还滴水不漏,逼的他不得不利用小寸步满场躲避,那一场也有些类似于此战,但最后李贤却以一剑决出了胜负。

    那一剑很快也很利,是结合了裂剑与极剑融合施展的一招,当时那人的铁枪直接被刺断,甚至李贤差点收势不住要了那人的命。要知道,当时他可没有用剑,他只用了两根手指。

    这也是他在战斗中领悟的招式,事实上倒也不算创新,只要会极剑与裂剑之人,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能真正成功的实在不多。

    虽然此剑融合还不算完美,但威力却绝对是现在他能发挥出的最强一招,他将其命名为沉剑,沉默以对,一击致命。

    当然这不是他想沉默,实在是此剑消耗太过巨大,按照他现在的修为,只能出剑一次,多了便再无还手之力,所以他不得不沉默,以待最佳时机。

    在面对束飞章第一时间便受伤之后,李贤已然决定用上此剑,因为实力相差实在太过悬殊,除了此剑他毫无胜算,所以直到现在,他一剑也没有出过。

    束飞章越来越放松警惕,甚至破绽已经出现过好几次,但是李贤却仍然没有出手,实在是这一剑关系太大,容不得有半点差池,万一那是束飞章故意露出的破绽,只是个诱敌陷进,自己岂不是找死。

    小寸步消耗同样不小,要不是在几天来的战斗中又改良了好几次元力运行路线,加之元力浑厚、纯粹了不少,怕是就这么连续施展,还没出剑他已经累趴下了,但此刻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因为据他计算再走十步,他便再没机会施展出沉剑了。

    不能施展沉剑,此战便败了,但他却必须要胜,所以最后这十步,他必须出手。

    他眼中狠色一闪,故意再放慢一丝脚步。

    九步,他的肩膀再多一道伤口。

    八步,他的腹部再中了一剑。

    七步,他的胸口被第一次刺穿,好在束飞章并没有立即下狠手的意思,长剑贴着心脏而过,甚至没有丝毫劲气外溢,也直到此时束飞章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松,这一剑终于让他感受到猎物的小命已经捏在了自己的手心。

    六步,长剑擦着李贤的脖子划过,留下一道不浅的血痕。

    五步,这剑可以躲,但李贤却没有躲,因为他终于要出剑了。

    这一步,他没有像先前那般逃走,而是转身迎向了束飞章,一手握住其长剑,沉剑刺出。

    原本胜券在握的束飞章表情一愕,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觉胸口一疼,像是被一根细小的铁棍击中,暗道一声“好快的剑”,但面上却没有丝毫惊慌,因为他有自信,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自己。

    修士再如何厉害,要是心脏被毁,一样会死,束飞章之所以到现在仍然有信心获胜,自然是因为他有件内甲,叫落云甲。

    李贤也穿了内甲,那是当初在殇城永惠斋里购置的千丝内甲,但此甲要是与落云甲比起来,却是云泥之别。

    因为凡是武器装备,七阶之后便称为圣器,而落云甲不巧便是一件货真价实的圣器。

    说是迟,那时快。

    李贤可不知道此时自己正面对着什么,他只觉右手一顿,但却毫不在意,因为他有信心,即使束飞章有像孟翔那样的一面护心镜,他也有把握刺破。

    毫不犹豫的元力全开,全身的穴位再次勃发,只是一瞬间,他体内的元力便尽数汇入手中的长剑。

    咔,一声轻响,大陆上难得的一件圣器内甲便应声而破。

    此剑有去无回,加之李贤此刻体内元力更是空空如也,断然不可能止住去势,于是束飞章的心脏被贯穿。

    束飞章难以置信的低头望向此时穿透自己身体的长剑,呐呐道:“我不该。”

    李贤脚步有些虚浮,望了望血肉模糊的左手,不经开心的笑道:“你的确不该让我有机会,狮子搏兔,尤尽全力,这事儿孟翔就比你做的好,好太多。”

    束飞章轻笑道:“但他还是输。”

    李贤接着道:“但你本可以赢。”

    束飞章沉默一阵,接着道:“为什么?”

    这个为什么自然是问,为什么没有一剑要了他的命。

    李贤神秘的笑了笑,道:“想你死的人可不止我一个,为什么非要我自己动手,况且”他没有说完,眼神却望向了束飞章身后。

    文让第一时间出现在场中,抱起束飞章便快步走向准备室,天罡界浩劫越来越近,即使再如何不喜,但却不能随意的放任这样的天才去死,李贤这一剑劲气同样内敛,虽然将束飞章的心脏戳穿,但是自己倒还能即使救治。

    想到此处,他不免回头冲李贤欣慰的望了一眼。

    李贤苦笑的摸了摸鼻子,不是他不想杀,更不是什么顾全大局,实在是晋明安给人的感觉实在危险,他必须给晋明安留个强大的敌人,他相信,自己最后那句话已然足够。

    为什么直接不点破?

    因为他相信,束飞章自己想出的答案肯定比从他口中说出的要好的多,也有力的多。

    直到此时,台下的观众才反应过来,那个一直弱小不堪的家伙居然又赢了,怎么可能,这真是在和所有的观众开玩笑吗?

    没有掌声,没有欢呼,有的只是成片的哀嚎。

    “我的银子啊,啊啊啊啊啊”

    “师兄,你不是说这次稳赢的吗?我们现在是不是不但不能住最好的酒楼,找最好的姑娘,而且连我们的破客栈也住不上了?”

    “哎,兄弟,再过十年取媳妇儿,哥这次保证不赌了。”

    绝大多数的人在愁,在怨,但也有小部分人却高兴的要命,比如李贤自己,比如刘盛,比如何老头,再比如那个眼光独到的好人姑娘。

    刘盛第一时间跳到擂台上,一把抱住李贤,要不是顾忌这小子身上还有伤,真想把他当众抛起来。

    兄弟,你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何老头笑眯眯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复又伸手摸索了一阵自己的储物戒指,自语道:“果然,信小姐,就没有亏本的道理,不过这小子也真够妖孽的,落云甲他都能给扎破咯。”

    别人或许不知道落云甲为何物,但是经验老道的何掌柜可是这方面的强人,毫不夸张的说,即使闭着眼睛,只听那撞击之声,都能辨别出那些武器装备的品阶。

    观战台上,不少贵人同样面色阴沉,其中晋明郡主赵蕊儿显的尤为失态,她呐呐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宫里的落云甲,怎么会,怎么会”

    为了赢的此战的赌注,晋明郡主可谓是下足了本钱,不说银子,只那块玉璧便是价值连城,更何况是那件因为自己出远门,从父王那里借来的落运甲。

    梅好人优雅的抬了抬玉手,山灵自然的将她扶起,她漫不经心道:“山灵,收赌注。”

    山灵高声回了个“是”,这打脸的事情她做的同样熟练之极,只见其伸手一招,地上的两样宝物已落入她手。

    赵蕊儿气的直哆嗦,望着离开的主仆二人,自始至终都不曾正眼瞧过她一眼,她真恨不地生撕了她们。

    晋明安双手死死的握紧轮椅扶手,一脸阴沉的一语道:“你居然不杀他,这是在做给我看吗?”

    小神童左丘黎躬身道:“晋师兄,我们回去吧,至少,束飞章没能胜利,事情也不算太坏。”她虽然不清楚晋明安为何会仇视束飞章,也不清楚为何他会去主动接触这个李贤,但却不妨碍他的判断,自己的晋师兄想要那束飞章的命。

    晋明安想了想,笑道:“的确,左丘师妹看事情总是比为兄透彻的多。”

    此事过后,束飞章也不再是以前的束飞章了,至少自己完美的完成了任务,而他束飞章却功败垂成,孰优孰劣不是一目了然。

    只要得到上面的信任与重视,才能有更多的资源,加之进入慧院修行,未来,自己未必就不能将常经纶踩在脚下。

    想到此处,晋明安不经觉的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他拍了拍身后师妹的小手,以示可以离开了。

    左丘黎小脸一红,任谁都看得出她对晋明安的情意,但这人却是根木头。

    左丘黎很聪明,不然也不会被冠以小神童的称号,但是遇到晋明安之后,她却甘愿做一个小傻瓜。

    她何尝又不知道晋明安这人阴险狡诈,是个标标准准的冷血家伙,而且从来都是想利用她向高处攀爬,但那又怎样?

    谁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明知爱错了,也悔不了。

    ...(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